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飓风、联储鹰派缩表下,美国债期货或成避风港

对于全球金融市场来说,最近两大风暴事件都在有惊无险中平稳度过。

上周三凌晨的FOMC会议,美联储并没没有加息,只是保持当前利率不变,并从今年10月开始缩减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规模。

 

 

多数联储高官预计今年还有一次加息,意味着12月仍可能加息。美联储主席耶伦重申渐进式加息步调,但表示若通胀持续低于联储目标,将调整货币政策;除非经济受到重大冲击,否则不会调整缩表。

 

而第二大风险事件德国大选也没有太多的意外。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初步计票显示,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33.0%选票,社会民主党与德国选择党分获20.5%和12.6%选票,默克尔开启其第四个总理任期理论上只是时间问题。

 

虽然联盟党和社民党在此次大选中虽维持住第一和第二大党的地位,但比上一次选举得票率均有下降,而之前一再被担忧的右翼政党只是成为第三大政党。

 

地缘风险的暂缓,使得全球经济不至于像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那样出现剧烈的波动,而美联储更明确的方向性政策,也使得资本市场的投资策略和投资方向更为清晰。

 

2008年金融危机至2013年美联储一共进行了三轮购债(国债、MBS),导致美联储的总资产规模从2008年的1万亿美元左右骤然增加到2017年的4.5万亿美元,给市场撒出了几万亿美元流动性,虽然美联储的大规模放水帮助了美国走出金融危机,但也产生了很多问题。

 

在前几年的扩表过程中,美联储通过“印钞”向商业银行购买国债和MBS(关于房子的债券),这时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中:资产项表现为“美国国债”和“MBS”增加;负债项表现为“逆回购协议”和“存款机构其他存款”增加,这个过程为扩表(如下表)。

 

而缩表与扩表恰恰相反,缩表为降低资产负债表规模,即美联储卖出自己持有的国债、MBS等资产,收回2008年11月25日-2013年6月19日期间印出的钱(基础货币),带来的结果是市场上的美元减少,市场资金短缺。

 

我们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到,在上周三消息公布后,美元兑日元短线拉升,黄金跳水,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扬,美股三大指数全线走低。

 

 

如果美联储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缩表,那么对于美国股市来说是非常大的利空,而对于美国国债来说,却是个大的利好。

 

美联储敢于缩表的一个原因是美国经济的不断复苏,至少是名义GDP在不断地温和上涨,从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来看,一国长期国债的利率反映了一国政府筹资的长期成本,而一国名义GDP增长对长期国债的利率应具有牵引作用,使得两者在趋势上保持一致,从而具有明显的正相关性。

 

只要美国经济不断向好,美联储就能不断推进缩表,长期国债利率也会不断地上扬。

 

在选择美国国债的投资标的上,芝商所(CME Group)旗下的的超长期10年国债期货“Ultra10”是一个受到市场参与者的广泛欢迎,日均成交量和月末持仓量的绝对数量及在全部中长期国债期货品种中的占比都取得了稳定而迅速的增长的新品种。

 

据芝商所数据显示,截至8月28日,Ultra 10国债期货(代码:TN)持仓量达到461000张合约的纪录新高,在,日均成交量同比增长近八成达到146000手,其中8月25日更创下464000的单日纪录。

 

“超长期10年”(Ultra 10)国债期货与对应的原有期货品种的主要区别在于可交割国债的到期期限。使用“超长期”(Ultra)一词除了体现新品种在满足特定风险管理需求时的优越性。

 

“Ultra10国债期货”被设计为可交割券的原始期限不超过10年、剩余期限不少于9年5个月。由于美国财政部每3个月发行一期10年期国债,所以实际上只有最新发行的3期10年期国债可以用于交割。

 

例如,可以用于Ultra10国债期货2016年3月合约交割的国债只有2015年8月、11月和2016年2月发行的3期10年期国债。与之相比,原有的10年期国债期货的可交割券应当满足原始期限不超过10年、剩余期限不少于6年6个月。与经典长期国债期货不同的是,原有的10年期国债期货并未因新品种推出而调整可交割券期限。

 

芝商所推出中长期国债期货新品种意图解决的问题是:原有的10年期国债期货(交易代码:ZN)与经典长期国债期货(交易代码:TB)的CTD券到期期限的差别在2015年6月合约上突然大幅扩大,留下收益率曲线上很宽的一个区间没有期货品种覆盖。美国中长期国债期货品种线的整体均衡性遭到破坏,不利于投资者使用国债期货产品有效管理利率风险。

 

上述问题的产生源于美国财政部在2001年早期至2006年早期暂停发行30年期长期国债。

 

新品种的设计目标是,在美国国债收益率继续保持低于6%(芝商所中长期国债期货标的物的名义息票率)的情况下,使得新的Ultra 10(TN)对应9年6个月期限的利率风险,原有10年期国债期货(ZN)对应6年6个月期限的利率风险,经典长期国债期货(TB)对应21年5个月期限的利率风险,从而让三者在收益率曲线上形成更好的平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