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豆(ZS)每周期权为例,谈谈超短期权的特点

根据彭博社8月25日的一条消息,中国在2020年将购买前所未有创纪录数量的美国大豆。芝商所的大豆期货已经攀升到了七个月的高位,请看下图。

据知情人士说,2020年中国购买美国大豆的总量可达到4000万吨。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这比2017年所定的两国大豆贸易协定基准高出了25%,同时比2016年所创下的历史纪录高出了10%。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消费国,美国是全球第一大大豆生产国。可以这样说,美国的大豆价格应该是非常具有竞争性的,而美国的大豆价格表现在芝商所的大豆(ZS)衍生品价格之中。我们现在必须考虑的问题是:怎样利用大豆衍生品市场,为重启的中美大豆贸易作好准备?

在芝商所大豆期货期权衍生品的武库中,除了我们以前所讲过的标准期权和农产品新作期权之外,还有近期交易量飞速增长的超短期期权:每周期权(交易代码: ZS1-3)。

芝商所大豆的每周期权是美式期权,现货交接,交接产品为当月的期货合同。到期日也同芝商所其他每周期权一样,是以每个星期五收市价格结算。芝商所大豆每周期权每月只有三次,也就是说标准期权到期的那个星期没有每周期权

那么大豆超短期每周期权与标准期权相比到底有哪些特性?

每周期权的最大特性就是期权风险管理中的Gamma、Theta这两个希腊值在期权到期前几天或者一个星期呈几何级数增加,使得希腊值风险管理更加具有挑战性。请看下面的两张图。

期权是金融史上人类发明的最精密投资工具,期权的多维性给了我们几乎无数的想象空间来设计各种不同的交易策略。

由于期权的多维性,所以在期权交易中,期权头寸的风险也不是简单的、单方面的,而是复杂的、多方面的。我们平时在期权课程中所学到的期权四个最基本的希腊值(Delta、Gamma、Vega、Theta)风险,就是明证。

在这四个基本的希腊值风险中,Gamma可能是最不容易被初学者理解的一个。什么是Gamma? 简单地说,Gamma是个二阶的期权风险导数,是用来观察标的产品的价格变化与期权头寸Delta 值之间的变化关系。买期权 (多头) 不论是买看涨、买看跌,Gamma值都是正的。卖出期权头寸,不论是卖出看涨、卖出看跌,Gamma值都是负的。当期权的仓位Gamma值是正值的时候,标的产品价格上升,期权的仓位价格也上升。标的产品价值下降,期货期权仓位的价值也下降。所以这就使整个对冲变得非常容易,也就是说是高抛低吸。

而Gamma是负值的时候,标的产品价值上升,期权仓位价值反而下降,标的产品价值下降,期权仓位价值反而上升,这样就使得对冲期权变得非常困难,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要买高卖低,使得对冲费用大幅度上升。

从上面这两幅图的比较,每个人都可能会发现两个结论:第一个结论,Gamma、Theta 是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关系。如果期权头寸具有正的Gamma值,交易中就可以得心应手的在期货市场中高抛低吸,但是这个期权头寸的时间值是负的。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流逝,期权的价值越来越小。第二个结论,接近期权到期日时, Gamma、Theta 两个数值都以几何级数飞速增加,呈现了超短期期权交易的高度风险和收益的机会。这就是我们平时所讲的 Gamma-Theta Trade off。在期权交易中,特别是超短期期权交易中,大家需要在交易决策过程中根据Gamma、Theta 的风险做出权衡,建立合理的超短期期权投资仓位和策略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