由於價格透明度和高度的流動性,亨利港期貨合約是全球交易量名列前茅的天然氣期貨合約。作為期貨交割地點的亨利港位於路易斯安那州的伊拉斯(Erath),是數條州際與州內管線的交會點,具備相關基礎設施。由於位處交會樞紐,亨利港讓天然氣輸送商與營銷商可輕易利用這些管線,為美國中西部、東北部、東南部與墨西哥灣沿岸市場提供服務。 

這篇文章的目的是重點介紹亨利港期貨的交易特點,以及其交割地點的基礎設施的重要性,這份期貨合約正因這些交易特點與設施得以成為美國和全球天然氣市場的基準,或實質上的價格參考。

交易特點

美國天然氣市場的結構不斷與時俱進,基本上已成為全球最有競爭力、效率最高也最透明的液化天然氣市場。從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期,天然氣井口價格放鬆管制,為美國天然氣產業帶來一次革新,也使天然氣批發市場改觀。市場自由化允許價格由市場動態與供需互動決定。除此之外,天然氣的現貨交易由井口轉移至轉運中心,開始向營銷商、當地分銷商(LDC)等各類市場板塊提供多種實體服務與產品。在轉運中心與市場中心進行的現貨交易日益興盛,市場參與者的陣容也不斷增加。這些改變造就了一個高度競爭且效率良好的天然氣營銷與批發市場。

1990年4月,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NYMEX)立下創舉,推出亨利港天然氣期貨,作為風險管理與價格發現的途徑。此產品旨在反映商業慣例與天然氣實物市場的情況。透過標準化交易,亨利港期貨允許天然氣「貨幣化」,得以在未來進行交割。持有此份合約表示未來必須在亨利港接收或交付天然氣實貨,只有在合約到期前結清持有部位,才能免除此項義務。期貨合約造就的交割流程,代表實物市場與金融市場間的聯繫。

作為史上第一份標準化的天然氣期貨合約,亨利港期貨催化了美國天然氣金融交易的成長。與實物市場不同,期貨市場提供了跨時間的價格發現機制,並反映在期貨的期限結構或遠期曲線上。期貨合約會以月份為基準掛牌上市,時間包含接下來的十二年,實現市場對未來天然氣價格預期的能見度。整個北美天然氣市場都是以亨利港期貨作為實質價格參考。在美國其他的天然氣交易地點,大致都是以亨利港的價格加上價差作為定價,此價差可能因為區域市場情況、運輸成本,以及各地之間的輸送能力差異而有所不同。

亨利港期貨合約是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天然氣期貨合約。其高度流動性讓市場參與者得以輕易建立與清算持倉。如圖1所示,期貨與期權的每日交易量目前平均為626,839份合約,相較之下,2019年4月則為425,935份合約。此外,目前平均持倉量則達到6,287,048份合約。反映市場參與者廣泛參與程度的高度流動性,也提升了此合約的價格發現功能。

圖1

鄰近市場

亨利港的商業重要性源自於該地理位置的策略意義以及相關物流基礎設施。實體層面是瞭解亨利港期貨為何能成為天然氣市場定價基準的關鍵。

亨利港的地點極具策略意義,既位於主要的天然氣陸上生產地區,與離岸生產地區又相當接近。如圖2所示,德州的月均天然氣產量已從2017年的673,331 MMcf成長至2023年的951,050 MMcf1。這數字約佔美國銷售產量的25%,令德州成為天然氣產量最高的州。州產量近年來的成長可歸功於對頁岩層的鑽井活動增加,尤其是鷹堡(Eagle Ford)、巴尼特(Barnett)、海恩斯維爾(Haynesville),以及西德州的二疊紀盆地等地區。

圖2

圖3

除此以外,德州也仰賴聯邦離岸地區生產的天然氣。不過圖4顯示月均離岸天然氣產量近年來逐漸衰退,由2017年的89,851 MMcf降至2023年大約65,131 MMcf。

圖4

如圖3所示,路易斯安那州2017年的月均產量為179,059,2023年則為358,631。路易斯安那州生產的天然氣源自於地質特性相當不同的兩個區域(即北部與南部)。多數北部生產的天然氣來自海恩斯維爾的頁岩開採,南部生產的天然氣則多來自油井的伴生氣與離岸地區。

除了豐富的天然氣資源,西南地區也有著美國境內數一數二發達的大範圍天然氣管線網絡。天然氣得以由開採的盆地中運出,再輸出至主要的消費市場。這個高度整合的網絡是由州際與州內天然氣管線所組成。在德州,州內管線的總長度為45,000英里,州際管線總長度則為13,000英里。路易斯安那州的配送系統也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透過Texas Gas Transmission及Trunkline Gas等公司的多個長途管線與州際管線的互聯網絡,得以將天然氣輸送至主要市場。

亨利港的所有權及營運權屬於Sabine Pipe Line LLC及其聯屬公司,亨利港是個可提供全方位服務的集管系統,具備多種接收與交付功能、轉運中心管理服務,也是與美國重要管線網絡相通的互連網絡。

