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收益率有可能再攀升吗?

当前美债收益率持续攀升,引发金融市场担忧。类似情况在2018年一季度也出现过:长端美债利率和美股一起上涨,触发投资组合再平衡,美股出现明显的调整。作为全球资产定价之锚的美债收益率上升,这意味着全球所有资产都面临重新定价。美国银行分析认为,当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1.75%,美股将经历下一轮抛售潮。1.75%意味着10年期美债收益率超过了标普500的股息收益率,届时投资者可能重新回归债券市场,逆转此前“别无选择只有股票”的状况。此前由于美国国债收益率低至历史低点,通胀保持稳定,股票成为很多投资者唯一的选择。这推高美股风险资产定价水平,使得标普500指数估值接近20年最高水平。

然而,美联储似乎对美债收益率攀升情况并不担心。近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再三强调就业和通胀远未达到目标,重申了长时间维持宽松以支撑经济修复的必要性。对于市场普遍担心的通胀压力,鲍威尔表示并不预期通胀会升至令人担心的水平,且不认为短期通胀的大幅上升是可持续的,反倒是不断强调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疲软现状,鲍威尔提到,因为失业率还很高,劳动力市场距离充分就业还非常遥远。显然从鲍威尔的表态中可以看出,美联储将就业数据摆在了相当重要的位置。换言之,只要劳动力市场没有出现明显的改善,那么美联储就将宽松到底。

美债收益率未来怎么走呢?我们认为并不排除出现超预期上升的可能,理由有以下几点:

一是美国通胀压力可能超过2009-2010年。从历史上看,美债收益率和通胀预期同步上升时期,都对应着经济复苏和通胀回升,例如2009-2010年和2016-2017年。2020-2021年可能与2009-2010年情况最类似,不同的在于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是居民和企业部门资产负债表受损,是经济本身出现了问题,从而带来的是去杠杆。而2020-2021年受新冠疫情外部冲击,经济只是暂时停摆,居民部门资产负债表非但没有受损,反而因政府补贴而出现扩张,因此通胀预期上升的斜率比2009-2011年还要陡峭。况且由于疫情,以及2011-2015、2016-2017年两次供给侧改革和去产能,导致供应受损,意味着2020-2021年面临的通胀压力可能比2009-2010年更大。

图为10年起美债收益率和美国通胀预期

二是从长短端利差来看,2009-2010年,10年期美债和2年期美债利率处于顶部,而2020-2021年处于上升的中早期,反而与2000-2001年时期类似,因此当前美联储通过收益率曲线控制或扭曲操作,美债收益率上升势头都很难控制。

三是在通胀预期攀升的情况下,投资者可能寻求高回报率资产。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发言表示,从长远来看,与低均衡利率、持续低于目标的趋势通胀率,以及通胀对资源利用的敏感性低有关的经济环境变化,有望导致长期低利率环境和投资者追求收益率的行为。笔者认为,当前美债10年隐含通胀预期已经达到2.2%,为过去五年高点,因此投资者在面临通胀回升的情况下需要更高的风险补偿。

四是近期经济数据也表明美国制造业高度繁荣,可能会出现过热或滞胀的风险。美国2月ISM制造业指数由1月的58.7升至60.8,创三年来新高,市场预期58.9。这是美国ISM制造业指数连续九个月处于扩张,也表明美国经济在2020年3月至5月陷入萎缩后连续第九个月增长。该指数过去12个月的均值为54,之前更高读数为2004年5月录得61.4。值得注意的是,通胀压力正在显现。物价支付指数上升3.9个点至86%,连续九个月处于扩张区间,并创2008年5月以来最高(当时录得88.1),打破1月前值所创的2011年4月来高位。

