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豆油價格給原油價格上漲亮起「紅燈」?

過去15年,大豆油價格常常走在原油價格走勢的前面。出現這種現象,可能與65個國家制定了生物燃料使用比例,而植物油市場的規模比原油市場相對較小有關。根據我們的統計,過去15年中,大豆油價格有十多次先於原油價格見頂或觸底的情況(見下文列表)。 

大豆油價格在今年2月6日見頂,自此下跌了14%。在同一時期,西德克薩斯州中質(WTI)原油上漲了14%。如果過去的周期對現在有參考價值的話,原油當前的升勢前景可能並不樂觀。事實上,原油的升勢在2019年4月23日已經見頂(目前仍是如此)。此外,原油價格背後的經濟學關係繼續受到車輛油耗效能和美國產量進一步飆升的影響。而這兩個因素目前對於原油價格都是利淡的。 

圖1:大豆油價格常常領先原油價格。

其他相關內容:

如果有什麼能讓大豆油不再成為未來原油走勢的先行指標的話,那就是政治因素。面對更加嚴厲的美國制裁,伊朗將不會再遵守俗稱伊朗核協議的《全面聯合行動計劃》(JCPOA)中規定的責任。此外,美國指責作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國的伊朗對美國在伊朗和中東其他地區的軍事力量搆成威脅,並且已經向該地區派遣航空母艦打擊群。

除了伊朗的局勢外,另一個重要產油國阿爾及利亞在上月其總統布特弗利卡退位後,也正在嘗試通過協商完成政權的和平過渡。同時,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多罷免總統馬杜羅的企圖失敗後,該國局勢依然混亂。

歷史上,這種緊張局勢的升級會導致原油價格上漲到大豆油價格所預示的範圍以上,並且繼續上漲數月甚至數年。在2013年以及2014年的大部分時間中,情況就是這樣,當時植物油的價格大跌,但阿拉伯之春運動的影響和伊朗核問題讓原油價格一直高企。2014年年底,隨着伊朗核談判的啟動,沙特阿拉伯不再支撐原油價格,最終導致WTI價格在其後15個月大跌76%。在2018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期間,一個類似的植物油與原油走勢分歧的情況發生,當時美國最先退出伊朗核協議。於是,原油價格無視了大豆油價格在當年春季和夏季所經歷的20%大跌,但最終還是在第四季度大跌40%。

以下是歷史上大豆油領先原油價格走勢的情況列表:

  1. 2005年1月至2006年8月間,WTI原油價格從43美元/桶上漲近一倍至77美元/桶。大豆油價格對這輪升勢並不熱切,在2006年7月初就在27.54美分/磅的水平見頂,並在隨後一個月在WTI原油價格見頂前下跌約10%。到2017年1月,WTI價格從77美元下跌到51美元,逐漸追上大豆油價格的跌勢。
  2. 就在原油價格追上大豆油價格跌幅的過程中,大豆油價格在2006年11月率先見底,早於原油價格見底兩個月,此後大豆油價格開啟了大幅上漲,價格一路從23.58美分上漲到2008年3月的71.26美分。WTI價格又過了兩個月以後才踏上這輪大漲,從2017年1月的51美元上漲到2018年7月的147美元。
  3. 在2008年3月見頂後,大豆油價格給還在上漲的原油價格發出了嚴正警告。大豆油價格從71美分下跌到48美分,跌幅超過30%,之後開始反彈,於2018年6月16日回升到68美分。即使在這一刻,大豆油較低的高位出現也早於原油見頂近一個月,原油隨後於2008年7月11日在147美元見頂。當WTI原油創下這一歷史新高時,大豆油價格已經從6月的高位下跌5%,較2008年3月的歷史高位下跌近10%。
  4. 金融危機期間,大豆油價格在2008年12月5日暴跌至28美分,隨後在年末剩餘時間中開始上漲。相比之下,原油價格到三周後的2008年12月24日才觸底,收報35.35美元。到2009年和2010年,兩個市場都出現復蘇。在整體的上行趨勢中,大豆油繼續在大部分的輕微起伏中領先原油。
  5. 大豆油價格在2011年2月3日於略低於60美分見頂,幾乎較2008年末的低位水平高出一倍。WTI價格到近三個月後才見頂,於2011年4月29日達到114美元。
  6. 此後,大豆油與WTI開始嚴重分歧。阿拉伯之春運動過後,地緣政治風險讓WTI和其他原油基準價格在接下來的三年半裡,都處於其2011年高位25%以內。相反,到2014年年初,大豆油價格已經從2011年的高位下跌40%,隨後在短暫反彈後,2014年夏季再次開始大跌,直到跌至2011年4月水平的一半左右。這預示了原油在2014年末的大跌,這場大跌最終讓WTI價格跌至26美元低位。
  7. 這次,大豆油價格再次首先觸底,於2015年8月達到25美分低位,較2011年4月的高位跌幅逹60%。整整六個月以後,WTI價格於2016年2月在26美元/桶觸底,較2011年的局部高位跌幅超過75%。
  8. 到原油價格於2016年2月11日見底時,大豆油價格已經較低位反彈超過20%。大豆油價格於2016年4月19日達到41美分的局部高位,較其低位又上漲超過60%。原油價格跟隨大豆油價格上漲,但到差不多兩個月後的2016年6月8日才見頂,價格略高於50美元,幾乎較低位上漲近100%。
  9. 當原油價格在6月8日達到51美元的局部高位時,大豆油價格已經下跌12%,並且最終於2016年7月22日在29美分觸底。兩周後的2016年8月2日,WTI價格在39美元觸底。
  10. 大豆油價格於2016年12月27日達到37美分的峰值,到2017年4月11日,跌至大約31美分。同時,WTI原油價格於2016年12月12日至2017年3月7日期間穩定在54美元左右,後來最終於2017年6月22日向下調整到43美元,比大豆油晚大約三個月。
  11. 大豆油價格於2017年11月9日在35美分見頂,後來分別於2018年9月18日和2018年11月26日在27美分築下雙底。受到美國與伊朗之間的緊張局勢加劇的支撐,WTI一直到2018年10月3日才最終在價格77美元觸頂,後來於2018年12月24日下跌至43美元。
  12. 2018年11月26日至2019年2月6日期間,大豆油價格從27美分上漲到31美分,對WTI價格後續的上漲給出預示,WTI價格從聖誕節前的43美元上漲到4月23日66美元的高位(目前依然是高位)。

