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覽
  • 中國對於穀物、能源和金屬等大宗商品有龐大的進口需求,故中國經濟對全球經濟成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 反過來說,全球經濟亦對中國的經濟增長深具影響力,視乎各國對中國出口的家具、機械和家電等製成品的需求。
  • 分析預測中國經濟成長於下半年度放緩,果真如此,可能對許多以中國為主要出口國的經濟體造成負面影響。
  • 人民幣的強弱取決於出口成長力道,而影響出口成長的因素則是中國的防疫政策以及各國重啟經濟後,消費者需求從商品轉移到服務的速度有多快。 

中國躋身全球經濟秩序的頂層,對於穀物、能源和金屬等大宗商品有龐大需求,對全球經濟表現有重大影響力。中國是重要的雙邊貿易夥伴,也是一些天然資源豐富國家的重要投資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中國更成為全球經濟強國,在全球經濟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多年來,中國與全球經濟盤根錯節,而且這種關係是雙向的,中國同時依賴其他國家來推動國內經濟成長,這也是推動中國崛起成為僅次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主要動力。

本文將檢視中國在全球經濟中扮演的角色,包括中國在全球貿易流量的佔比,回顧中國自1970年代以來的經濟發展,探討目前中國房地產的相關挑戰,經濟發展和出口增速放緩,以及新一輪疫情防控措施這些情況。

崛起的中國龍

中國經濟轉型從鄧小平總理在1970和80年代推動改革開始,當時的改革包括開放部分地區接受外國投資,這在中央計畫經濟的框架下,播下了讓私營部門蓬勃發展的種子(圖1)。

圖1:成長速度

改革開放讓中國經濟快速擴張,據世界銀行在2020年的估算,中國經濟總值達14.7兆美元。然而40年前,中國經濟仍在剛剛起步的階段,1980年時其總值僅僅只有1910億美元。在接下來的20年間,中國經濟規模首次跨越了一兆美元門檻,當時是1998年,許多分析師將此形容為沉睡的巨人甦醒了,且因為中國人口眾多,可以進一步推動未來的成長。

與此相對,美國經濟在2020年估計總值近21兆美元,1980年時則是2.85兆美元,約為現時規模的十分之一,是同期中國經濟規模的將近15倍。兩者的差距在這段期間不斷縮小,2020年美國的經濟規模約為中國的1.5倍大。這是因為中國的基礎規模雖然較小,但每年的成長速率皆有兩位數,與此同時,美國已是成熟經濟體,因此成長的速度較為緩慢穩定。

美國在2008年因次級房貸而導致經濟衰退,經濟總值從14.7兆美元縮減至2009年的14.4兆美元。2019年,已回升至21.43兆美元,卻又在2020年因疫情而下滑。2020年全球經濟總值約為85兆美元,而美中兩國合計便佔了其中的43%,因此美中兩國各自成長速度的任何變化,都會影響全球經濟。

中國經濟是如何發展成為世界舞台的要角?中國龐大的勞動人口是成長的基石,且重心集中在出口,成功從日本手上奪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寶座。日本經濟雖然亦因出口而茁壯,但其生產成本較高。事實上,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商品供應國,同時也是美國產品出口的第三大市場。因此,儘管美中兩國在政治上偶有齟齬,兩者互利共生的貿易關係卻是相當穩固。

數十年來倚賴出口以達成高速經濟成長的中國(圖2),如今和美國一樣,試圖將重心移往國內消費,鼓勵中產階級消費,帶動國內經濟繁榮發展。中國的人均收入從1980年僅有194美元激增至2020年的10,434美元,在大規模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過程中,數百萬人走出農業經濟。

圖2:中國的出口成長

全球對於中國這座「世界工廠」的依賴程度在疫情高峰期間變得明顯,一來中國封城打亂全球供應鏈,二來在隔離期間各國需求皆從服務轉移至由中國生產的商品,導致加劇通膨。

因此,許多企業開始分散風險,欲將生產重心從中國移至其他亞洲國家,但可能需耗時數年才能達成。

中國是美國農產品最重要的國外市場。因畜牧業所需,中國從美國進口大量大豆和玉米。廣泛來說,中國的前五大貿易夥伴分別為美國、香港、日本、越南和南韓。中國在許多天然資源豐富的非洲和亞洲國家都有鉅額投資,以便提供中國工業發展所需的礦產和其他資源。

2020年,美國出口至中國的產品以電子產品為最大宗,總值170億美元,第二名則是大豆,總值150億美元。而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產品中,亦以電子產品為最大宗,總額1,110億美元,家具和寢具總額達230億美元,是第四大。家具和寢具的進口額在2021年時大幅增長,因美國消費者在封城期間,主要消費從服務移至重新裝潢家裡、添購新家具以及購買其他製成品。

出口向來是中國經濟的重中之重,而出口額在這些年的成長亦相當顯著。1990年,中國出口商品和服務的總額僅有600億美元。2002年,中國出口大幅成長,從2,560億美元增長至2008年的1.61兆美元。2008年的出口因全球經濟衰退而下滑。2009年出口旋即開始復甦,並在2011年超過2兆美元,2014年更達到2.7兆美元。2015年的出口放緩,是中國經濟20多年來最低的年成長率。

中國經濟面臨什麼阻力?

