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览
  • 欧亚大陆的煤炭和天然气价格飙升500-1000%
  • 欧亚大陆发电主要来自煤炭和天然气
  • 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上涨,可能推高商品制造成本,扰乱供应链,引发全球通胀
  • 原油价格可能受益于煤炭和天然气价格上涨
  • 从电池金属到铀再到植物油等替代能源的价格一直在上涨
  • TTF天然气期货和煤炭远期曲线显示价格可能会在冬季之后逐渐回落

最近几周,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在美国上涨一倍多,在欧洲和亚洲上涨约10倍(图1)。与此同时,煤炭价格也出现类似上涨,自2020年5月以来涨幅500%以上(图2)。天然气和煤炭价格上涨导致欧亚大陆电力成本飙升,影响范围从中国、日本和韩国延申到欧盟和英国。

图1:欧亚天然气价格涨幅接近1000%

图2:自2020年5月以来,煤炭价格涨幅超过600%

当然,价格上涨可能是暂时的;北半球的秋冬温度高于正常水平,可能会导致价格下跌。然而,如果价格在整个秋冬期间保持高位,可能会对全球消费者和企业产生广泛的经济影响,甚至对美洲的消费者和企业也会产生影响,导致消费者价格上涨和企业利润率降低。

1)全球制造成本上升,尤其是欧亚大陆

制造业是能源密集型行业。重工业由煤、天然气、电力(大部分依靠煤和天然气)和原油共同提供动力,可再生能源发挥了很小的辅助作用。在过去几十年,由于北美天然气价格相对较低,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制造商已经建立了显著的成本优势。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2014年的一项研究《全球制造业的经济转型:全球成本竞争力如何变化》,天然气约占北美制造成本2%,而电力占去另外1%。在大多数其他国家,天然气成本占制成品成本5-8%,而电力成本占另外2-5%(图3)。

图3:在最近价格飙升之前,欧亚制造商已经支付相当高的能源成本

如果在近期价格上涨之前,欧亚大陆的天然气和电力在制成品成本中占比达10%,那么煤炭和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500%可能会使制成品成本涨幅高达50%。与此同时,北美能源成本翻一倍可能会使该地区生产的制成品成本增加3%左右。欧亚国家约占世界制造业生产75%,其余大部分来自美国(18%)、墨西哥(2%)、加拿大和巴西(各占1%)(图4)。

图4:75%制成品来自欧亚大陆,22%来自美洲

根据这一点也许可以得出结论,欧亚天然气和电力成本的上升可能使北美制造商相对于欧亚同行更具优势。在某种程度上可能的确如此,但现实情况更为复杂。北美制造商在制造过程中严重依赖全球原材料和零部件的供应链。因此,即使在相隔遥远的地方,也可能感受到欧亚天然气和电力成本上涨的影响。

2)不断恶化的供应链中断问题

甚至在最近天然气和煤炭价格飙升之前,全球供应链已经面临严重的压力。虽然航运无法完全反映供应链中断的问题,但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衡量的航运成本自年初以来已上涨350%(图5)。1980年代,日本首先提出“准时交货”,并于90年代传遍全球,这种做法降低了库存成本,释放了营运资本,从而在效率和生产率方面取得巨大收获。然而,在供应链中断的情况下,准时交付模式让制造商几乎得不到任何缓冲。新冠疫情及其后果表明,准时交付的供应链容易受到干扰,而在2021-2022年的秋冬季节,天然气和电力价格飙升可能会进一步给这些供应链构成压力。如果政府的应对措施是不允许调高价格,转而支持可能损害制造业生产的限量配给/轮流拉闸限电,供应链面临的压力可能更明显。

图5:年初至今的航运成本已上涨350%

3)通胀上升可能蔓延至美国以外的地区

到目前为止,核心通胀骤升主要出现在美国。欧元区、英国、中国、日本和韩国的通胀率一直排在后面(图6和7)。欧亚大陆不断飙升的电力成本可能会开始改变这一状况,导致欧洲和亚洲通胀上升,同时进一步加剧美国和其他地区的价格压力。如果只是一个国家的电力成本上升,其生产商可能很难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但是,全球75%的制造业基地均面临成本飙升的问题,可能使制造商更容易将价格上涨转嫁给消费者,从而对通胀产生更广泛的影响。