2月,大豆油價格從31美分的高位回落至27美分。儘管截至撰稿日期,原油價格尚未突破66美元的高位,但原油會否跟隨大豆油價格下行還不明朗。這可能取決於中東和其他地區的事態發展。

結論

  • 大豆油價格一般領先原油價格的走勢。
  • 近期大豆油價格的跌勢可能預示著原油價格的下跌。
  • 中東和其他地區政治緊張局勢加劇,可能導致原油無視大豆油的下行走勢。

 

免責聲明

期貨與掉期交易具有虧損的風險,因此並不適於所有投資者。期貨和掉期均為杠桿投資,由於只需要具備某合約市值壹定百分比的資金就可進行交易,所以損失可能會超出最初為某壹期貨和掉期頭寸而存入的金額。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損失風險但又不會影響其生活方式的資金來進行該等投資。由於無法保證這些資金在每筆交易中都能獲利,所以該等資金中僅有壹部分可投入某筆交易。

本資料中所含信息與任何資料不得被視作在任何司法管轄區買入或賣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議、創建交易平臺、促進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産品或任何類型金融服務的要約或邀請。本資料中所含信息僅供參考,並非爲了提供建議,且不應被解釋爲建議。本資料並未考慮到您的目標、財務狀況或需要。您根據本資料采取行動前,應當獲得這當的專業建議。

本資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實提供,不含任何類型的擔保,無論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對任何錯誤或遺漏概不承擔責任。本資料也可能會包含或涉及到未經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員、員工或代理設計、驗證或測試的信息。芝商所不對該等信息承擔任何責任,也不認可其信息的準確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對該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級鏈接並不擔保不會侵犯到第三方權利。如果本[資料類型]含有外部網站的鏈接,芝商所並不對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務及/或產品予以認可、推薦、同意、保證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註冊商標。地球標誌、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註冊商標。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註冊商標。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註冊商標。此商標未經所有者書面批准不得修改、複製、儲存在可檢索系統里、傳遞、複印、發佈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瓊斯公司的註冊商標。所有其它註冊商標為其各自所有者的產權。

所有關於規則與細節之事項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規則,並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約規格的情況裏,均應參考當前的規則。

CME、CBOT及NYMEX均分別在新加坡註冊爲註冊的認可市場運營商以及在香港特區註冊爲認可的自動化交易服務提供者。除上述內容之外,本資料所含信息並不構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場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與交易法》(1948年第25條法律,修訂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場交易的清算服務。CME歐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註冊及受權的服務並不含蓋以任何形式在亞洲任何管轄區內(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務。芝商所實體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台灣概無註冊、獲得許可或聲稱提供任何種類的金融服務。本資料在韓國及澳大利亞境內根據《金融投資服務與資本市場法》第9條第5款及相關規則、《2001年企業法》(澳洲聯邦)及相關規則的規定,將發佈受眾僅限於“職業投資者”;其發行應受到相應限制。

作者介紹

Erik Norland擔任芝商所高級經濟學家兼執行董事。透過識別新興趨勢、評估經濟因素並預測對芝商所及公司商業策略,以及對芝商所各類市場的交易者之影響,彼負責對環球金融市場進行經濟分析。彼亦為芝商所全球經濟、金融及地緣政治狀況問題的發言人之一。

查閱芝商所高級經濟學家兼執行董事Erik Norland更多報告

農產品期權

農產品期權讓您能夠靈活地進行有效的風險管理,同時也能夠執行波動性策略和事件驅動型交易。我們包括玉米、油籽、牲畜和乳製品在內的組合為您提供了豐富的直接期權和價差期權投資機會。

開始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