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科賓擔任首相的假設

  • 9 Nov 2017
  • By Erik Norland
  • Topics: FX

此報告中所有示例均為對各種情況的虛擬解釋,僅作說明之用。此報告中的觀點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或其聯屬機構的看法。此報告及其中所載資訊不應視為投資建議或實際市場經驗的結果。

由於在2017年6月失去了議會的絕對大多數席位,英國首相梅伊的保守黨執政地位搖搖欲墜,由其聯盟夥伴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提供支撐。即使在最好的情況下,保持聯盟對權力的掌控也是殊為不易。首先,本屆政府必須進行英國脫歐談判,即使不考慮民主統一黨所主張之對愛爾蘭的特別安排,局勢已經變得相當複雜。而更糟糕的是,歐洲聯盟(歐盟)領導人要求英國「再作進一步努力」,因為歐盟認為英國脫歐談判在諸如英國的歐盟公民地位、因脫歐需要向歐盟所支付的代價,以及北愛爾蘭推動英國討論與歐洲未來的商業關係或英國脫歐後的過渡期等問題進展不夠。儘管英國可能很快同意600億英鎊的分手費,然而談判依然進展緩慢。

雪上加霜的是,傳言梅伊與內閣之間不和。下議院議長Andrea Leadsom公開譴責國防大臣Michael Fallon對其發表「不敬的性言論」,迫使他辭職。此爭論引發了議會對其它無關之不當行為指控的爆發。雖然所有主要政黨無一倖免,但政府首當其衝。

鑑於當前政府的脆弱性,市場或許應當認真思量下一任首相人選及其對英國經濟和貨幣政策的潛在影響。實際上,即使議會所處理的事務進展順利(顯然目前不順),市場亦可能會期待下一次大選。正如民主國家的情況,英國選民可能倒戈反對執政黨。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有過26次大選。而在26次大選中,執政黨或政黨聯盟擴大其支持票數優勢的僅有5次,在其餘的21次中支持率均下降,其中包括過去的全部8次大選(圖表1)。

平均而言,執政黨相對於反對黨損失約6%的票數,鑑於保守黨僅以領先2.4%的支持率贏得2017年6月的大選,這令保守黨人難以承受。自6月份選舉以來,工黨持續小幅領先民調。當舉行新的大選時,很容易造成工黨的絕大多數或沒有政黨占絕大多數的懸峙議會。難以確定的是大選時間。大選未必須等到2022年,如果保守黨由於補選議會成員辭職而落敗,選舉可能加快。所有該等消息均有利於工黨黨魁科賓,因為一旦工黨贏得下一次大選,他將成為首相。  

圖表1:贏得執政比保持執政容易

工黨政策由來已久

2002年,瑪格麗特·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卸任首相十幾年後,曾表示她最值得驕傲的成就是新的工黨和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 ——她迫使反對者改變想法並擁護自由市場經濟。在首相布萊爾治下,預算赤字微不足道,所得稅率穩定,政府支出增長速度溫和,管制寬鬆而英鎊相應堅挺。但這已是過去,工党現任領袖科賓與布萊爾及其繼任者戈登·布朗(Gordon Brown)背道而馳,在1997-2001年、2001-2005年和2005-2010年議會中的黨派立場投票中反對立場超過所有其他工党議會代表。科賓提倡提高所得稅和授權英國央行直接向基礎設施支出提供資金,而非在量化寬鬆期間購買債券,以及大幅擴大公共支出,尤其是教育。且不論這些政策的優缺點,他們都不太可能支撐英鎊。

