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化天然氣:亞洲進入供應繁榮期

  • 21 Apr 2016
  • By Asia Research Team

亞洲液化天然氣市場的近期動態

天然氣出口量於2016年激增。澳洲產能將在今後三年爬坡。1 美國灣岸地區於2月首次出口液化天然氣(LNG)。但是,在這種供應背景下,由於油價暴跌引起的替代效應,東北亞天然氣需求可能下降。

同時,新加坡隱然成為亞洲的液化天然氣中樞。新加坡政府支持於2015年10月推出液化天然氣現貨指數。該指數假設在新加坡附近有一個虛擬液化天然氣貨運區,是一項新加坡離岸價指數。

2015年7月,中國中央政府支持上海市政府推出液化天然氣實物現貨交易平台。包括日本在內,其他亞洲國家也競相開發區域交易中心,以便讓液化天然氣價格更準確地反映亞洲市場動態。

局面剖析

與歐洲和美洲不同,亞洲並非一整塊大陸,各國之間並未形成互通互聯的天然氣管道。最大的天然氣消費國位於東北亞,包括日本、韓國和台灣(中國的消費量不斷增長)。因此,這些亞洲國家依賴液化天然氣船將天然氣運送到目的地。

在亞洲天然氣行業,中國和新加坡或許最受關注,但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和韓國的消費量達每年125百萬噸(佔全球液化天然氣出口量的55%和亞洲總進口量的70%)。

中國液化天然氣進口量將在2017年之前增長到40百萬噸2 但這個速度仍然相對溫和。在探討亞洲液化天然氣的價格發現時,首先要從日本和韓國著手。

目前全球液化天然氣供應過剩

在日本,液化天然氣是重要的動力和發電燃料。在2012年至2014年日本核電廠關閉時,其國內液化天然氣需求顯著增長,幾乎所有可用的液化天然氣均使用定期合約採購。現貨液化天然氣佔液化天然氣交易市場不足15%。

但是,由於去年亞洲經濟減速,已購買合約下的液化天然氣數量目前超過需求。3 因此,使用定期供應合約的買方希望在現貨市場消化過剩過應。

電力和天然氣廠商希望鎖定利潤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祭出結構改革的「第三支箭」,鼓勵日本國內公司參與以往壟斷經營的公用事業領域,並從美國進口液化天然氣。這導致國內發電廠商希望得到更多的避險工具,以鎖定油氣價差,並促使天然氣公用事業公司鎖定利潤和天然氣遠期價格。

液化天然氣現貨在市價定價中的比重增加

以前,長期合約一般不允許交割貨物被轉運到其他港口。但是,最近幾年更具「彈性」的定期合約越來越受歡迎。4 彈性合約的貨物可以轉港,並且部分貨物可以交易。原擬運往歐洲的貨幣經常轉運到遠東,而且已交割的貨物也時常被轉售。貨物可多次轉港。

這對價格發現流程有正面影響,而且反映液化天然氣現貨的迅速增長,目前液化天然氣佔交易市場的30%。報價機構稱,實物現貨現在每天都有買賣報價。

您想參與這個市場?我們可提供機會

芝商所提供多種期貨合約,可用於規避液化天然氣風險。其中部分合約使用紐約商交所(NYMEX)的成熟基準產品,例如布倫特原油合約、亨利港天然氣合約和普氏日韓基準價液化天然氣合約。目前又推出新的RIM船上交貨價日本液化天然氣合約。在CME Europe交易的荷蘭TTF液化天然氣合約亦用於向Cheniere Energy購買液化天然氣,從美國出口到歐洲。

芝商所的避險解決方案根據客戶需求定製,旨在規避液化天然氣市場的曝險,無論是液化天然氣市場的直接曝險,還是買賣有充裕流動性的成熟合約的天然氣期貨市場的相關曝險。NYMEX致力於在液化天然氣衍生工具交易發展過程中成為「首選」交易所,為液化天然氣市場提供避險解決方案。