Sabine Pipe Line為雙向的主管線,由德州的亞瑟港(Port Arthur)通往位於路易斯安那州伊拉斯附近的亨利港。此州際管線為經過認證的開放取用天然氣傳輸管線,直接連至四家工業消費者與一家生產商。Sabine透過輸送計畫為亨利港與Sabine主管線提供了天然氣輸送服務。這也讓輸送商得以將天然氣由一條管線輸送至另一條管線。除此之外,亨利港也提供了多種轉運中心服務,例如平衡短期天然氣需求與產權轉移服務,後者涉及將天然氣產權從一方過渡到另一方。

亨利港與八條州際管線和三條州內管線互聯。這些管線屬於高度整合的美國輸送網絡,此網絡可將天然氣由生產與加工地區輸往儲藏設施與配送中心,再轉輸向消費市場。下圖為亨利港的示意圖。

亨利港附近地區有著大範圍的離岸天然氣管線,可將天然氣由深水區域輸送至岸上的集氣與煉製廠。事實上,此地區的中游產業與管線基礎設施正快速發展,以便輸送更多的頁岩天然氣到新的市場。下方地圖顯示了墨西哥灣的離岸管線。

亨利港的管線也直接連至傑佛森島(Jefferson Island)、阿卡迪亞(Acadian)與索倫托(Sorrento)等地的儲藏設施。

這些設施為鹽丘洞穴,特徵是具有高供應能力與高循環率,每年可進行多次天然氣抽取與注入的循環。另外,亨利港也有管線網絡可通向該地區的其他儲藏設施。這個地區目前已有為數眾多的儲藏設施,而且還有許多正處於興建階段。這些儲藏設施也是重要的導管,可根據供給需求情況彈性抽取或注入天然氣,以滿足西南或其他地區的需要。相較美國其他地區,德州與路易斯安那州擁有更多的鹽丘儲藏設施,圖5為這兩州的天然氣地下儲存量,由美國能源情報署整理提供。在2022年的注入季(4月-10月),路易斯安那州的總存量達到3,178,868 MMcf,德州則為3,811,405 MMcf。

圖5

從需求面來看,美國墨西哥灣(USGC)正面臨重大轉型,逐漸成為主要的天然氣消費地。豐富且低價的天然氣資源已改變了燃料經濟,天然氣逐漸成為電力、工業與出口產業的原料。美國能源情報署的資料顯示,2022年,天然氣是美國電力產業最主要的燃料來源,以天然氣為燃料的淨發電量達到1.689兆千瓦小時(kWh)左右。由於天然氣快速取代煤炭成為發電燃料,再加上燃煤發電廠逐漸除役以及環保法規日益嚴謹,此數字預計將逐步增加,尤其德州面對發電需求增加,也逐漸改用天然氣為燃料,並開始興建為數不少的天然氣發電廠。另一方面,工業板塊的天然氣需求(如肥料、石化產品與鋼鐵)也正顯著增長。大部分的重大投資與基礎設施增建案都位於德州與路易斯安那州。

頁岩革命深深改變了市場環境,並帶來輸出多餘天然氣產量的機會。美國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這主要得歸功於頁岩革命導致鑽井技術快速發展。這些技術上的進展大幅提高了生產力,也降低了每口油井的成本。

基本面的重大改變創造了超額的供應量,也為天然氣液化帶來商業誘因。天然氣液化後,可儲存於天然氣運輸船特別設計的低溫儲存空間,運往全球各地的新電力基載需求目的地,以實現套利機會。

由於美國天然氣資源豐富,加上全球湧現新的需求來源,美國液化天然氣的出口項目得以開始發展。

大部分美國的液化天然氣出口項目都位於墨西哥灣,只有少數位於美國東北部的柯福點(Cove Point)。2016年2月,Cheniere率先在路易斯安那州卡梅倫堂區(Cameron Parish)的Sabine Pass(SPL)接收站輸出液化天然氣。SPL接收站內有天然氣液化設施,與現有的再氣化設施接鄰。SPL由多個管線系統的交會點接收天然氣,Cheniere Partners擁有的Creole Trail管線也是其中之一,此管線長度共94英里。SPL接收站也和多家公司的州際管線互聯,包含Natural Gas Pipeline Company of America(NGPL)、Transcontinental Gas Pipeline Corporation(Transco)、Tennessee Gas Pipeline Company、Florida Gas Transmission Company、Bridgeline Holdings, L.P.、Texas Eastern Gas Transmission(TETCO),以及Trunkline Gas Company(Trunkline)。SPL擁有的管線運能在美國名列前茅。 

Cheniere也從德州的Corpus Christi LNG(CCL)接收站輸出液化天然氣,此接收站為美國第一個從無到有新建的綠地液化天然氣工程。CCL接收站擁有23英里的天然氣供應管線,名為「Corpus Christi Pipeline」,與多條州際和州內管線互聯,包含South Texas、Tennessee Gas Pipeline、Kinder Morgan Tejas Pipeline、Transcontinental Gas Pipeline,以及Natural Gas Pipeline Company of America和Enterprise Products Operating LLC旗下的管線。Cheniere目前也正在建造另一條管線。

