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市場中相互競爭的不同主題陷入拉鋸戰

  • 26 Oct 2017
  • By Bluford Putnam
  • Topics: Energy

自2016年9月以來,美國WTI油價一直徘徊在廣闊的交易區間每桶42美元至55美元。短期來說,此區間可能輕微上升至48美元至62美元,長遠則可能下跌每桶10美元至15美元。

庫存高企以及美國產油量增加將油價推跌至區間低端,而石油輸出國組織減產、短期供應中斷及環球經濟增長逐步增強,都將價格推高至區間高端,甚至可能將交易區間上限提高至每桶60美元。此外還需留意,儘管油價維持在交易區間上落令波動性減低,但即使波動性處於歷史低位,石油市場的不明朗因素仍然高企,因此NYMEX WTI原油期貨的持倉已升上記錄高位。 

長期科技主題顯示油價下跌

美國頁岩油革命是一項供應面的關鍵科技發展,革命早於2010年之前開始,已將美國油產量由每日低於600萬桶增加至現今每日超過900萬桶,2018年及以後有望突破每日1,000萬桶。但人們往往誤以為頁岩油科技發展只是一次性事件。提煉技術每年持續進步,長遠能逐漸減低未來的石油邊際成本。值得注意的是供應面煉油技術的進步對採用傳統鑽探方法的北海及石油輸出國組織產量影響不大。事實上,北海石油市場的重大轉變是,到2020年代,安全拆除廢棄油井將成為一筆比開採新油井大得多的生意。從產量角度來看,目前美國產油量比北海產油量高出三倍,預期兩者之間的差異將在未來十年繼續擴大,屆時布蘭特原油可能連一個地區基準都談不上。

需求方面,關鍵的科技發展涉及運輸燃料效益的大躍進。煉油主要用作汽車、貨車、火車、船隻和飛機等交通工具的燃料。美國汽油的總需求於2005年觸頂,其後被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機推低。不過,經過多年來穩定但溫和的經濟擴張,美國2016年的汽油需求仍比十年前的峰位低超過5%。更重要的是,當電動車得到重大新投資時,燃料效益的前景將變得更加樂觀。雖然交通工具燃料效益須待2020年代方可能出現真正顯著的升幅,但一旦燃油大幅提升,這將成為原油價格下行壓力的主要因素。

 

短期供應壓力支撐價格

短期來說,油價受到多項關鍵供應中斷影響。委內瑞拉經濟已經崩潰,產量激減,並無跡象即將改善。伊拉克庫爾德的獨立公投令一些分析員憂慮土耳其可能關閉庫爾德區輸往歐洲市場的輸油管道。為了刺激國有石油公司ARAMCO的招股價,阿拉伯很有可能減產以在短時間內推高油價。事實上,隨著美國從世界領袖角色退下來,沙地阿拉伯現正與俄羅斯磋商,其中一個關鍵主題在於如何保持油價高於每桶50美元,甚至將油價推上60美元。我們認為雖然短期供應限制只屬短期性質,但可能衝擊市場至2018年,或直至ARAMCO完成招股為止。此外,這些暫時性因素似乎會擴大布蘭特原油與WTI原油之間的差價。

環球經濟活動的溫和改善是油價的另一個利好因素。中國十九大剛剛閉幕,宣布了新一套積極而進取的環球經濟及政治目標。巴西經濟衰退已經告一段落,正在慢慢回復增長。事實上,全球各地的經濟信心和增長都略有改善,刺激石油及其他工業商品邁向交易區間高端。

因此,短期供應因素及環球經濟增長改善正推高油價,甚至可能將交易區間上限提高至每桶60美元。眾所周知,長遠科技發展所引發的下一輪油價下跌可能延遲數年時間,直至運輸工具得以全面發揮效益為止。不過,當油價上升至交易區間上限時,期貨曲線通常會出現逆價差-短期價格上升,而長期價格下跌,帶來十分吸引的風險管理機會。

 


此報告中所有示例均為對各種情況的虛擬解釋,僅作說明之用。此報告中的觀點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或其聯屬機構的看法。此報告及其中所載資訊不應視為投資建議或實際市場經驗的結果。

作者介紹

Bluford “Blu” Putnam自2011年5月起擔任芝商所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經濟學家。其擁有超過35年於金融服務領域之豐富經驗,特別集中於中央銀行、投資研究及投資組合管理。為此,Blu亦擔任芝商所涉及全球經濟狀況事宜的發言人。

查閱更多有關Blu Putnam,芝商所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經濟學家撰寫之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