芝商所RIM船上交貨價日本合約簡介

芝商所董事長Emeritus Leo Melamed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行為期幾個月的最高級別合作討論,然後推出這種新的合約。5 芝商所與RIM Intelligence(一家報價機構)及日本場外交易所(JOE)簽署三方合作協議。JOE是東京工業品交易所(TOCOM)與能源經紀公司Ginga之間成立的合資企業,得到日本經濟產業省(METI)的支持。

對於基於RIM指數的液化天然氣期合約,芝商所擁有排他清算權。價格發現由日本場外交易所完成,RIM將發佈估價結果,CME Clearing6 將提供清算服務。

船上交貨價合約的貨物交割地點為日本和東北亞的港口,包括韓國、台灣和中國。RIM估價的主要依據是DES日本指數實物市場和日本場外交易所液化天然氣市場上已完成的交易和買賣價格。

RIM DES日本指數表現穩健

Platts publishes price assessments of the LNG market in the similar Northeast Asia region, referred to as the Platts JKM index. RIM Intelligence formally started maintaining historical price data for the LNG index in September 2014.

普氏(Platts)發佈東北亞類似地區液化天然氣市場的估價,稱為Platts JKM指數。RIM Intelligence於2014年9月開始正式保存歷史價格數據。

即使RIM DES日本指數和Platts JKM指數涵蓋類似的區域,但總有些市場參與者對RIM指數有特定的曝險,因此促使日本經濟產業省和芝商所開發合約。

我們對照Platts JKM指數對RIM DES日本指數進行分析,以確定RIM指數的穩健度。分析顯示兩種指數的線性相關性為0.99,R平方統計值為0.98。這證明RIM指數儘管收集數據的時間不長,但表現十分穩健,能夠反映在日本交割的液化天然氣價格。7

RIM DES日本指數與Platts JKM指數的價格
線性相關性 0.99
R平方測試統計值 0.98

資料來源:芝商所和RIM從2014年至2016年的市場數據,芝商所估算

圖 1

資料來源:芝商所和RIM從2014年至2016年的市場數據

液化天然氣實物流入亞洲

根據聯合國商品交易商品交易統計數據庫(Comtrade)以及國際天然氣聯盟的2015年全球液化天然氣報告,2014年液化天然氣出口量為2.41億公噸。其中1.74億公噸流向亞洲,佔液化天然氣出口總額的72%,僅日本的進口量便達到8900萬公噸,佔亞洲液化天然氣進口總額的51%。

亞洲液化天然氣市場以長期合約為主。發達國家(例如日本)和發展中國家(例如中國)都需要穩定的供應,以滿足不斷增長的工業需求。生產商希望其基礎設施投資帶來穩定的長期回報。

用NYMEX布倫特原油規避定期液化天然氣合約的風險

20世紀70年代,日本是亞洲最大的經濟體,在發電行業,原油是天然氣的主要競爭對手。雖然「日本原油雞尾酒指數」(JCC)代表日本進口原油的平均價格,但JCC指數本身通常用作日本長期液化天然氣合約的參考價格指數。到20世紀80年代,韓國和台灣成為重要的液化天然氣進口國,JCC指數此時已相當成熟。

沒有基於JCC指數的衍生工具合約。布倫特原油基準真正成為市場上規避JCC指數風險的工具。NYMEX布倫特原油期貨合約的掛牌期限為八年,可用於規避JCC相關長期合約的風險。

圖 2

資料來源:日本石油協會、RIM、芝商所

亨利港天然氣亦在亞洲舉足輕重

2011年3月福島地震之後,由於發電廠日本的液化天然氣價格上漲,原因是發電廠的燃料從核能轉為天然氣。2014年,日本液化天然氣價格暴漲至15美元。2015年,由於液化天然氣價格隨原油價格下跌,JCC指數價格開始顯著偏離在日本交割的液化天然氣價格。

同時,天然氣本身在全球範圍內成為一種獨特的商品。日本和韓國的定期液化天然氣合約越來越多地使用亨利港天然氣指數。由於Cheniere Energy力主將液化天然氣與全球油價掛鉤8,亨利港有可能成為亞洲定期液化天然氣合約的重要定價基準。

液化天然氣市場使用的定價工具如下圖所示。總而言之,東北亞長期合約可能仍然按JCC指數9(下圖淺藍色部分)和亨利港(紅色部分)定價。布倫特原油是JCC價格的主要避險工具。