Cheniere現為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氣出口商,僅次於Qatar Petroleum。截至2023年6月,Cheniere兩個接收站的出口量總計已超過7千萬噸,相當於2,770艘2天然氣運輸船的載運量。

Cameron LNG(CLNG)接收站由Sempra LNG、Total、Mitsui & Co., Ltd.以及Japan LNG Investment, LLC的聯屬公司共同擁有。Japan LNG Investment, LLC為三菱商事及日本郵船株式會社(NYK)共同擁有的公司。CLNG接收站位於路易斯安那州卡梅倫堂區的哈克伯里(Hackberry),由Sempra的卡梅倫州際管線接收天然氣原料。卡梅倫州際管線從位於卡梅倫堂區的CLNG接收站沿著卡爾克蘇堂區(Calcasieu Parish),通向波爾格堂區(Beauregard Parish)的Ragley壓縮站。此管線與Florida Gas Pipeline、Tennessee Pipeline、Texas Eastern及Transco等管線有多個交會點。CLNG已取得核准,每年可出口1,495萬噸的液化天然氣(Mtpa),相當於每天21億立方英尺(2.1 Bcf)。

Freeport LNG(FLNG)接收站由Freeport LNG有限合夥公司與其他投資人所擁有。FLNG接收站位於金塔納島(Quintana Island),在弗里波特(Freeport)港口航道的西側、沿岸水路(Intracoastal Waterway)的南側。FLNG接收站經由現有的Stratton Ridge計量站,接收來自州內管線系統交會點的天然氣,這些系統包含Dow Pipeline Company、Kinder Morgan Texas Pipeline, L.P.與Brazoria Interconnector Gas(BIG)Pipeline旗下的管線,未來系統中還可能新增其他管線。FLNG接收站的基載為每日19.8億立方英尺,峰值容量為每日21.4億立方英尺(2.14 Bcf)。 

Venture Global Calcasieu Pass, LLC是個每日容量達13億立方英尺(1.3 Bcf)的出口設施,位於路易斯安那州的卡梅倫堂區,查爾斯湖(Lake Charles)市的南方。此接收站使用模組化列車建造,這些列車於義大利生產後運至設施建址進行安裝。此低成本策略讓該設施得以在2022年3月開始出口,比事前預期更早。Calcasieu Pass LNG透過TransCameron管線取得天然氣,該管線則經由Bridgeline管線與亨利港互聯。

圖6

其他幾個液化天然氣的棕地與綠地項目現在還處於興建階段,預期會在接下來幾年內陸續投產。這些待開發項目大多位於墨西哥灣,因此該地區擁有相當密集的基礎設施與大量產能。另外,巴拿馬運河近年來完成拓寬後,也讓美國墨西哥灣的液化天然氣有機會節省運至太平洋盆地的成本。

美國液化天然氣出口項目帶來的其中一個重要影響,就是美國亨利港期貨對全球天然氣價格的影響力日益提升。在過去,與油價掛勾的定價機制向來是液化天然氣長期合約的基石,尤其在亞洲更是如此。在此機制下,液化天然氣與3-4個月前的油價掛勾。然而,此機制已無法準確反映天然氣市場的基本面,因此限制了套利買賣的機會。由於這些缺點,歐盟的能源政策以及天然氣的主要供應商開始用其他類型的合約取代油價掛勾合約,而新合約便是以亨利港的價格為基準。自2015年開始,亞洲買家也試圖令其液化天然氣合約的定價結構更多元化,減少使用傳統上會包含固定目的地條款的長期油價掛勾合約。

Cheniere是第一個推出掛勾亨利港液化天然氣定價公式的美國供應商。其定價公式規定,簽下取氣合約的液化天然氣承購商必須支付每百萬英熱單位2.25到3.5美元的固定費用,加上亨利港價格115%的收費。固定費用是「無條件支付」的費用,不論實際取氣量多少都相同,所以可視為沉沒成本。亨利港價格和15%的額外收費代表採購天然氣原料的成本,此費用則會根據取氣量而改變。船運與再氣化成本由下游廠商或承購商負擔。這種結構有著重要的引申含意,也就是液化天然氣的交易決策如今取決於亨利港價格扣除當地現貨價格與變動成本(船運、再氣化)後的價差或利潤,固定費用則視為沉沒成本所以不納入考量。

總而言之,由於充足的天然氣供應量、發達的基礎設施、健全的金融體系,以及完善的大宗商品交易機制,美國正逐漸成為液化天然氣市場的主要參與者,也讓全球天然氣交易愈來愈仰賴亨利港期貨作為價格參考。


註腳
  1. 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於2023年1月和2月發布的最新資訊
  2. https://www.cheniere.com/about/marketing-and-commercial

本報告中的所有例子均為對相關情況的假設性說明,並僅用於說明目的。此報告中的觀點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或其聯屬機構的看法。本報告以及報告中的資訊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或實際的市場結果。

芝商所為全球領先及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場,公司包含四個指定合約市場(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點按CME, CBOT, NYMEX 以及COMEX連結,以獲取更多關於各交易所交易規則與產品的資訊。 

© 2024芝商所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