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的另一面:从亚洲视角看美国原油出口

  • 7 Jan 2020
  • By CME Group
  • Topics: Energy

查看英文版

亚洲是2019年美国原油出口的第一大目的地,虽然来自中国的进口因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有所下降,但这一上升趋势仍在继续。EIA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已成为全球的主要石油出口国,2019年5月出口的石油日峰值超过300万桶,其中有一半以上流向亚洲。

中国在2018年曾是美国石油的主要出口国,在贸易战爆发后,中国大幅减少了从美国的石油进口,但这个缺口被其他亚洲国家填补了。总体而言,亚洲从美国进口的原油规模超过2018年。

镜子的另一面

美国今年的石油日产量超过250万桶,跻身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之列。

这本将分析美国石油出口在亚洲四大目的地(韩国、印度、日本和泰国)的市场份额,探究美国石油来自亚洲的进口上升的结构性原因以及对该地区低硫轻质原油指数的影响。本文还将关注亚洲时段的WTI原油衍生品市场,回溯至美国,进一步考察休斯顿出口枢纽的情况。

如果价格合适…

韩国是亚洲一些规模靠前、工艺更为复杂的炼油厂所在地。在调低中东原油份额、实现原油供应多样化的政策推动下,得益于自由贸易协定,韩国的原油进口结构因原油价格以及低硫原油与含硫原油价差的变化而逐年变化,动态地反映了市场状况。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无疑充分利用了美国原油提供的机会。

如前一篇文章所述1,在2019年1-8月期间,美国是韩国第三大原油供应来源国。

供给增长追赶需求增长

印度在地理位置上接近中东,自然也就有了从中东生产商进口原油的强大意愿,而中东主要产中质含硫原油,因此印度的油厂设备也与之适应。此外,由于私营炼油厂拥有处理重质含硫原油与含硫含酸原油的能力,产自拉丁美洲的原油也被大量进口。通常情况下,大部分轻质低硫原油的进口来自尼日利亚。

随着印度经济的增长,印度对石油的需求也在增长,而美国的石油等级也在印度的供应结构中继续占据一席之地。WTI原油与某些尼日利亚轻质低硫原油形成了直接的竞争关系,如Agbami原油、Akpo原油和Bonga轻质原油。

印度未牵扯到当前的中美贸易战当中,如果印度经济继续增长,那将需要更多的石油,而美国的原油看似很适合印度炼油厂。

大陆板块转移

日本对中东原油的依赖程度很高,有85%以上的原油来自中东地区。无论是最近减少中东原油依赖的政策,还是日本炼油厂的合理化国有化,都没能改变大局。只有俄罗斯在排名前五位的供应商中位置靠前,这是因为该国ESPO的装载港口存在地理位置上的优势,而且库页岛的原油品级好(SokoL原油,Sakhalin Blend原油)。

由于中国的独立炼油厂目前对ESPO和库页岛两个等级的原油需求强劲,日本需要寻找其他的轻质低硫原油供应源。较重的西非低硫原油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除了在福岛事件后的第一年直接用于燃烧发电外。

因此,日本对美国的原油进口大幅增加。

尽管美国原油在日本原油进口中所占份额仍然很小,但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2019年1-8月期间进口的WTI和Eagle Ford两个等级的石油数量超过了所有其他以北海基准原油定价的原油。在这期间,WTI原油是日本进口的最重要的轻质低硫原油。

带来新的曙光

美国原油对亚洲炼油企业的重要性不断上升,泰国是另一个例子。泰国的原油供应结构相对稳定,有65%来自三个中东国家(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泰国国内以及来自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和越南的东南亚轻质低硫原油是泰国炼油厂和凝析油分离器的主要供应来源。

随着东南亚原油供应量的下降,泰国需要为这些原油寻找替代品,从而使得美国成为了其主要原油供应国。WTI原油与阿联酋Murban原油(API=40,硫=0.7%)和马来西亚Kimanis原油(API=39,硫=0.06%)存在竞争关系,后两个原油等级是泰国传统意义上的热门等级。

2019年前8个月,泰国从美国进口的原油量已超过从邻国马来西亚进口的原油量。一般来说,亚洲轻质低硫原油和凝析油的竞争对手是WTI原油,而不是北海原油,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可能导致当地石油商重新考虑这些原油的定价基准。

回到期货

随着美国原油成为亚洲多个国家轻质低硫原油供应的主要来源,亚洲原油市场与WTI原油定价的相关性正在增加。限于产量下降,衍生品市场缺乏流动性,亚洲地区轻质低硫原油基准——印度尼西亚米纳斯原油和马来西亚塔皮斯原油——在这十年里丧失了与当地原油市场的相关性。

相比之下,在亚太地区使用WTI原油来定价轻质低硫原油有着强劲的基本面支持:WTI原油有美国原油强劲生产增长做支撑,而且其期货市场在亚洲时段流动性极高。今年前三季度,NYMEX轻质低硫原油(WTI)期货在亚洲时段的日均成交量达到2.35亿桶。

WTI原油期货从亚洲的早晨开始便在屏幕上日渐活跃,成交量贯穿整个亚洲交易日,从新加坡时间下午4点起达到每小时3000万桶左右。客观的讲,在亚洲午后的一小时内,期货市场有足够的流动性来对冲该地区所有的原油进口。

其他工具,如NYMEX WTI原油期货的以结算价交易(TAS)和WTI新加坡标记,也可用于管理因亚洲的WTI原油货物定价而产生的价格风险2

 

不再使用米纳斯原油指数和塔皮斯原油指数后,由于西非是当时轻质低硫原油的主要来源,市场对西非原油采用了北海原油基准。美国流向亚洲的石油正在不断增加,而亚洲时间WTI原油期货令人印象深刻的流动性为该地区的交易员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休斯顿,我们有答案了

与此同时,随着休斯顿地区推出实物交割期货合约,美国墨西哥湾码头WTI原油定价与原油质量方面的透明度显著提高。

NYMEX WTI休斯顿原油期货(HCL)合约于2018年11月推出。该合约为实物交割,交割地点为四个企业终端,交割品级为含硫量严格不超过0.20%、金属含量最低的原油3

通过采用比美国国内管道更严格的规格,芝商所在建立国际贸易商对美国原油出口等级的信心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尽管美国炼油厂是管道原油的活跃买家,但国际货运贸易商更熟悉原油鉴定,因此,芝商所的规格有助于弥合美国管道原油与出口原油市场之间的差距。

此外,芝商所拍卖提供了一个线上平台,用户可以在离岸价(FOB)的基础上购买WTI原油,这是迈向透明化的又一个重要步骤。自2019年芝商所拍卖机制引入以来,有三批WTI休斯顿原油在单独拍卖期间售出。到目前为止,平均有15家公司参加了这类拍卖。最近,Enterprise开始发布在休斯顿的ECHO终端上交付的WTI原油的质量数据4。ECHO是NYMEX WTI 休斯顿原油期货的四个交割点之一,也是休斯顿地区的重要设施。

 

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地亚洲的重要石油供应国。芝商所正与客户一道,共创能够反映能源市场、可介入交易的流动性充足的原油补充产品。 


Sour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