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权漫谈】第96讲:美油布油(CL.BZ)理论价差及如何用期权来做这一价差交易

  • 17 Jun 2019
  • By 寇健
  • Topics: Energy

由于欧洲北海油田资源日渐枯竭( 请看下面第一张图), 挪威的BFOE 产量也差强人意,

WTI 原油逐渐的进入了布伦特原油在欧洲现货市场的结算和交接。根据彭博社今年三月的一篇短文,短文说: 基于阿格斯(Argus)媒体的数据,目前在欧洲鹿特丹港口,三分之一的时间,布伦特原油的结算交接是使用WTI原油代替的。同时短文又说,市场中的一些人现在正在推动把布伦特的价格和WTI 原油的价格联系起来。(请看下面第二张图)

勿容质疑,自从2008年开始的页岩油革命,特别是2015年圣诞节美国取消了多年存在的原油出口禁令之后,WTI 原油涌入世界原油市场,并且逐渐变成了世界原油市场的锚定价格。

由于复杂的、长期的历史因素,目前布伦特原油价格仍然被广泛地运用在多种油品的定价之中。但我们必须认识到,如果想在当今的世界原油衍生品交易中立于不败之地,就不能仍然像2015年圣诞节之前一样,仅仅简单地根据布伦特原油的价格移动,来作出原油投资、交易、或者现货点价决定了。因为于2015年之前相比,世界原油市场的宏观环境变了,上述的这个简单的决策程序已经似乎落后于时代了。在衍生品市场中,落伍了,就会吃败仗的。从去年10月到最近的原油衍生品交易已经多次证明了这一点。

为什么个人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因为现在在每天原油衍生品市场实际交易过程中,美油和布油之间有时存在着一个由投机资金流向所造成的CL.BZ 偏离理论价差的动态环境。这个动态环境在多数情况下,由于投机者对地缘政治影响原油价格这一交易方式的偏好,布油价格处于对CL.BZ 理论价差的升水状态。(最典型的状况莫过于今年5月30日之前的CL.BZ价差市场)这种偏离理论价差的升水状态,有时甚至会持续一至两个月的时间。这种布油对理论价差的升水状态,是影响我们投资、交易和点价收益的最大障碍。换句话说,绝大部分的时间我们买贵了。

那么在我们今天的原油衍生品交易之中,1)美油和布油到底应该是怎样的一个关系?2)同时又如何发现他们二者之间的理论价差呢?

自从去年11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推出了休斯敦港口交接的WTI 原油期货(HCL)之后,(请看下面一张图)美油和布油之间的理论价差变成了一个非常容易解决的问题。简单总结为如下两点:

芝商所(CME) 休斯敦WTI 原油期货(HCL)

1 )由于布油现货货源的干枯和WTI参与了三分之一时间的布伦特原油鹿特丹港现货定价,个人认为 WTI原油是布伦特原油定价的基础

2) CL.BZ 之间的理论价差关系是用下面的等式来代表的

(HCL-CL)+( TC14 / 7)+其他零星费用

这里 HCL-CL 代表着WTI原油从库欣到休斯敦港口的管道运费HCL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去年11月开始交易的休斯敦港口结算的WTI原油期货的交易代码。

TC14是芝商所交易的波罗的海原油航运指数休斯顿到鹿特丹航线的费用期货的交易代码. 由于原油航运是以吨为计量单位,七桶原油等于一吨原油。所以TC14要÷7

根据上面的等式和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网站得到的下面三组数据,我们得出了6月14日(上个星期五)的美油布油(CL.BZ)理论价差为

(59.2-52.28)+(14.25/7)= $ 9.02

6月14日(上个星期五)美油布油(CL.BZ) 期货的实际价差交易在 $9.32-8.75 的范围,可以说是非常接近于 CL.BZ 理论价差 $9.02

HCL

WTI

TC14

如今有了这一理论价差作为参考,我们在每天的 CL.BZ 价差交易中就有了“底气”。如果在真正的实际原油衍生品交易中,布油对美油像今年5月30日之前那样出现大幅度升水,我们就可以以做空 CL.BZ 价差( 买美油卖布油)的方式除掉我们在这一篇短文中部所谈及的盈利路上的最大障碍。

我们有多种方法,根据世界原油期权现实市场中隐含波动率的不同,参照芝加哥商品交易所QuikStrike期货期权风险管理平台的数据(下图图中蓝线), 在不同时期,不同的隐含波动率环境中,用不同的期权策略来交易美油布油价差(CL.BZ). 比如说在目前这种 WTI原油市场波动率的情况下,可以根据 CL.BZ 偏离理论价差的真实状况,买入布油看跌期权(Buy BZ Puts),同时卖出美油看跌期权( Sell CL Puts)。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QuikStrike期货期权风险管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