中國過去幾十年大量人口從鄉村移往城市,勞動力為中國經濟成長帶來動力。然而在2020年代,從鄉村移居城市的人口預計將開始減緩。整體勞動力的規模也逐漸縮減(圖3),離開勞動力市場的人數多於進入市場的人數,主因是人口老化及一孩政策(已在2016年廢止)。雖然中國如今允許生三個孩子,但估計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發揮成效,增加勞動人口。而且許多20至30多歲的中國人,本身都是獨生子女,也打算只生一個孩子。這使得整體人口結構65歲以上的人口比例快速增加(圖4)。

圖3:中國勞動力不斷縮減

圖4:美國與中國的老年人口

不久前,中國經濟成長率在2021年底和2022年初滑落至低於5%,但中國並不是唯一面臨成長放緩的國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全球經濟成長率將從2021年的5.9%衰退至2022年的3.9%(自1月預測的4.4%調降),反映出IMF調低美國和中國的成長預測。由於疫情而導致的新一輪經濟干擾,以及房地產開發商面臨的財務壓力,IMF將中國的成長預測調降0.8%,然而將2023年的預測由3.6%調高至3.8%,IMF認為「目前拖累經濟成長的因素將於2022下半年消散,並帶來剛性的復甦。」

中國一直透過降低房貸基準利率促進買房能力,以解決房地產業的現有困境。同時,中國人民銀行(PBOC)也降低中期和短期放款利率,以便支撐在2021年第四季時降到4%的經濟成長率,這是除了2020年初封城期間以外,數十年來的最低成長率。

IMF預測中國2022年的經濟成長率將從2021年預測的7.9%降至4.4%,主因是「政策補貼的快速退場;雖然已成功推行疫苗接種,但再次爆發的疫情仍拖累消費復甦速度;因政府致力於降低房地產業的槓桿率而導致房地產投資減少。」

當初中國在疫情衰退後強勁復甦,主因是全球各國封城期間需求由服務轉移至商品,激增的製成品出口推動中國經濟。然而隨著各經濟體逐漸重新開放,預期消費者將重回以往的生活型態,再度上餐廳用餐、從事娛樂活動和享受國內外旅遊。在過去,中國經濟一旦出現轉弱跡象,政府往往會以大手筆的財政政策鞏固經濟,但長期下來,這種做法使債務相對GDP的佔比過高,並帶來新的挑戰。

經濟放緩如何影響人民幣走勢?

由於中國對於資金的流入和流出有著相對嚴格的規範,因此相較於其他國家,中國的出口成長率對於人民幣匯率的變動有著重大的影響。此外,中國強勁的出口成長向來是支撐人民幣的主要力道,過去兩年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路從7.10升值到6.30-6.40。但中國最近的封城措施,讓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降到過去一年來的新低(圖5)。

圖5: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強

人民幣的相對強勢,與日圓對美元匯率跌落至20年來的新低形成強烈對比。另一方面,美元對於包含歐元、英鎊和加元在內的多種貨幣,匯率也來到數月以來的新高。對於資金流通相對自由的國家而言,近期影響匯率的主因是美國聯準會的政策改變,包括由接近零利率到開始升息,以及從資產負債表擴張轉向縮表。聯準會的貨幣政策由寬鬆轉趨中性,恰與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形成對比,歐洲央行仍維持短期利率為負的政策,而日本央行亦持續將短期和長期利率壓在接近零利率。因此,人民幣的走勢相對不受貨幣政策改變的影響,而是由中國的出口成長率推動。

人民幣將維持對美元的相對強勢,還是會疲軟?這個問題的答案尚不得而知,但參考過往狀況,關鍵不在於聯準會貨幣政策轉向,而是中國出口成長率。中國出口成長接下來面臨多種可能性。疫情導致美國和歐洲的消費由服務轉至商品,而許多商品皆由中國製造和出口。上海等中國港口城市為防止疫情而進行的封城措施,亦可能導致海運延遲而拖累出口。

隨著歐洲和北美逐步放寬疫情管控措施,最終這場大流行將轉變為地方性流行疾病,因此許多分析師預期,越來越多個人所得支出將從商品回流至餐廳、旅遊等服務上。然而,截至目前為止,雖然許多經濟體已經重新開放,商品的消費額仍高於服務。另一個要考量的是中國出口與全球經濟成長的關連。若全球經濟成長如IMF預測放緩,則中國的出口亦將減速。簡言之,無論是以商品為主的消費模式有任何改變,還是全球經濟成長放緩,都為人民幣帶來壓力。

新興市場外匯產品

投資者利用我們的新興市場外匯產品,獲取可靠報價和充裕流動性,迅速回應市場變化。


本報告中的所有例子均為對相關情況的假設性說明,並僅用於說明目的。此報告中的觀點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或其聯屬機構的看法。本報告以及報告中的資訊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或實際的市場結果。

芝商所為全球領先及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場,公司包含四個指定合約市場(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點按CME, CBOT, NYMEX 以及COMEX連結,以獲取更多關於各交易所交易規則與產品的資訊。 

© 2022芝商所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