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毒株重挫铜价 如何运用铜期货对冲风险

  • 23 Dec 2020
  • By Futures Daily
  • Topics: Metals

12月下旬,全球铜价自近7年高点回落,直接导火线是英国境内发现了一种传染性更强的新冠变异毒株,正面临“失控”的局面,同一日,法、意、荷、比等多国紧急宣布应对措施。此前经济复苏,铜价上涨的前提是新冠疫情得到控制和疫苗面世降低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尾部风险,但是市场担忧新冠变异毒株会不会影响疫苗的效果,从而在短期触发市场避险情绪,包括欧美股市和大宗商品都出现普遍性的高位重挫,铜价也不例外。

短期避险情绪促使铜价高位大幅回撤

英国首相鲍里斯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英国东南部发现了一种传染性高出常见毒株70%的新冠病毒新变株,可能使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不堪重负。卫生大臣汉考克表示,英国对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病毒新变种“已经失去控制”。

为遏制新变种传播,目前英国政府已推出最新的第4等级防疫政策,并取消了英国东南部多地圣诞聚会解封计划。法国也从12月20日暂时禁止来自英国的航班、列车和轮渡运输入境48小时,另有多个欧盟以及南美国家宣布对英国断航。

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新毒株会影响疫苗的效果。但是由于前期铜价大幅上涨,可能已经超过供需基本面所能支持的高点,一旦市场产生恐慌就容易引发抛售。在12月21日,反应市场恐慌的VIX指数升至25.16点,为11月10日以来最高纪录。

长期来看,我们认为疫苗会逐步缓和新冠疫情的冲击,但是铜价走势取决于供需基本面。从中期来看,我们认为当前铜价已经充分反映了疫苗面世后经济复苏的逻辑,未来是否还能进一步上涨,可能并不乐观。

海外制造业补库可能弱于预期

以美国为例,美国制造业库存处于近年来低位,如果2021年美国疫苗接种进展顺利的话,美国工业产出会加快复苏,制造业存在补库存的可能,但是力度有多大还不能确定。2020年10月,美国制造业存货同比下降了1.68%,自3月份以来连续8个月出现负增长

历史上,美国制造业补库周期启动需要满足几个条件:一是美国制造业存货触底,当前制造业同比增速远离历史低点,尚难言触底;二是美国居民部门资产负债表要健康,由于美国财政直接转移支付使得居民可支配收入大幅增加,因此这一条可以满足;三是美国企业部门资产负债表没有受损或者修复完毕,类似于2002年1月和2009年8月启动的补库周期,但是我们看到疫情对美国企业部门资产负债表形成冲击,目前尚未修复完毕。

国内政策退出,信用收紧

对于全球铜市场,中国需求占半壁江山,因此一旦中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财政刺激力度减弱,那么中国经济也将回归常态,不会远超经济潜在增速,铜需求也会回落,从而导致全球铜供需从偏紧向宽松转变。

从库存周期来看,中国制造业补库是温和的、短期的,且在10月份终端行业产成品库存同比增速都高于2018-2019年,2020年底至2021年上半年会进入去库存阶段。这意味着,一旦中国信用收紧,那么中国去库存力度会加大,从而给估值偏高的铜市场带来调整压力。

另外,2020年宽信用主要源于宽财政,紧信用或许并不需要大幅紧货币。2021年信用收紧可能更多地通过紧财政和严监管来实现。财政方面,2021年政府债券融资大概率缩量。监管方面,央行在12月18日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研究部署贯彻落实工作会议上强调,持续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巩固拓展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成果,健全金融风险预防、预警、处置、问责制度体系,压实中小银行风险处置责任。加快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对于铜市场而言,未来供需面从偏紧转向略微宽松的可能性较大。从海外市场来看,美国国会分裂情况能否持续决定了财政刺激的力度,但美国制造业补库力度不过期望过高,补库带来铜消费的增长也是有限的。建议投资者谨慎对待处于高位的铜价,可以运用COMEX铜期货来对冲潜在的回落风险,也可以捕捉COMEX铜期货与上期所铜期货、COMEX铜期货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国际铜期货的价差机会。

第三方内容免责声明

所有意见表达反映了作者的判断,可能会有所变更,且并不代表芝商所或其附属公司的观点。内容作为一般市场综述而提供,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信息从据信为可靠的来源获取,但我们并不保证内容是准确或完整的。我们不保证提到的任何走势将会继续或预测将会发生。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将来结果。本内容不得被解释为是买卖或招揽买卖任何衍生品或参与任何特定交易策略的推荐或要约。如果在任何司法辖区发布或传播本内容会导致违反任何适用的法律法规,那么,本内容并不针对或意图向在该司法辖区的任何人发布或传播。

亚洲地区免责声明

助力世界进步:芝商所包含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CM),即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Chicago Board of Trade, Inc.  (CBOT)、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和Commodity Exchange, Inc. (COMEX)。CME的清算部门是CME集团的衍生品清算机构 (DCO)。

交易所交易的衍生品和被清算的场外(OTC)衍生品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交易所交易和场外衍生品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有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存入的金额。本资料(在任何适用法规的含义范围内)均不构成招募说明书或公开发行证券,也不构成任何买入、卖出、或持有任何金融产品或金融服务的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由芝商所仅为一般介绍性用途而编制,并非旨在提供建议、亦不应解释为建议。虽然芝商所已尽最大努力确保本资料中的信息在截至资料发布之时的准确性,但对于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亦不会对本资料进行更新。另外,本资料中的所有示例和信息仅作说明之用,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市场经验的成果。 与规则及合约规格相关的所有事项以CME、CBOT、NYMEX和COMEX正式规则手册为准。在任何情况下(包括与合约规格有关的事项)均应查阅现行规则。

在新加坡,根据《证券与期货法案》(SFA)第289章,CME、CBOT、NYMEX和COMEX均作为被认可的市场运营商受到监管,且CME作为认可的清算机构受到监管。除此以外,芝商所的任何实体均未获准在《证券与期货法案》下从事受监管的活动,亦未获准根据《财务顾问法》第110章提供财务咨询服务。

芝商所任何实体在印度、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中华人民共和国、菲律宾、台湾、泰国、越南以及其他任何芝商所未获得经营许可或经营会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司法辖区,均未进行注册,也未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在上述司法辖区,本资料未经任何监管机构审阅或批准,使用者应承担获取本资料的责任。

CME Group、地球标志、CME、Globex、E-Mini、CME Direct、CME DataMin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的注册商标。 CBOT和Chicago Board of Trade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的注册商标。NYMEX和ClearPort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的注册商标。COMEX是Commodity Exchange, Inc.的注册商标。

©2020年CME Group Inc.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通讯地址: 20 South Wacker Drive, Chicago, Illinois 6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