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续打“宽松牌” 对日本经济增长趋势谨慎乐观

转载自和讯

上周五(4月27日) 日本央行宣布利率决议及政策声明,决议将利率维持-0.1%不变,符合市场普遍预期。会议认为,当前日本物价上涨趋势没有改变,决定维持当前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但值得注意的是,央行出人意料地删除了“2019年前后达成2%通胀目标”的表述。此前日本央行已六次推迟2%通胀目标达成时间。有分析认为,删除相关表述可能意味着通胀目标达成时间再次被推迟。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对媒体表示,并没有改变要努力实现2%通胀目标的承诺,措辞强调点的改变是一个预期而非限制,不提及时间框架是担心再一次推迟,展望总体是确定的,也包含一些不确定性。

日本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该国经济至2017年底已经连续增长了八个季度,创下1980年代以来的最长持续扩张期。尽管经济形势不错,但消费者物价却一直缓慢复苏,通胀率依然远低于日本央行2%的目标。

本次会议正值黑田东彦执掌央行满五年,他上任后制定了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旨在使日本摆脱通缩,通胀加速达到2%目标。他已再次获得任命,将继续任职五年。从2013年4月算起,日本央行推行超宽松货币政策至今已接近5年时间。日本央行巨额债券购买操作使日本公债收益率维持稳定,即使指标10年期美国公债收益率四年来首次攀升至3%以上。这导致美国-日本收益率之差扩大,对美元有利,推动日元走低,这将提振日本的出口依赖型经济。

芝商所资深经济学家Erik Norland在近期报告中指出,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规模所占GDP的比重远高于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央行推出的量化宽松政策通过购买ETF和压低日元汇率很大程度上提振了日本股市。如果选择退出量化宽松政策,随着中央银行购买股票的能力缩减,股市难以继续上涨。倘若日元同时上涨的话,那么将日本股市和经济增长将面临重大下行风险。

此外,由于中国债务水平和收益率曲线平坦,中国经济放缓尤其是中国让人民币贬值的情况下,亦可能阻碍日本的经济增长。最后,股票价值的全球性调整也会导致日本股市遭受损失。

据日本央行经及展望报告,2018财年GDP预期为1.6%,2018财年物价涨幅从之前预测的1.4%下调至1.3%。2019财年和2020财年物价涨幅预计均为1.8%。

从经济趋势上看,日本央行对目前日本经济增长的趋势持谨慎乐观态度。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本月初指出,当前日本经济正在温和复苏,未来这一趋势仍将持续,日本国内无论企业还是个人的收入支出都在增长,日本经济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正向循环。不过,在他看来,目前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摩擦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芝商所(CME Group)提供基于日本两大主要指数的期货合约,现有的日经期货合约包括以日元和美元计价的日经225指数期货,以日元计价的E-迷你日经225期货以及今年2月份正式上市交易的以日元计价的东证股价指数(TOPIX)期货合约。据介绍,TOPIX是自由浮动调节的市值加权指数,追踪JPX旗下的现货市场——东京证券交易所(TSE)市场一部上市的所有普通股。

该合约以现金结算,执行灵活,可在CME Globex上执行指数收盘基差交易(BTIC),可通过CME Clearing降低交易对手风险,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通过TOPIX期货能够与芝商所旗下的其他股指期货的保证金要求冲销,与日经225指数期货更有高达70%的保证金冲销,从而提高投资者的资本效率。

周四(3月8日)欧洲央行(ECB)决议掀起“惊涛骇浪”,德拉基讲话令欧元/美元惊现“倒V”走势。

欧洲央行公布了利率决议:继续维持利率不变。政策制定者表示,量化宽松政策将在至少9月底之前继续以300亿欧元(370亿美元)的步伐持续,但排除了所谓的宽松倾向,即“如果通胀前景恶化,该计划可能会在规模和/或持续时间上增加”的措辞。欧洲央行还适度提高了2018年的增长,但降低了2019年的通胀预期。

然而,行长德拉基(Mario Draghi)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淡化了移除宽松倾向,他强调声明的其他元素,包括承诺在较长时间内维持当前利率水平,以及如有必要,将在9月之后继续致力于购债。

