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权漫谈] 第24讲:巴菲特: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

巴菲特曾经说过:”在市场中,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他的近年来最著名的一手 ”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 的交易就是在2008年美国次级债券危机的时候,大胆地对处在危机中的华尔街高盛集团投资50亿美元。

 

2008年的美国次级债券危机几乎将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推向崩溃的边缘。当时全世界的金融体系陷入一片恐惧,感觉到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临了,

 

日经225期权的隐含波动率交易到了100%,世界著名的亿万富翁卧轨自杀,美国金融市场哀鸿遍野,血流成河,就在这个时候,巴菲特勇敢的以发行新股的形式,筹集到50亿美元借给高盛集团,买了50亿美元的高盛可转换优先股的可转换债券,到2013年,巴菲特的这笔投资净收益31亿美元。


当时的美国社会,由于千百万人在次级债券危机中丢失了自己的住所、房屋,人们对次级债券危机的始作俑者 -- 华尔街的银行家们恨之入骨,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大手笔的出资50亿美元,向当时可能在次级债券危机中遭遇灭顶之灾的高盛集团扔出救生圈,巴菲特可谓是顶天立地,充满了逆潮流而上力挽狂澜的豪情。

 

巴菲特的这种不随波逐流、逆潮流而上的精神,正是我们在期权交易中应该具有的。也就是说,在期权交易中,当别人在市场里因为对市场的恐惧拼命在买期权的时候,我们要大胆地卖出期权,卖出隐含波动率;当别人在贪婪的卖出期权的隐含波动率、收取期权保险费,我们要大胆的买进。

 

这是因为,期权隐含波动率是交易员对市场未来波动的主观性看法,具有前瞻性,但是在某些时候,由于市场流通性的原因,隐含波动率是对市场的真正波动率的过度反应。
 

隐含波动率走过头的时候经常发生,2016年11月30日前后的世界原油衍生品市场的隐含波动率的大幅波动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2016年11月30日石油输出国家组织会议之前,由于对 WTI 原油期权的需求,期权买卖双方供求关系的不平衡,使得到隐含波动率一路上升,一直到会议结束的那一天 (11月30日)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2017年2月份 WTI 原油期权的隐含波动率达到了60%,而当时WTI 原油市场的历史波动率只有42%,随着会议的结束,WTI 原油 2017年2月份期权隐含波动率一天之内下降了20%,到了39%。

在随后的几天之中,2月份 WTI 原油期权的隐含波动率一直在下跌趋势,最后到达了 28% (请看下面的图) 。

 

WTI 原油 2017年2月份期权历史波动率和隐含波动率比较图

 

 

但是 WTI 原油2017年2月期货价格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从这一事件之中,我们能够学到的是,对期权的需求决定了隐含波动率的浮动,隐含波动率在正常的市场情况下,代表了人们对期权保险费收入的贪婪,同时隐含波动率也代表了在非正常市场情况下人们对未来的市场波动的恐惧。

 

真正理解了这个道理,在今后的期权交易之中,就知道为什么我们在期权交易中也应该向巴菲特学习 “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 的这种精神和交易手法了。

推荐阅读:其他期权市场相关的文章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7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有关本专栏特约评论员:

寇健先生,任职于硅谷衍生品学院,为资深的交易员和基金经理,曾任职于摩根士丹利、花旗及新加坡大华银行,拥有逾28年期货和期权交易往绩,以沉着判断的套利交易策略着称。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