自2013年以來,越來越多的液化天然氣現金合約開始按現貨指數定價。在日本,液化天然氣合約的現貨交易或短期交易數量從2013年的低於15%(下圖中的黃色和綠色部分)增長到2015年的30%以上(深藍部分顯示剩餘定期合約)。

 

 

圖 3

資料來源:牛津能源研究所NG-81

若干液化天然氣現化指數正在開發中

若干液化天然氣現化指數正在開發中

目前大約40%的現貨和短期合約按Platts JKM指數定價。各國正努力開發替代基準指數,以補充Platts JKM指數。這包括新加坡和中國,他們目前正在開發區域液化天然氣現貨指數。

2014年9月,日本經濟產業省(METI)開發一種液化天然氣NDF合約,在日本場外交易所(JOE)掛牌,該合約對照RIM指數進行結算。

日本經濟產業省還積極開發基於船上交貨價實物基準的日本場外交易所液化天然氣期貨。因此,在日本經濟產業省、日本場外交易所和芝商所努力下,於2016年2月21日推出液化天然氣船上交貨價(RIM)期貨合約(代碼:JNG),在NYMEX掛牌。

牛津能源研究所和能源情報署的研究可作為參考

為何近期市場開發這麼多的液化天然氣價格基準,特別是在遠期曲線的現貨端或近端?

簡而言之,20世紀70年代,石油是天然氣在日本發電行業的主要競爭燃料,當時天然氣價格便與油價掛鉤。但在福島地震之後,由於JCC關聯價格與液化天然氣實物價格相背離,日本公用事業公司開始蒙受損失。

牛津能源研究所(OIES)2在研究中提出的主要問題是,價格水平價格形成是否有問題,也就是說油價是否過高,或者JCC並非是天然氣價格的合理機制。

該研究分析了若干種替代價格形成機制,例如JKM之類的現貨液化天然氣價格指數、亨利港之類的天然氣定價,以及亞洲中樞的定價潛力。

定價點 — 船上交貨價與淨回值價格

國際能源署(IEA)亦參與研究,發佈關於在亞洲開始天然氣交易中心的潛力的報告。國際能源署的研究1承認區域天然氣市場的多樣性,重點分析日本、韓國、中國和新加坡作為亞洲價格發現中心的利弊。

為了形成液化天然氣現貨定價點,在技術方面,指數不必局限於特定目的地的實物貨物。定價機制理論上可以是淨回值價格。亞洲市場正在開發若干種此類液化天然氣指數,其方法或許有效。

只要有辦法提升亞洲液化天然氣現貨交易市場的透明度,市場參與者將樂見其成。

但是,液化天然氣需要以實物交易為基礎,方可形成可靠的遠期曲線。與實物交易關係最直接的莫過於船上交貨價(即DES定價點)指數。

液化天然氣長期和短期避險者併存

做多和做空液化天然氣市場的投資者較為多樣。在有實物頭寸需要避險的交易者中,空頭方通常是日本、韓國和台灣的電力與天然氣公司,多頭方通常是項目和基礎設施開發商。銀行、交易公司、金融機構和液化天然氣船主亦面臨液化天然氣價格曝險。

芝商所提供NYMEX布倫特原油和亨利港天然氣期貨合約,可用於規避液化天然氣定期合約的遠端風險。RIM DES日本液化天然氣合約和Platts JKM液化天然氣合約可用於規避液化天然氣現貨合約的風險。

天然氣市場的動態

液化天然氣的供應即將面臨兩波高峰期。第1波是澳洲產能爬坡。供應的天然氣完全按定期合約預售,100%照付不議,並且有目的地限制。

第2波來自美國,其影響更為長遠。Cheniere Energy最近獲美國能源部授權,可在20年內每年從其第3期項目設施出口5140億立方英尺天然氣。項目將於2017年開工,最早可從2021年起開始出口。10