欲對照相似的政策,我們必須回顧哈樂德·威爾遜(Harold Wilson)(1974-1976年)和詹姆斯·卡拉漢(James Callaghan)(1976-1979年)的工黨政府。威爾遜執政任期伊始,即將個人所得稅的稅率從75%提高到83%,而對「非勞動所得」的稅率由90%提高到98%,同時實施干預以控制工資和物價。在1974年11月到1976年11期間,英鎊兌美元大跌31%,兌法國法郎下跌27%,而兌德國馬克大幅貶值37%。英鎊兌法郎和德國馬克持續貶值,直至1974-1979年工黨執政結束(圖表2)。公平說來,在1979-1997年保守黨18年的執政期間,英鎊持續了兌美元和德國馬克(但並非法國法郎)貶值,惟速度僅為1974-1979年貶值速度的零點幾。除此之外,英國1970年代的經濟與現在的情況大有不同:值得注意的是,英國央行當時是無法控制通脹,但現時是無法產生通脹。

圖表2:舊工黨執政和英鎊

英國脫歐— 科賓的連結

儘管英國脫歐在各個政治層面都擁有支持者,但從政治右派獲得的支撐超過左派。這在近期民調中很明顯,例如Yougov 2017年10月23-24日的民調顯示,保守黨選民以69%-31%的差額支持英國脫歐,但工党選民以67%-33%的差額希望留在歐盟。

在支持英國脫歐的保守黨支持者中,一個主要的論點是這將令英國變得更接近瑞士,低稅收且管制寬鬆。但若科賓勝選,情況不會發生。如果英國採取「硬」脫歐後工黨勝選,英國將轉變為更加社會主義、更集中控制的經濟 — 但只是於歐盟之外而已。此種情況對於英鎊將是一場噩夢。自去年9月以來,英鎊兌美元已經下跌4.5%,而隨著梅伊的地位弱化和脫歐談判裹足不前,兌歐元亦略有下跌。若事件的發展超出梅伊的控制能力,而脫歐談判繼續紛亂而毫無進展,勢必加大英鎊下行的壓力。

當然,還有其他的可能性。一種可能是保守黨政府垮臺而工黨在英國脫歐談判即將結束的2019年3月前執政。中途更換談判者亦可能短期利空英鎊,但如果由於某些原因英國脫歐並無哦發生,英鎊可能很容易快速兌美元和歐元分別從當前的接近1.30和1.13的水平上升至1.50和1.25。部分具有戰略思維的保守黨人甚至可能希望將英國脫歐談判推給工黨,一旦科賓執政,則從工黨民意支持的惡化中獲益。無論如何,若保守黨沒有執政,處理內部的分歧比管理國家時要容易得多。畢竟,多數保守黨議員支持的是「留下」陣營,但多數普通保守黨選民贊成脫離歐盟。 

考慮到潛在的波動性,期權市場波瀾不驚令人意外。近期英鎊兌美元(GBPUSD)90天期權價格的隱含波動性低至僅7.5%。公平起見,這不是有史以來最低的水平。過去隱含波動性曾下降至僅5%,但現時距離低點更近,而不是19%左右的高點(圖表3)。

圖表3:英國議會和英國脫歐談判可能崩潰但期權交易者並不擔憂。

結論

  • 梅伊的處境繼續惡化。
  • 保守黨人存在補選落敗的風險,進一步削弱其已經稀少的控制優勢。
  • 英國脫歐談判進展不順,歐盟拒絕放過最初的各類問題,不肯討論甚至更為棘手的其它方面。
  • 英國再次大選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 若工黨勝選,可能帶來增稅和更為刺激通脹的政策,這會令英鎊貶值。
  • 鑑於政治風險, 市場(尤其是期權市場)可能太過自滿。

此報告中所有示例均為對各種情況的虛擬解釋,僅作說明之用。此報告中的觀點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或其聯屬機構的看法。此報告及其中所載資訊不應視為投資建議或實際市場經驗的結果。

作者介紹

Erik Norland擔任芝商所高級經濟學家兼執行董事。透過識別新興趨勢、評估經濟因素並預測對芝商所及公司商業策略,以及對芝商所各類市場的交易者之影響,彼負責對環球金融市場進行經濟分析。彼亦為芝商所全球經濟、金融及地緣政治狀況問題的發言人之一。

查閱芝商所高級經濟學家兼執行董事Erik Norland更多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