随着美债收益率和通胀预期越走越高,实体经济开始受到影响。2月19日,美国30年期抵押贷款平均利率升至2.99%,创一年多来最大涨幅。这一利率曾在2月10日跌至2.8%的历史低点,距今还不足两周时间。因债券投资者要求更高的收益率,抵押贷款机构便必须向借款人收取更高的费用来保护自己的利润。对市场而言,拜登1.9万亿美元刺激方案近在眼前,美债收益率未来还有可能继续走高。由此,除了按揭利率飙升之外,借贷成本上升的威胁也已经笼罩在了风险资产的上方。

因此,投资者面临美债收益率攀升的势头,需要对冲潜在的利率风险或融资成本攀升的风险,建议投资者利用芝商所的超长10年期美国国债期货(合约代码:TN)构建对冲组合。超10年期债券期货合约于2016年推出,旨在提供与国债曲线10年点更紧密相关的期货合约,是芝商所最成功的期货合约之一。在短短五年内,TN已发展成为一个价值1000亿美元的市场。 TN具有可交付的10年期美国国库券,并且在九年5个月至10年的交付期限内具有剩余到期期限,TN提供了有效的资产负债表外资产,并且对冲10年期的美国利率风险敞口。在1月份,TN录得131个大型未平仓合约持有人的纪录,未平仓合约月度环比增长14%,至创纪录的114万张合约,显示参与者人数越来越多。

图为TN未平仓合约纪录

第三方内容免责声明

所有意见表达反映了作者的判断,可能会有所变更,且并不代表芝商所或其附属公司的观点。内容作为一般市场综述而提供,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信息从据信为可靠的来源获取,但我们并不保证内容是准确或完整的。我们不保证提到的任何走势将会继续或预测将会发生。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将来结果。本内容不得被解释为是买卖或招揽买卖任何衍生品或参与任何特定交易策略的推荐或要约。如果在任何司法辖区发布或传播本内容会导致违反任何适用的法律法规,那么,本内容并不针对或意图向在该司法辖区的任何人发布或传播。

亚洲地区免责声明

助力世界进步:芝商所包含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CM),即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Chicago Board of Trade, Inc.  (CBOT)、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和Commodity Exchange, Inc. (COMEX)。CME的清算部门是CME集团的衍生品清算机构 (DCO)。

交易所交易的衍生品和被清算的场外(OTC)衍生品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交易所交易和场外衍生品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有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存入的金额。本资料(在任何适用法规的含义范围内)均不构成招募说明书或公开发行证券,也不构成任何买入、卖出、或持有任何金融产品或金融服务的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由芝商所仅为一般介绍性用途而编制,并非旨在提供建议、亦不应解释为建议。虽然芝商所已尽最大努力确保本资料中的信息在截至资料发布之时的准确性,但对于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亦不会对本资料进行更新。另外,本资料中的所有示例和信息仅作说明之用,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市场经验的成果。 与规则及合约规格相关的所有事项以CME、CBOT、NYMEX和COMEX正式规则手册为准。在任何情况下(包括与合约规格有关的事项)均应查阅现行规则。

在新加坡,根据《证券与期货法案》(SFA)第289章,CME、CBOT、NYMEX和COMEX均作为被认可的市场运营商受到监管,且CME作为认可的清算机构受到监管。除此以外,芝商所的任何实体均未获准在《证券与期货法案》下从事受监管的活动,亦未获准根据《财务顾问法》第110章提供财务咨询服务。

芝商所任何实体在印度、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中华人民共和国、菲律宾、台湾、泰国、越南以及其他任何芝商所未获得经营许可或经营会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司法辖区,均未进行注册,也未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在上述司法辖区,本资料未经任何监管机构审阅或批准,使用者应承担获取本资料的责任。

CME Group、地球标志、CME、Globex、E-Mini、CME Direct、CME DataMin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的注册商标。 CBOT和Chicago Board of Trade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的注册商标。NYMEX和ClearPort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的注册商标。COMEX是Commodity Exchange, Inc.的注册商标。

©2021年CME Group Inc.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通讯地址: 20 South Wacker Drive, Chicago, Illinois 6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