目前,亞洲液化天然氣市場更傾向於基於油價的長期避險。但是,由於亞洲有可能設立液化天然氣交易中心,預示市場會逐步採用基於天然氣的定價。

有些市場分析師相信,美國的動態可能影響將來天然氣的交易方式。若果真如此,將來可能形成全球現貨市場,液化天然氣價格或許在全球範圍內與天然氣價格掛鉤。

產品合約

液化天然氣船上交貨價日本 (RIM) 期貨
通稱 RIM DES日本期貨
合約代碼 JNG
合約單位 美元/百萬英熱單位
合約規模 10,000百萬英熱單位
價格(2016年4月18日) 4.70
日均交易量 暫無
未平倉量 暫無
結算 根據指數價格以現金結算
液化天然氣日本/韓國指標(普氏)期貨
通稱 Platts JKM
合約代碼 JKM
合約單位 美元/百萬英熱單位
合約規模 10,000百萬英熱單位
價格(2016年4月18日) 4.20
日均交易量 暫無
未平倉量 暫無
結算 根據指數價格以現金結算
布倫特最後一日金融期貨
通稱 Nymex Brent
合約代碼 BZ
合約單位 美元/每桶
合約規模 1,000桶
價格(2016年4月18日) 43.15
日均交易量 113,000
未平倉量 173,000
結算 根據指數價格以現金結算
亨利港天然氣期貨
通稱 亨利港天然氣
合約代碼 NG
合約單位 美元/百萬英熱單位
合約規模 10,000百萬英熱單位
價格(2016年4月18日) 1.94
日均交易量 300,000
未平倉量 1,040,000
結算 實物交割

引用文獻

免責聲明

 

期貨與掉期交易具有虧損的風險,因此並不適於所有投資者。期貨和掉期均為杠桿投資,由於只需要具備某合約市值壹定百分比的資金就可進行交易,所以損失可能會超出最初為某壹期貨和掉期頭寸而存入的金額。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損失風險但又不會影響其生活方式的資金來進行該等投資。由於無法保證這些資金在每筆交易中都能獲利,所以該等資金中僅有壹部分可投入某筆交易。

本資料中所含信息與任何資料不得被視作在任何司法管轄區買入或賣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議、創建交易平臺、促進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産品或任何類型金融服務的要約或邀請。本資料中所含信息僅供參考,並非爲了提供建議,且不應被解釋爲建議。本資料並未考慮到您的目標、財務狀況或需要。您根據本資料采取行動前,應當獲得這當的專業建議。

本資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實提供,不含任何類型的擔保,無論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對任何錯誤或遺漏概不承擔責任。本資料也可能會包含或涉及到未經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員、員工或代理設計、驗證或測試的信息。芝商所不對該等信息承擔任何責任,也不認可其信息的準確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對該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級鏈接並不擔保不會侵犯到第三方權利。如果本[資料類型]含有外部網站的鏈接,芝商所並不對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務及/或產品予以認可、推薦、同意、保證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註冊商標。地球標誌、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註冊商標。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註冊商標。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註冊商標。此商標未經所有者書面批准不得修改、複製、儲存在可檢索系統里、傳遞、複印、發佈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瓊斯公司的註冊商標。所有其它註冊商標為其各自所有者的產權。

所有關於規則與細節之事項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規則,並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約規格的情況裏,均應參考當前的規則。

CME、CBOT及NYMEX均分別在新加坡註冊爲註冊的認可市場運營商以及在香港特區註冊爲認可的自動化交易服務提供者。除上述內容之外,本資料所含信息並不構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場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與交易法》(1948年第25條法律,修訂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場交易的清算服務。CME歐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註冊及受權的服務並不含蓋以任何形式在亞洲任何管轄區內(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務。芝商所實體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台灣概無註冊、獲得許可或聲稱提供任何種類的金融服務。本資料在韓國及澳大利亞境內根據《金融投資服務與資本市場法》第9條第5款及相關規則、《2001年企業法》(澳洲聯邦)及相關規則的規定,將發佈受眾僅限於“職業投資者”;其發行應受到相應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

關於芝商所

作為全世界最多元化的衍生品領先市場,芝商所是管理風險之首選。芝商所旗下擁有4個主要交易中心——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及紐約商品交易所(COMEX),提供全球所有主要資產類別最廣泛的基準產品,幫助世界各地的企業緩衝由於當前全球經濟不確定性造成的大量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