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覽
  • 美國中西部4、5月天氣潮濕,使許多農民無法下田,導致今年的玉米播種速度是九年來最慢。
  • 6月底發佈的《種植面積》報告成為影響穀物市場的關鍵事件。

美國農民在2022年面對各種不尋常的風險和意外,包括戰爭、疫情和通膨飆升,現在他們還需要面對一直存在的風險因素:天氣。

美國中西部4、5月天氣寒冷潮濕,使許多農民無法下田,導致今年的玉米播種速度是九年來最慢。玉米和大豆是美國最主要的兩種作物,惡劣天氣為這兩種作物的種植面積、產量和價格前景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本來就因為俄烏衝突、南美洲乾旱和中國新冠疫情封城所而不穩定的全球市場,現在變得更多波動。

天氣更干擾冬麥和春麥種植,因為堪薩斯州的乾旱影響了冬季作物,而潮濕的天氣影響了4月和5月種植的春季作物。

近期玉米市場走強似乎有利於增加播種面積,但氮肥和其他主要的作物投入的價格卻也大幅飆升。

「瘋狂無比的一年」

在伊利諾伊州聖弗朗西斯維爾(St. Francisville)附近耕種的Reese Ivers表示外部因素和各種風險交織,使今年成為他記憶中最不尋常的一年。

Ivers說:「今年是瘋狂無比的一年,世界上發生了好多事。物價很高,關鍵供應又出現短缺。今年的情況真的是難以預料,要是夏天發生乾旱就麻煩了。」

穀物價格在這個時期飆高對農民似乎是個好消息,但事情沒有那麼單純。考慮到乾旱或其他不利事件可能影響收成,許多農民不願提前預售未來的預期收穫。對農民而言,2022年地緣政治動盪和極端天氣的共同影響,採取靈活的對沖及營銷策略,來應對快速變化的風險因素更顯重要。

舉例來說,芝商所短天期新作物期權的強勢成長,顯示這類可根據預期消息(例如美國農業部報告)和意外消息進行調整的對沖工具,確實受到農業相關人員所青睞。

在芝加哥期貨商New Frontier Capital Markets任職的Matt Huston表示,2022年至今,美國農民的耕種決策主要取決於化肥等作物投入要素的可得性和成本。Huston說:「在大多數地區,玉米目前看起來仍比大豆有賺頭,但缺乏氮肥迫使某些農民種植較多大豆,或改種其他作物。」

以下是美國農業在即將到來的生長季面臨的一些關鍵風險,包括一些短天期新作物期權的使用案例。

6月30日美國農業部更新種植面積

在3月31日發佈的《種植展望報告》中,美國農業部預計美國大豆種植面積將超乎預期,達到9096萬英畝,較2021年成長4.3%,創下歷史新高。玉米種植面積估計則為8949萬英畝,比去年下降4.1%,是七年來的最低點。

這份報告的數據是基於3月初進行的農民調查,換句話說,在許多作物播種前好幾週就已經調查完畢。在那之後,由於中西部潮濕的天氣推遲了播種,部分農民可能改種大豆,使得玉米期貨上漲。

由於玉米和大豆的播種面積仍不斷變化,美國農業部6月底發佈的年度《種植面積》報告成為影響穀物市場的關鍵事件,為夏季大半時間的穀物市場定調。

大豆與玉米的價格比率常用於衡量生產者的種植意願,近期這個指標跌至略高於2.0,看似有利於農民種植更多玉米,但今年的情況可能並非如此。Huston表示,該比率最近的水準「通常表示玉米種植面積會大幅增加,但考慮到投入成本和可得性,玉米相對於大豆的強勢價格,實際上只是維持了目前預計的玉米種植面積。」

Ivers與許多中西部農民一樣,目前種植的大豆多於玉米(大豆約6,000英畝,玉米約5,000英畝)。以往情況通常會相反,但由於氮肥(種植玉米的重要肥料)的成本在過去一年內成長了一倍,促使部分農民改為種植大豆。

天氣與產量風險

冬季期間,南美洲乾旱使得玉米期貨漲破6.00美元,大豆期貨漲破17.00美元,這些歷史高位可能會誘使農民至少對沖他們在2022年的部分預期產量。但不管在哪一年,在穀物播種前就先鎖定價格都帶有風險。舉例來說,夏季的乾旱可能會使產量大減。