德拉基的鸽派言论令欧元承压,在短暂冲高后转而重挫逾百点,且一度失守1.23大关。周四纽约尾盘,欧元/美元下跌0.81%,报1.2311。投行分析师们认为欧元多头不必灰心,欧洲央行正以非常稳步地朝着结束购债计划的方向踏进,欧元后市有望再次攀升。

随着场外(OTC)外汇市场监管加强,场内外汇期货交易快速发展,并越来越多得代替场外外汇产品。

格林威治联营公司(Greenwich Associates)发布的一篇研究报告显示,交易外汇期货相对于执行场外市场外汇产品可以实现更好的成本节约(部分时候成本节约超过75%)。此外,场外市场客户端优先排序的卖方交易商变得越发苛刻,一些买方交易商发现流动性不足导致进入交易越发困难。另外一些人发现不再优先排序,从特定的交易对手那里获得较少的服务。因此,在期货交易环境中会增加相关的交易机会,可以帮助缓和卖方交易商行为转变的不良影响。

据芝商所(CME Group)今年1月份出具的白皮书,CME外汇期货相比场外外汇产品还有以下几个优势:

第一,保证金效率。CME外汇期货需要保证投资者的保证金不受市场波动影响,随着某些OTC 外汇产品实行强制性未清算保证金要求加强,这一点则突出了外汇期货的保证金效率优势。

第二,资本效率。场外市场外汇产品受制于巴塞尔III协议,而CME外汇期货为巴塞尔III资本成本提供缓冲。此外,CME外汇期货没有信用值调整(CVA)收费。

第三,CME清算担保。CME清算所保护CME集团市场的金融诚信,包括CME外汇期货。通过作为每笔交易的交易对手,CME Clearing通过其集中清算的模式为每个市场参与者消除了信用风险。在其165多年的历史中,清算会员公司从未出现过导致客户资金流失的失败。

第四,受监管的市场。与不受监管的场外外汇市场不同,CME是受监管的指定合约市场,CME Clearing是受监管的指定清算机构,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管辖,并受“商品交易法”规则和条例的约束。

第五,外汇全球行为准则。CME 外汇期货市场符合外汇全球代码的原则,并推动建立一个强大,公平,流动,开放和透明的市场,让市场参与者能够以有竞争力的价格自信而有效地进行交易,反映现有市场信息并且符合可接受的行业行为专业标准。此外,CME 外汇期货为所有参与者均等对待并遵守CME交易规则提供了稳定的流动性。特别是其允许做市商选择性取消交易。

白皮书显示,利用CME外汇期货可达到复制OTC外汇现货敞口,复制OTC IMM日期外汇远期敞口,以及复制OTC IMM日期交换风险的效果。

在CME外汇期货增加了新到期合约之后,市场从业者可采用IMM日期外汇期货到期合约,从而完全覆盖外汇远期曲线的前六个月(捕捉绝大部分外汇远期和掉期交易活动),并可有效用于复制各种具成本效率的IMM日期外汇远期和外汇掉期市场合成头寸。

举例来说,假设一家银行需要对冲其远期货币账户,它认为欧元将在3月19日至5月中旬期间对美元稳步升值。为了充分利用这一市场预期,该银行决定于5月14日星期一在3月19日购买一个为期两个月的IMM期货OTC欧元/美元远期合约,标称1000万欧元,以便于5月14日星期三交割。假设银行只想从其两个投资期内的欧元/美元汇率变化中获利,因此无意实际交付1000万欧元,银行可以通过当场出售1000万欧元来终止其远期头寸5月14日交割,而最终在5月16日交割。

另外,该银行可以通过购买80个CME欧元/美元期货合约来复制该特定远期头寸,并在3月19日到2018年5月每月到期日期 - 1000万欧元除以125,000欧元,或者远期的名义规模除以名义规模的EUR / USD期货合约。为了终止其期货头寸,该银行可以在5月14日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期货到期前简单地卖出2018年5月80日的欧元/美元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