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覽
  • 納斯達克和羅素2000指數派息比一年前高出20%
  • 過去15年,納斯達克指數派息飆漲1,300%
  • 投資者預期未來10年的股息成長趨緩
  • 在2020年代,通膨可能為派息帶來上行風險

從2009年3月到2021年11月,納斯達克100指數表現大幅優於其他美國股指,上漲1,500%。相較之下,標普500指數和羅素2000指數僅有600%左右的漲幅(圖1)。納斯達克100指數和羅素2000指數在2021年達到高峰後,至今已下跌27%(截至2022年5月18日),標普500指數則自高點下跌了17%(圖1)。

圖1:2009至2021年間,納斯達克100指數表現突出

納斯達克指數的優異表現,不僅因為投資者在過去10年參與科技股,令指數倍速擴張,整體更是受到強勁的基本面因素所驅動。過去15年來,標普500指數在內的大公司派息成長了165%,這個數字雖高,卻仍遠比不上納斯達克上市公司超過1,300%的派息漲幅。簡單來說,科技公司在這15年來,從幾乎不派息轉變為大量派息(圖2)。

圖2:納斯達克的股息成長大幅超越標普500指數

儘管納斯達克指數股息大幅成長,派息率依然維持在相對低檔的0.83%,低於標普500指數的1.54%和羅素2000指數的1.46%。雖然納斯達克指數派息在過去10年內大幅成長,其指數點位卻也跟著飆升,反映指數當中許多大公司已發展為成熟企業,投資者仍將其視為成長股。

羅素2000指數的歷史相對較短,僅有六年的資料可供參考。過去六年,羅素2000指數的派息上升緩慢,比起納斯達克指數,它與標普500指數更為相似。

2022年至今,儘管股價大幅修正,派息依舊領先往年。跟2021年同期相比,納斯達克指數成分股年初至今的派息上漲了19%(圖3),羅素2000指數上漲了20%(圖4),標普500指數則上漲了9%(圖5)。

雖然2022年至今派息持續上漲,投資者似乎仍擔憂兩件事:

  1. 投入成本增加和成長放緩可能影響未來股息成長
  2. 長期債券孳息率上揚,理論上會減少未來現金流(包括股息)的淨現值

2022至今,即便生產力呈現負成長,薪資年增率依然直逼6%。同時,因為預期未來利率上漲,整個債券孳息率曲線飆升,另一項投入成本指標 — 生產者物價也出現15.7%的年比成長。

圖3:納斯達克指數派息較一年前(2021)高出19%

圖4:羅素2000指數派息較2021年5月中高出20%

圖5:標普500指數年初至今的派息較2021年成長將近9%

這三個指數的年度股息期貨定價明顯反映出市場對未來股息成長感到悲觀。標普500指數的年度股息期貨顯示,投資者預期2023年派息相較於2022年有所下滑,接著會長期停滯,直到2028年為止都幾乎沒有成長。若經通膨調整並將抗通膨證券(TIPS)和標準美國國債孳息率間的損益平衡通膨利差納入考量,投資者似乎預期未來10年實質派息將會下降約1/6(圖6)。

羅素2000年度股息指數期貨的投資者似乎抱持類似觀點,預期未來五年小盤股股息的成長將微乎其微(圖7)。相較之下,投資者認為納斯達克年度股息指數期貨會有較快速的成長,預期在未來五年內,股息將從2021年的水準繼續上升約20%。但即便如此,跟納斯達克指數股息過去十多年來爆炸性的成長相較,20%的預期仍算十分緩慢(圖8)。

確實,有許多理由都令人懷疑派息在2020年代是否會繼續快速成長,而目前企業獲利佔GDP百分比逼近歷史高點就是其中之一。畢竟在投入成本飛升、財政與貨幣政策緊縮可能導致經濟活動放緩的情況下,這並不是個好兆頭。話雖如此,我們依然有個保持樂觀的理由:通膨。若通膨持續,企業必須拉抬價格以應付投入成本提高,進而可能推動企業收入成長。在1970年代,派息雖不太跟上通膨,但其成長幅度確實高於股指價格成長(可點擊觀看影片《企業獲利的不利因素》,亦可點擊閱讀文章《審慎看待股息成長》)。

圖6:標普500年度股息指數期貨顯示投資者預期2020年代股息成長緩慢

圖7:投資者同時預期羅素2000指數的股息成長緩慢

圖8:投資者預期納斯達克指數派息成長會較快

股指產品

羅素指數期貨與期權的交易時間接近每天24小時,為投資者提供更高的資本效率與交易彈性。


此報告中所有示例均為對各種情況的虛擬解釋,僅作說明之用。此報告中的觀點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集團或其關聯機構的看法。此報告及其中所載資訊不應視為投資建議或實際市場經驗的結果。

芝商所為全球領先及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場,公司包含四個指定合約市場(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點按CME, CBOT, NYMEX 以及COMEX連結,以獲取更多關於各交易所交易規則與產品的資訊。 

© 2022芝商所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