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非农数据低估通胀压力,美债收益率或回归升势

4月美国非农就业数据不及预期,这一度刺激美债收益率大幅回落,美股和大宗商品全线冲高。然而,我们认为美国4月非农就业并非是企业雇佣需求疲弱所致,主要是美国劳动力供给出现问题,实际上美国经济复苏还在持续当中,美国通胀压力更大,未来美债收益率大概率还会继续上冲。

首先,4月份美国非农数据并不能准确反应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尽管4月非农就业数据不及预期,但是主要是供应问题,并非美国经济复苏中断。而且美国财政补贴导致美国居民就业不强和去年低收入人群排除在失业率之外,今年低就业人群纳入就业统计拉低了今年就业数据。

导致4月美国非农数据不及预期的原因可能有几个方面:一是就业市场处于剧烈波动时期,可能导致数据呈现不稳定、非线性,存在较大的预测误差。二是劳动力短缺加剧。许多雇主都反映在近期遭遇了招工困难的状况,失业者在就业市场上正表现得更加犹豫和挑剔,于是企业人手不足与高失业率状况并存,这凸显了就业领域已存在结构性矛盾。三是劳动者就业意愿不足,雇员和雇主匹配难度增加,尤其是美国财政部向大多数美国家庭发放1400美元刺激性支票,以缓解家庭财务压力,这导致4月兼职工作者出现去年同期以来最大跌幅,且劳动参与率出现下降0.1个百分点。

一系列财政刺激为中长期美国经济提供复苏动力

美国经济复苏势头略有放缓,但是财政刺激可能存在接棒的可能,中期美债收益率可能因经济复苏动力接棒而中枢有所抬升。5月3日,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的美国制造业ISM采购经理人指数从3月创下的1983年以来新高64.7跌至60.7,该数据显著低于于此前路透调查经济学家的平均预期65.0。回落的主要原因是供应链紧张,且物价指数攀升和工人稀缺导致新订单和产出指数环比增速有所放缓。

然而,美国拜登政府一系列财政计划在中长期来看给美国经济提供一定的复苏动力。先是以刺激经济为主的1.9万亿美元“美国拯救计划”(ARP),再是以基建投资为主的2.3万亿美元的“美国就业计划”(AJP),现在又是以增加政府开支和税率改革为主的1.8万亿美元的“美国家庭计划”(AFP)。

再次,美国通胀压力不断攀升,这意味着美债收益率未来易升难降。从美国制造业PMI来看,4月份回落的主要原因是供应链紧张,且物价指数攀升和工人稀缺导致新订单和产出指数环比增速有所放缓。

就业市场供应出现问题可能导致薪资增长加快。在美国4月份失业率回升之际,我们看到美国劳动参与率在下降,这意味着在高额的补贴下,企业不得不提高薪资来吸引就业意愿不强的劳动者回归岗位。而薪资增长可能会带来潜在的通胀压力。

最后,在美联储加息之前,在通胀攀升的压力下,三季度有望发出缩减QE的信号。对照2013年-2014年削减QE的历史经验,在削减QE阶段,美债长端收益率都会加速攀升。数据显示,2013年初,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不到2%,到了2013年年底突破3%。

图为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走势

美联储缩减QE会考虑哪些因素?

决定美联储是否加息的关键因素是美国市场实现充分就业。此前,现任美国财政部部长、美联储前主席耶伦提到第三轮财政刺激落地后明年美国有望实现充分就业。而决定是否削减QE的是美国疫苗接种情况、通胀压力和美国金融市场。

数据显示,当前美国新冠疫苗接种工作进展较快。截至当地时间5月7日,美国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人数已达1.1亿,占总人口的1/3。美国65岁以上人口之中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比例达到70.6%。根据这样的进度,美国总统拜登5月4日提出新目标:在7月4日美国独立日前,让70%的成年美国人接种至少一剂新冠疫苗,让1.6亿美国成年人接种完两剂疫苗。

供应约束已经导致4月全球制造业购进价格指数达到69.6%,创下2011年一季度以来的新高。再考虑到拜登政府的财政计划,有利于实现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和在一定程度上缩小贫富分化,这意味着美国通胀压力在近几十年以来是前所未有的。

我们认为全球工业原材料和食品价格上涨,已经拉开了40年以来首次通胀攀升的压力,尤其是供应约束导致产业失衡,疫情对部分产业的产能永久淘汰出市场,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被迫因产业失衡,供应紧缺导致的通胀压力而提前紧缩。5月3日,美国财长耶伦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可能需要适度加息,以防美国经济因政府支出水平提高而过热。

在5月10日市场已经回归通胀担忧的交易模式,科技股再度暴跌,美债收益率重新回归上升通道。因此投资者需要对冲利率上升带来的潜在风险,可以考虑运用芝商所的超长10年期美国国债期货(TN)构建对冲组合。


第三方内容免责声明

所有意见表达反映了作者的判断,可能会有所变更,且并不代表芝商所或其附属公司的观点。内容作为一般市场综述而提供,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信息从据信为可靠的来源获取,但我们并不保证内容是准确或完整的。我们不保证提到的任何走势将会继续或预测将会发生。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将来结果。本内容不得被解释为是买卖或招揽买卖任何衍生品或参与任何特定交易策略的推荐或要约。如果在任何司法辖区发布或传播本内容会导致违反任何适用的法律法规,那么,本内容并不针对或意图向在该司法辖区的任何人发布或传播。

亚洲地区免责声明

助力世界进步:芝商所包含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CM),即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Chicago Board of Trade, Inc.  (CBOT)、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和Commodity Exchange, Inc. (COMEX)。CME的清算部门是CME集团的衍生品清算机构 (DCO)。

交易所交易的衍生品和被清算的场外(OTC)衍生品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交易所交易和场外衍生品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有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存入的金额。本资料(在任何适用法规的含义范围内)均不构成招募说明书或公开发行证券,也不构成任何买入、卖出、或持有任何金融产品或金融服务的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由芝商所仅为一般介绍性用途而编制,并非旨在提供建议、亦不应解释为建议。虽然芝商所已尽最大努力确保本资料中的信息在截至资料发布之时的准确性,但对于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亦不会对本资料进行更新。另外,本资料中的所有示例和信息仅作说明之用,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市场经验的成果。 与规则及合约规格相关的所有事项以CME、CBOT、NYMEX和COMEX正式规则手册为准。在任何情况下(包括与合约规格有关的事项)均应查阅现行规则。

在新加坡,根据《证券与期货法案》(SFA)第289章,CME、CBOT、NYMEX和COMEX均作为被认可的市场运营商受到监管,且CME作为认可的清算机构受到监管。除此以外,芝商所的任何实体均未获准在《证券与期货法案》下从事受监管的活动,亦未获准根据《财务顾问法》第110章提供财务咨询服务。

芝商所任何实体在印度、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中华人民共和国、菲律宾、台湾、泰国、越南以及其他任何芝商所未获得经营许可或经营会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司法辖区,均未进行注册,也未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在上述司法辖区,本资料未经任何监管机构审阅或批准,使用者应承担获取本资料的责任。

CME Group、地球标志、CME、Globex、E-Mini、CME Direct、CME DataMin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的注册商标。 CBOT和Chicago Board of Trade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的注册商标。NYMEX和ClearPort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的注册商标。COMEX是Commodity Exchange, Inc.的注册商标。

©2021年CME Group Inc.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通讯地址: 20 South Wacker Drive, Chicago, Illinois 6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