图6:在天然气价格上涨之前,欧洲通胀低于美国通胀

图7:亚洲通胀率尚未升至美国的水平

4)原油价格上涨

天然气和煤炭价格上涨造成的多个后果當中,原油价格上涨可能被忽视了。虽然石油主要用于运输,而煤炭和天然气主要用于取暖和发电,但在某些地方,石油可用于电网和制造工序的供电。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油价与出行需求密切相关(图8)。然而,随着煤炭和欧亚天然气价格的飙升,原油和出行需求的关联度开始降低。在6月底德尔塔新冠病毒变异体在全球蔓延之前,人们出行的情况恢复比较好。刚开始,油价对该变化的反应是价格下降。而自8月中旬以来,尽管当时的出行需求仍然疲软,但天然气和煤炭价格上涨,加之库存减少和欧佩克拒绝增产,导致原油价格飙升。

图8:出行需求持平,但油价仍持续上涨

5)替代能源投入的价格上涨

除化石燃料外,其他能源价格也大幅上涨,包括铀及锂和钴等电池金属。2021年第三季度,铀价格上涨67%,钴和锂价格分别上涨30%和50%(图9)。显然,随着化石燃料价格的飙升,一些投资者发现电池蓄能和核能的吸引力越来越大。

图9:煤炭和天然气价格上涨可能会增加投资者对替代能源的关注

6)对农业的影响

天然气用于制造许多肥料,也可用于制造压缩二氧化碳气体。在欧洲,由于天然气供应减少,化肥产量降幅高达40%。供应短缺导致全球化肥价格飙升,包括美国海湾NOLA尿素颗粒现货价格上涨270%(图9a和9b)。同时在英国,用于屠宰前麻醉猪的压缩二氧化碳气体供应不足。化肥供应减少可能会推高农作物价格,而二氧化碳气体短缺可能会导致肉类价格上涨,从而导致食品加工厂运转受限。

图9a:化肥部分来自天然气,价格较近期低点上涨了270%

图9b:玉米通常与原油一起变动

另一方面,油价上涨也可能导致乙醇和植物油价格上涨。玉米和豆油价格通常与原油价格同步变动。第三季度大部分时间一直在下跌的豆油价格最近开始反弹。

7)货币市场

天然气和煤炭价格上涨,可能会让澳大利亚、俄罗斯和美国等主要天然气和煤炭出口国的货币收益,而让中国、日本、韩国、欧元区和英国等主要进口国的货币受损。尤其是澳元经常与自然资源价格密切关联。煤炭和天然气占澳大利亚自然资源出口43%(图10)。

图10:澳元可能因煤炭和天然气价格上涨而走强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即处于高位的天然气、煤炭和电力价格可能持续多久。较温暖的秋冬季节和供应量增加,可能会导致价格很快降低。相比之下,持续的供应中断和比预期更冷的秋冬季节可能会使供应量进一步紧张,导致价格更高。

目前,煤炭和TTF(欧洲)天然气期货的远期曲线表明,交易商预计煤炭和欧亚天然气价格在2021年和2022年秋冬季会保持相对较高的水平,随后在2022年年中回调至仍显著高于2020年下半年和2021年上半年的水平(图11和图12)。这表明,尽管投资者可能预计一些最严重的成本压力将在2022年年中之前有所缓解,但他们还是准备迎接艰难的冬季。如果是这样的话,未来六个月内,世界各国可能会经历通胀大幅上升,加之供应中断,其影响可能会波及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场。

图11:TTF远期曲线表明, 价格在2021-22年秋冬季可能处于高位

图12:煤炭期货表明,价格可能会逐渐回落

能源产品

我们的能源产品被视为确定全球定价曲线的基准,以管理风险和探索能源相关的获利机会。


此报告中所有示例均为对各种情况的虚拟解释,仅作说明之用。此报告中的观点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集团或其关联机构的看法。此报告及其中所载信息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市场经验的结果。

芝商所是全球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场龙头,包含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点击CME,CBOT,NYMEXCOMEX的链接,可获取更多有关各交易所交易规则及产品的信息。 

© 2022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