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分析】中美互加关税箭在弦上,油脂油料市场将如何应对?

由中美贸易战所引发的一波热潮还在持续,并且热度是越来越强。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5日宣布对50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征高额关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自7月6日起开始对第一批清单上818个类别、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在美国公布清单6小时后,中国就公布了针对进口美国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关税,其中340亿美金商品(包含大豆)亦从7月6日起生效。

眼下,离7月6日这个关键的日子越来越近,中美贸易博弈也进入最后的“非常时刻”,可中美两国领导人却十分淡定,并没有进行任何磋商。由此可见,中美两国互加关税概率或难避免,可以说是基本没有悬念。但近几日国内外油脂期货波动却不大,这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目前,加拿大、欧盟、墨西哥等纷纷公布了针对美国的报复性关税措施,来自贸易伙伴的一连串报复措施,将会抑制美国国内外投资,同时可能中断全球和区域供应链,对美国跨国企业造成一定的影响。彭博报告显示,假设美国挑起的贸易战令全球关税水平提高10%,2020年全球贸易额将萎缩3.7%,全球经济规模将因此缩小0.5%。欧洲央行分析认为,如果美国点燃与贸易伙伴的贸易战,世界经济产值可能出现高达1%的降幅。

我们先从外盘来看,也就是芝商所旗下的CBOT大豆市场:

随着川普的不断变脸,中美两国的贸易关系也愈发的紧张,美国大豆出口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过去三周中国已取消三船美国大豆的订单,这些大豆原定于8月31日前运至中国。而船运数据显示,中国国有粮储公司从美国买入的一船大豆将于周四(7月5日)运抵中国,这也将是在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前交付中国的最后一船美国大豆。这艘名为Peak Pegasus的货轮装运了7万吨大豆,计划在7月5日下午四点运抵中国大连港。有六艘装运近40万吨美国大豆的货轮正在中国海岸线以外抛锚。美国贸易商称,上周四还有一艘货轮在美国太平洋西北口岸装载大豆,将会在关税生效后运抵中国。这些大豆货轮可能蒙受高达650万美元的损失。这使得油厂停止继续购买美豆,同时,将更多需求转售已经采购的美豆。

此外,美国新作大豆正处于生长季初期阶段,而种植带大部分地区天气对作物生长有利,理想的天气条件令作物评级创下历史同期最高水平,截至周日,美国大豆作物优良率为71%,一周前为73%,上年同期为64%。该数值仍是历史高位。

中美贸易战叠加美国产区天气良好提振作物前景的影响,美豆遭遇重挫,跌至十多年来的低点,截止7月3日10:31分,芝商所旗下的CBOT大豆主力合约11月最新869.2美分,盘中低点866.2美分,而在5月底,该合约高点为1060.4美分,一个多月的时间跌了194.2美分!(见图1)

附图1:CBOT大豆走势变化图

总之,中美贸易战若全面爆发,作为美豆第一大进口国的中国,势必会削减美豆进口,造成美豆库存急速放大,那么,美都价格还有下行空间,芝商所旗下CBOT大豆价格或跌至800-850美分区域。

我们再来看看中美贸易战对国内油脂市场的影响:

凡事都有双面性,所处的角度不同,带来的影响自然也不同。去年美国对中国出口了价值124亿美元的大豆,使得大豆成为美国对华出口价值最高的农产品。若中美贸易战全面大爆发,对国内油脂市场而言则是一则实质性的利好,首当其冲的,就是成本的提升!

说到成本,自然要看看贸易战之后人民币汇率动向。近期人民币快速贬值,截止周二(7月3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7关口,日内连破6.70、6.71、6.72、6.73四大关口,大跌近400点,刷新近1年以来新低。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70关口,为2017年8月9日以来首次(见图2)。究其原因,主要受到下面几个方面的影响:1、中美货币政策分化,中国货币边际结构性宽松,美国加快加息;2、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国内股市暴跌,市场对中国经济前景担忧加剧;3、美元指数走强导致非美货币纷纷贬值;4、美元走强、特朗普减税、金融市场波动加剧,资本回流美国,新兴市场均现资金流出。截止目前人民币汇率已经较6月15日互相宣布加税之前贬值超过5%,相对于大豆进口成本提高了160元/吨左右。

