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们的印象中,玉米是生物燃料中的首选,长期被用于生产乙醇。而豆油在替代燃料领域的作用日益突出。生物柴油和可再生柴油通常都提取自豆油,不论从豆油的使用占比还是产量来看,预计未来几年豆油作为生物燃料的情况会更普遍。

生物燃料市场蓬勃增长,豆油期货合约提供更多相关的投资机会。

生物柴油与可再生柴油

生物柴油

生物柴油由一种或多种初榨或废弃植物油、动物脂肪或海藻混合制成,然后通过化学处理过程进行酯基转移或生成甲酯。豆油是生物柴油生产中最常用的原料,在2018年约占植物生物柴油原料的70%。为了符合环境法规,美国政府认为国内的生物柴油具有碳中和性质,因为种植原材料的过程吸收了二氧化碳。

生物柴油通常与石油柴油混合使用,浓度至少为10%的纯生物柴油混合90%的石油柴油,这种混合比例被称为B10。原有的柴油发动机只需改装即可使用纯生物柴油(B100)。美国能源部估计,全美有332个加油站提供B20或更高浓度的生物柴油,其中157个在明尼苏达州。

截至2021年1月1日,美国有75家生物柴油工厂,每年总产能为24.09亿加仑。生物柴油工厂数量最多的州分是爱荷华州,有10家工厂,每年总产能为4.6亿加仑。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截至2019年,生物柴油占美国豆油使用量的30%。而据《美国农业部油料作物年鉴》统计,2020年美国豆油库存减少35%因为用于生产甲酯,如下方图1所示,有83亿磅豆油用于酯基转移。

图1:2001年至2020年美国用于生产甲酯的豆油使用量

资料来源:《美国农业部油料作物年鉴》

可再生柴油

可再生柴油是一种以生物质为原料,经加氢处理后制成的运输燃料,适用于未经改装的柴油机。相关标准要求可再生柴油与传统的石油柴油化学成分相同,与生物柴油不同的是,可再生柴油无需混合也可使用(尽管它可以与生物柴油或石油柴油混合)。因为可再生柴油的功能与石油柴油相当,所以可再生柴油必须符合美国ASTM D975柴油燃料标准,欧洲的类似标准为EN 590。可再生柴油能够与石油柴油互换用于原有柴油发动机,与使用石油柴油时相比,使用可再生柴油时发动机性能没有变化。植物油加氢制成的可再生柴油被称为HVO,混合后的可再生柴油采用与混合后的生物柴油类似的术语:例如,20%的可再生柴油混合80%的石油柴油,被称为R20。  

美国可再生柴油产量远低于生物柴油,这导致可再生柴油进口需求强劲,溢价也相对高于生物柴油。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美国只有5家可再生柴油工厂,每年总产能为4亿加仑。据美国环境保护署估计,2019年美国可再生柴油消费量为9亿加仑,国内产量和消费量之间的缺口通过途经新加坡港从亚洲进口来弥补。

美国国内可再生柴油产量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大幅增长。至少有6间新的可再生柴油工厂正在建设中。加上现有工厂的产能增加,新增产能超过20亿加仑

产销两端监管要求推动市场

美国可再生燃料标准适用于全美,要求美国用于运输燃料的可再生燃料不得低于一定限度,并且限度逐年递增。该标准源于2005年的《能源政策法》,并且其效力因2007年的《能源独立和安全法》得到增强,当时淀粉乙醇几乎占美国可再生燃料市场的100%。而据2020年的估计,乙醇每年占可再生燃料总量的比例不到50%,生物柴油和可再生柴油的份额越来越大。美国的可再生柴油消费量集中在加州,这得益于该州低碳燃料标准的推动。

欧盟公布了一项名为“Fit for 55”的气候立法,目标是与1990年的水平相比,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至少55%,并在本世纪中叶使欧盟实现碳中和。

芝商所豆油期货

随着生物柴油和可再生柴油日渐风靡,豆油作为燃料的重要性将越来越高。在堪萨斯城最近举行的农业前景论坛上,美国农业部首席经济学家塞思·迈耶(Seth Meyer)强调,可再生柴油预计将对大豆市场产生重要影响,称主要燃油公司对该产品的投资“具有政治活力”。据报道,迈耶在论坛上估计,由于加州推行低碳燃料标准,加州的可再生柴油需求是目前美国产量的两倍多,这使美国大豆种植者和榨油商面临不小压力。

生物柴油和可再生柴油生产商在原料获取方面面临挑战。强劲的需求推高了一些主要原料的价格。过去12个月,美国豆油价格上涨了一倍多。废弃生物燃料市场,如使用过的食用油和动物脂肪的交易也接近创纪录水平。

随着更多的生产商将产能投入市场,原料选择仍将是一个重要的市场因素。芝商所豆油价格为全球基准。近期豆油期货价格相对于豆粕期货价格的强势表明,相比以前,美国大豆榨制可能更多地受到豆油需求的推动。

豆油占大豆榨油利润的比例最近达到了5年来最高水平,部分原因是生物燃料行业对原料的需求。 

图2:由于生物燃料需求强劲,豆油期货价格超过豆粕期货价格*

*20天滚动平均价格
资料来源:芝商所

如果可再生燃料需求持续增长,导致对豆油等原料出现新增需求,长期以来豆油价格和豆粕价格之间的固有关系可能会倾向于豆油占据上风。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大豆榨油商的榨油利润可能越来越多地受到豆油推动,而非豆粕。   


芝商所

作为全球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所龙头,芝商所是全球风险管理的最佳场所。芝商所秉承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和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的传统,提供所有主要资产类别最广泛的全球基准产品,帮助全球企业减轻其在当今不确定的全球经济中面临的各种风险。

此报告中所有示例均为对各种情况的假设性解释,仅作说明之用。此报告中的观点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或其关联机构的看法。此报告及其中所载信息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市场经验的结果。

芝商所是全球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场龙头,包含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点击CME,CBOT,NYMEXCOMEX的链接,可获取更多有关各交易所交易规则及产品的信息。 

© 2022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