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关税新政“殃及池鱼”,铂钯面临“黎明前的黑暗”?

  • 19 Mar 2018
  • By Puoke
  • Topics: Metals

转载自扑克投资家

物以稀为贵,比黄金储量更少的铂金正是曾经长期贵过黄金的贵金属。但铂价已连续十年下降,其在首饰和汽车行业等领域的需求近年也受到了各种冲击。与此同时,作为铂金的同族金属,近期钯金的价格也是连续下跌。

都是特朗普关税新政惹的祸?

特朗普在上周晚些时候宣布要征收钢铁和铝的高额关税的消息,刺激了商品市场的广泛抛售,自然也牵连到了同为工业金属的钯金和铂金,也使得这两种金属一改之前强势上涨的姿态,转头下跌。

本月,这两种铂族金属的下跌趋势仍在继续,铂金下跌了3.6%,钯金跌幅更是达到4.2%,并且还跌破了1000美元重要关口,这是自2017年11月以来首次。目前钯金和铂金均徘徊在1000美元下方。

 

正如Price Futures Group的资深市场分析师Phil Flynn所言:“特朗普有意征收钢铁和铝的高额关税使得人们担心,这是否会伤害到股市和工业金属。”

实际上,此次特朗普强硬坚持对钢铁和铝征收高额关税,对目前处于下跌通道的的铂金和钯金价格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铂金的价格在去年12月达到谷底后一路上涨,直至今年1月达到高点,此后整体呈现下滑态势;而钯金在2017年后,在PGM市场上引发了抛售,比一个月前创下的历史高点下跌了13%以上。

 

下跌,黎明前的黑暗?

虽然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对铂金和钯金而言是利空,但就长远而言,铂金和钯金的基本面正在改善,因而除非短期出现重大利空,否则下跌可能意味着更多的机会。

正如上次文章所言,铂和钯在工业用途上有着诸多共同之处,因为它们都有很高的耐热性,并且非常适合汽车、炼油、玻璃纤维制造以及催化剂,因而有着较为坚实的基本面支撑。

此外铂金和钯金的供应也是值得考虑的重要因素。众所周知,南非是全世界铂金的最重要产地之一,而由于南非近期的政治选举和动荡,使开采成本更高,盈利空间下降,可能导致企业减少开采量,进而影响铂金的供给,世界铂金投资协会(WPIC)周四(3月8日)在报告中指出,铂金市场今年大致将供需平衡,因供应下降将去年的过剩供应削减至微不足道的水平。作为铂金的副产品,钯金的产量也难免受到影响。

综上所述,目前铂金和钯金的价格存在着明显的低估趋势,为买入这两种金属提供了难得的机会,但众所周知,直接交易现货具有一定的风险,一个可行的办法是利用期货对冲风险。

近年来的数据显示,铂金和钯金的价格呈现“你追我赶”的态势:从2003年10月到2014年9月十年间,铂的价格高于钯价500美元,因此再次萌发对钯的工业需求。

铂金自2014年以来一直是贵金属行业的落后者,2016年初钯金开始高企,一直持续到本月初的高点1133美元。在2017年9月,铂金价格回落至钯价之下,尽管目前铂金的价格仍低于钯价,但差价已经有所缩小,为期货套利提供了一定的想象空间。 

期货相比其它投资方式,有其特殊性。首先,买卖时只需要支付合同价值的一部分金额,称之为初始保证金,这一部分金额可低至5%,构造一个20倍初始杠杆。其次,期货有既定到期日,所以如果投资人在合约到期后仍想持有头寸,则需要展期(卖旧买新)。因为铂金期货价格曲线通常呈现上斜线型(价格远期升水),即意味着为保持同样的风险敞口,投资者需要卖出便宜的到期合约而买入较贵的新合约。久而久之,这种“展期策略”催生出称之为“负展期收益”的成本。大多数商品的展期收益为正,但是对于铂金,钯金及其它贵重金属来说,负展期收益对它们的投资回报拖累甚大。有关铂金、钯金期货的更多信息,请访问芝商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