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期貨市場的基本原理

外匯市場的期貨化將會是怎樣?

外匯市場的期貨化將會是怎樣?

國際清算銀行(BIS)2013年三年一度的報告顯示,全球外匯市場所有即期、遠期、無本金交割遠期(NDF)期權與掉期交易的單日名義交易額約5.3萬億美元。該數字在2010年和2007年時分別為4萬億美元以及3.3萬億美元。此增長態勢並沒有出現減弱的迹象,因此在這樣一個看似極其龐大的市場中顯得非同凡響。但這些研究發現未能表達推動轉變我們每天參與的外匯市場的“大陸架”的主要暗流。盡管如此,當今的外匯市場依然由場外交易驅動,主要的價格發現均産生于所有全球細分的執行場所。但這又會持續多久呢?

傳統的外匯市場結構正在發生演變,如今主要由全球監管所驅動。這種全球監管體現在保證金的處理(多德弗蘭克法案/歐洲市場基礎設施監管規則)、資本費用(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和國際證監會組織)、運營與資本效率(巴塞爾協議III)、強制清算(多德弗蘭克法案/歐洲市場基礎設施監管規則)以及上報等方面,並且會對其産生明確影響。每一個驅動因素會影響我們每天交易外匯業務的方式。而這些結構性變化應該會爲使用更多的標准化外匯産品敞開大門,從而滿足市場需求。CME外匯期貨是世界上最大的受監管外匯市場,長久以來一直是場外外匯市場切實可行的替代市場,在那裏市場參與者使用期貨來替代即期、遠期和無本金交割遠期市場。2013年,芝商所所有42種貨幣對的外匯和期權日均交易額爲1,090億美元,這實際上超出了2013年最大現貨外匯平台的交易量,其中芝商所外匯交易量達到了ICAP EBS平台交易量的103%。

總的來說,在芝商所外匯期貨1000億美元的日均交易量中,絕大部分都是作爲即期或T+2交易的替代品來交易的。外匯期貨也越來越多地被用作遠期、外匯掉期和無本金交割遠期市場的替代來進行交易,在那裏市場參與者僅憑借芝商所清算所提供的與中央對手方交易的優勢,即可盡享日益提高的資本效率、深度流動性、透明度和匿名性。 在遠期市場裏,新興市場的外匯期貨市場已經搶先傳統的G7貨幣一步,有多個貨幣上市了電子盤外匯掉期和外匯直接遠期的本息分離債券。新興市場的外匯參與者似乎更熟悉于在那些印度盧比、離岸人民幣、在岸人民幣或俄羅斯盧布均在中央限價委托記錄(CLOB)中報價的交易所管理風險。在這裏,您與中央對手方進行交易,而這讓參與者能夠在“全部對全部”的市場中交易。于此同時,芝商所作爲每筆交易的對手方可緩解任何不必要的雙邊信用風險。而恰恰正是這些保護及保障客戶和投資者的措施一直在助推著業務流進交易所。

CME Group撰稿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