進一步瞭解短天期新作物期權。

Advance Trading Inc.的Jack Hainline表示,供需錯置(例如2022年發生的情況)可能導致舊作物和新作物期貨脫節,這表示在對沖新作物收成時,使用價值源自舊作物期貨的標準看跌期權(例如7月玉米和大豆合約)不會是適當的做法。

短天期新作物玉米和大豆期權為此類情況提供了解決方案,使生產者能夠以優惠的價格獲得一些保護,同時保留從長期漲勢中獲利的可能性。

Hainline舉了個例子,他的部分客戶在2月下旬購買了當時價值10美分、行權價為5.40美元的7月短天期玉米看跌期權。當時12月玉米的交易價格約為6.00美元;到了4月下旬,價格突破7.50美元。「這些看跌期權賠了錢,但持有它們讓我們有信心不以6.00美元的價格出售玉米。」

短天期新作物期權的交易量和未平倉量持續增加,反映農民、穀物加工商和其他農業參與者對此期權的接受度逐步提升。5月時,短天期新作物期權的未平倉量(持倉合約的數量)平均達到190,000份合約,而4月份的日均交易量(14,071份)則比2021年同月成長了30%。

烏俄衝突與其他地緣政治影響

俄羅斯和烏克蘭爆發衝突之後,穀物價格急遽上漲,雖然目前已逐漸回落,但這場衝突很可能在短期內都會讓市場保持緊張。俄羅斯和烏克蘭合計約佔全球小麥出口的29%,並佔全球玉米出口近五分之一。

Hainline說,烏俄關係「依舊會是一大不確定性。」

2023年前景展望:長期風險

在2022年的生長季和收成期之外,Huston認為能源和化肥是左右美國農民生產計劃和收入潛力的最大關鍵(化肥價格與天然氣息息相關)。

Huston說:「展望2023年,我們將天然氣價格看作衡量氮肥供應量的指標,便宜的天然氣價格可能會增加產量,但由於目前的價格和供應鏈問題,化肥供應商無法保證供應或向農民定價。而且俄羅斯是化肥供應大國,這又為供應鏈帶來另一個問題。」

Hainline補充道,穀物價格不會永遠維持高位,這表示農民現在就需要考慮對沖機會。

Hainline說:「我們正在積極展望2023年,考慮可以使用哪些工具來對沖作物,大宗商品市場經歷了一段不錯的牛市。但最終的贏家並不是以八美元賣出自己在2021年最後10%玉米作物的生產者,而是已經為2022年和2023年做好對沖,能藉以防範市場走低的生產者。因此,我們會將多個作物年度同時納入考量。」

Ivers樂見今年的穀物價格可為農民帶來可觀獲利,但也擔心市場終將下滑,畢竟農民有句老生常談是這麼說的:高價格就是解決高價的最好方法。因此他也為2023年預先做了設想,指出自己很擔心化肥和其他投入要素的供應是否能充足無虞。

Ivers表示,目前玉米和大豆的價格「很誘人,但你不能過度販售新作物,因為無法保證會有多少收成,而且市場也沒有考慮天氣因素,乾旱還是可能會發生,一切都很難預料。」

本文作者Bruce Blythe在世界頂級的即時商業新聞機構工作20年豐,任職過的機構包括彭博、路透社和《華爾街日報》等。

轉載自 OpenMarkets


第三方內容免責聲明

所有意見表達反映了作者的判斷,可能會有所變更,且並不代表芝商所或其附屬公司的觀點。內容作為一般市場綜述而提供,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信息從據信為可靠的來源獲取,但我們並不保證內容是準確或完整的。我們不保證提到的任何走勢將會繼續或預測將會發生。過往業績並不預示將來結果。本內容不得被解釋為是買賣或招攬買賣任何衍生品或參與任何特定交易策略的推薦或要約。如果在任何司法轄區發布或傳播本內容會導致違反任何適用的法律法規,那麼,本內容並不針對或意圖向在該司法轄區的任何人發布或傳播。

芝商所為全球領先及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場,公司包含四個指定合約市場(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點按CME, CBOT, NYMEX 以及COMEX連結,以獲取更多關於各交易所交易規則與產品的資訊。 

© 2022芝商所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