附图2:人民币汇率走势变化图

贸易战爆发之后,中国把进口目光再次转向了南美,而干旱及洪涝天气令阿根廷大豆单产和收割面积降至2008/09年度以来最低,布交所将阿根廷大豆产量预估维持在3600万吨不变,阿根廷大豆产量将比上一年度减少37.4%。如此一来,巴西将承载大部分的出口量,预期巴西6月全月能装出超过1,000万吨大豆,预计巴西6月全月将对中国装出大豆800万吨。中国需求强劲,提振巴西大豆价格升水。截至上周三,巴西帕拉纳瓜港口9月装船的大豆FOB升水在CBOT大豆期价上每蒲式耳加上1.95美分,比一个月前上涨一倍。有消息称中国买家上周至少采购了15船巴西大豆。中国将从周五开始向美豆加征25%进口关税,巴西升贴水将继续上涨,另外人民币离岸汇率大幅贬值,光汇率贬值就带来相当于大豆成本增约160元/吨。

刨去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还有一个因素,油粕比在不断走低,截止7月2日,大连盘油粕比值为1.76,现货油粕比值为1.8,芝商所旗下的CBOT油粕比值为1.8(见图3)。油粕比一直走低的主要原因是市场认为贸易战对豆粕的利多作用要大于豆油,因为豆油供应不足可以通过进口更多棕榈油来弥补,这使得交易商积极买粕卖油套利,打压油粕比持续走低。

附图3:油粕比走势变化图

此外,国际原油期价位于高位,生柴前景可期。截止7月3日11:08分,原油8月期约最新74.55美元,涨0.61美分,高点触及74.82美元(见图4)。美国国务院要求盟国在11月4日之前将从伊朗进口原油的数量降至零,利比亚油港控制权转变使石油出口受阻,加拿大的 Syncrude产油设施发生故障影响了逾30万桶/日的供应,这阻碍原油流入美国库欣地区,美国页岩油产区的基础设施瓶颈也限制了原油供应的提升。

附图4:国际原油价格走势变化图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油脂自身基本面的形势:

据Cofeed最新调查显示,由于贸易战升级导致中国买家将美西大豆洗船,另外巴西因工人罢工,物流受阻,装船延迟,导致7月份大豆到港量大幅低于预期。据我们初步调查显示,2018年7月份国内各港口进口大豆预报到港132船836.5万吨,较6月份的954.95万吨下降12.4%,较去年同期的923.06万吨降9.37%。往年7月份大豆进口情况:2013年7月729.68万吨,2014年7月747万吨,2015年7月914.16万吨,2016年7月762.2万吨,2017年7月881.67万吨,5年平均为806万吨。不过加上目前进口大豆库存800万吨左右,原料暂时仍旧充裕。(见图5)

附图5:大豆到港量变化图

上周全国各地油厂大豆压榨总量已经上升至1910850吨(出粕1509571吨,出油363061吨),较上上周的压榨量1792000吨增加118850吨,增幅6.63%,当周大豆压榨开机率(产能利用率)为55.31%,较上上周的51.87%增3.44百分点,预计本周(第27周)油厂开机率将继续回升,压榨量在195万吨左右,下周(第28周)压榨量将增至198万吨。(见图6)

附图6:大豆压榨量变化图

由于油厂开机率持续提升,截止6月29日,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提高到150.17万吨,较上周同期的148.59万吨增1.58万吨,增幅为1.06%,较上个月同期132.5万吨增17.67万吨,增幅为13.34%,较去年同期的130.5万吨增19.67万吨幅增15.07%,五年均值则是在116.699万吨。(见图7)

附图7:豆油库存变化图

而因上周棕油到船较少,截止上周五,食用棕榈油库存下降至56.01万吨,较上周61.76万吨降5.75万吨,较上月同期的62.66万吨降6.65万吨,降幅10.6%,国内主要港口工棕库存8.39万吨,较上周7.42增0.97万吨,增幅13.1%。尤其华南地区降幅最大,最新了解,6月棕榈油进口量预估调整至35-39万吨,较上周预估值降4万吨。但7月棕榈油进口量预计放大至43-45万吨,相对于目前的需求,棕榈油供应基本也无忧。

附图8:棕榈油库存图

整体上来看,目前油脂市场供应非常充裕,这是压制近期油脂现货价格反弹力度的主要利空因素。但如果中美贸易战全面爆发,或将导致四季度国内大豆供应趋紧,届时油厂开机率将受到影响,而第四季度节日较多,油脂需求将进入旺季,届时供需面将由宽松趋于紧张。

总结:基本面不佳仍是压制当前油脂行情反弹幅度的主要利空因素,但7月6日中美互相增加关税或已难以避免,对内盘油脂有一定的提振作用,加上7、8月美豆将进入关键的生长期,天气炒作随时可能发动,以及原油价坚挺,预计短线油脂行情下跌空间也不大,贸易战若再度升级,油脂行情仍有震荡适度趋升的希望。接下来需要密切关注两个方面,第一:中美贸易战结果如何。第二:美国产区的天气情况形势。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9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