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羅素2000指數與標普500指數之比較

自羅素2000指數在1979年開始追蹤小盤股的表現以來,該指數大致與歷史悠久、反映大盤股的標普500®指數表現一致(甚至有時略為優勝)(圖1)。

儘管兩個指數的整體表現相似,並且一般相關係數較高(平均為0.8,一年滾動相關係數在0.6-0.96之間),但有時仍有顯著差異。(圖 2)。

圖1:小型股與大型股的38年表現。

  1. 1979年-1983年:在由兩位數的通貨膨脹和利率導致的極端經濟動盪時期,以及1980年1月-6月和1981年8月至1982年12月的連續衰退時期,羅素2000指數跑贏標普500指數80%。當時,投資者認為,規模較小的公司比較大公司更能靈活應對這種環境。
  2. 1983年-1990年:在80年代的長期經濟擴張時期,大盤股反彈,令小盤股望塵莫及。在這段經濟確定性增加的時期內,標普500指數超出羅素2000指數91%,超過了其在1979年-1983年間因表現欠佳而落後的幅度。
  3. 1990年-1994年:在1990年-1991年的經濟衰退及緊隨其後的一段時期,小盤股指數再次跑贏標普500指數近50%。
  4. 1994年-1999年:在90年代擴張最為強勁的時期,大盤股指數標普500就像80年代的繁榮時期一樣,再次超過了小盤股指數羅素2000。標普500指數在這五年期間跑贏羅素2000指數93%。
  5. 1999年-2014年:在一個新的動盪時代(科技股崩盤、9·11事件、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次貸泡沫、經濟崩潰和量化寬鬆政策),小盤股再次迅速跑贏大盤股,羅素2000指數以超出標普500指數114%大勝對手。
  6. 自2014年起:大盤股在2010年代擴張的後期階段普遍表現領先,這與1980年代和1990年代擴張的後期階段,甚至2003-2007年增長的最後階段一樣。大盤股近期之所以表現領先,主因是其對科技股的比重更大,以及少數幾家最大的科技公司表現傑出。新冠肺炎疫情對小盤股的打擊尤為嚴重。而其中甚少是涉及網上送貨服務或其他被證明能夠相對抵禦本次危機之實體。小盤股對有關封鎖或可能取消封鎖消息的反應較大盤股更為強烈。自2014年初以來,截至2020年4月中段,標普500指數的表現優於羅素2000指數56%。 

圖2:自1979年以來,小盤股表現領先和表現落後的情況。

儘管小盤股和大盤股之間的比率隨時間推移而變化,但指數的每日相關性仍然高企,尤其是在市場受壓期間(圖3)。事實上,小盤股和大盤股之間高度相關可能令做多策略投資經理感到沮喪,因為其限制了多元化收益。相比之下,對於多空策略投資經理來說,這種強相關性為從兩個指數相對表現的強勁趨勢中獲利提供機遇,但若做錯方向,亦具有重大風險。

圖3:高度正相關且相當穩定的歷史相關性。

自2000年以來,小盤股的實際波幅一直高於大盤股,但是2000年之前情況並非如此(圖4)。

圖4:從2000開始,小盤股的風險比大盤股風險更高(但2000年之前並非如此)。

就小盤股的關鍵問題是,相對於大盤股,其能否更成功地適應2020年代經濟環境的快速變化?在過去的經濟危機時期(1979-82年、1990年代初、2000年代初以及全球金融危機及其餘波),小盤股表現均領先。這次,它們是否能夠克服或適應最大的網上送貨、軟件、社交網絡和技術設備製造商的競爭優勢?這些問題的答案或取決於疫情的進展以及疫情最終平息時的世界狀況。 

結論:

  • 雖然羅素2000指數和標普500®指數通常表現出很高的相關性,但相對於彼此而言,其可能表現領先/落後。
  • 在經濟動盪期間(1979年-1983年、1990年-1994年和1999年-2014年),小盤股通常跑贏大盤股。
  • 在牛市後期階段和經濟擴張的強勁階段,大盤股往往跑贏小盤股。
  • 自2014年以來,標普500指數一直跑贏羅素2000指數。
  • 疫情期間,小盤股受到的打擊尤為嚴重。
  • 羅素2000指數的科技股權重低於標普500指數。

本報告中的所有例子均為對相關情況的假設性說明,並僅用於說明目的。報告中的觀點僅反映作者觀點,未必代表芝商所或其關聯機構的觀點。本報告以及報告中的資訊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或實際的市場結果。

作者介紹

Erik Norland為芝商所高級經濟學家兼執行董事。他負責對全球金融市場進行經濟分析——識別新興趨勢、評估經濟因素並預測其對芝商所和公司商業策略,以及對芝商所各類市場的交易者的影響。他還擔任芝商所全球經濟、金融以及地緣政治狀況等問題的發言人之一。

查看芝商所高級經濟學家兼執行董事Erik Norland的更多報告

羅素2000

股市一直處於長期牛市中,並屢屢創出歷史新高。市場條件是否適合投資小盤股的羅素2000指數(該指數在經濟擴張減弱時往往表現勝於標普500®指數)?

開始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