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11月27日的欧佩克高峰会议

 

即将召开的欧佩克会议可能的结果

2009年/2010年,沙特阿拉伯国王宣称对生产商和消费者来说,合理的油价为75美元/桶,而直至2010年夏末才达到这样的价格。

而后在2010年8月,美联储宣布推出QE2,该消息使所有资产类别产生泰珀反弹(Tepper rally);在该反弹之后接踵而至的是2011年2月份的利比亚革命。自那之后直至今年夏天,布伦特原油一直保持着110美元/桶左右的价格。

2014年夏天,我们看到利比亚石油产量强劲重启,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目前正逐渐接近尾声,而美联储预期明年将开始加息。 利比亚和量化宽松政策所产生影响形成的逆转使统一价格得到大幅修正,这看上去似乎与2010年年末量化宽松政策/利比亚事件所带来的反弹逆转走势如出一辙,而欧佩克并未出现一致的反应。相反,沙特阿拉伯已对一系列OSP(官方销售价格)进行大幅削减,而欧佩克其他成员对沙特阿拉伯目前的价格行动则是处于混乱状态。

110美元/桶的原油未能削弱地区大国伊朗的力量(由于伊朗的支持,沙特阿拉伯没有成功取代叙利亚阿萨德的地位),而推动美国页岩气经济的高油价降低了沙特阿拉伯在华盛顿的政治影响力。沙特阿拉伯还面临美国与伊朗之间达成核协议的风险,而如果伊朗所受制裁逐渐被解除的话,那么这将会引发对市场份额进一步的竞争。

有趣的是,伊朗与中英美法俄5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加德国之间有关核问题的最后期限为11月24日,而接下来的欧佩克会议为11月27日。如果在11月24日之前达成核协议,那么这将使11月27日的欧佩克会议变得非常复杂。因此我们不能排除沙特阿拉伯目前正要降低其“统一价格”目标的风险。

IMF今天修正了2015年全球GDP增长前景,从+4.0%降至+3.8%。在预期到IMF修正的情况下,IEA已经开始下调其对2015年石油需求的前景展望(需求下修了20万桶/天),而由于IEA目录当中仍有+120万桶/天的增长,这一点在许多分析人士看来似乎有点乐观,因此该机构还冒着其下一份报告出现又一次修正的风险。与2014年的2990万桶/天以及目前欧佩克3080万桶/天的产量相比,IEA明年的“欧佩克原油市场需求”为2960万桶/天。

因此下表指出欧佩克明年需要削减产量以抵消美国增加的产量。不过问题在于更多的欧佩克国家需要被视为实际上的非欧佩克国家(即非定额)。

由于利比亚需要弥补战争损失,因此它将会满负荷生产,并且不会自愿削减产量。伊朗则将会按照制裁许可的产能来生产,而如果在11月24日之前可以达成协议的话,那么该产能可能有所增加。伊拉克并不受配额约束,目前的开发项目使伊拉克不可能同意欧佩克的任何配额。库尔德斯坦越来越独立同样意味着伊拉克北部的产量将不会受限于欧佩克的任何配额,这样伊拉克南部同样也不会参与任何减产行动。

因此,明年沙特阿拉伯不仅必须要应对非欧佩克/NGL新增160万桶/天的石油产能,而且还有利比亚新增50万桶/天的产能(前提是该国不再崩溃),伊朗新增至少50万桶/天的产能(前提是制裁解除),以及伊拉克新增大约30万桶/天的产能(前提是库尔斯坦地区成功增加输往杰伊汗的石油),除此之外还要加上沙特阿拉伯随着延布炼油厂开工而新增40万桶/天的国内需求。以上因素全部加总在一起与需求增长相比,如果沙特阿拉伯明年想要平衡市场的话,那么它就需要削减至少200万桶/天的原油出口量,同时重新回到800万桶/天左右的产量,这正是2010年夏天量化宽松政策和利比亚革命开始前的水平。

沙特阿拉伯不可能同意这样做,而利比亚继续恢复产能、库尔德斯坦出口增长以及伊朗制裁解除所需的平衡将需要科威特以及阿联酋也同意大幅削减其原油出口。不过鉴于阿联酋同样会由于鲁韦斯炼油厂的扩张而出现国内要求的大幅增加,我们认为它不会同意进一步减少其原油出口。

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美国供应增长强劲,沙特阿拉伯正面临明年供求平衡的挑战,不过如果伊朗面临的制裁被解除,那么挑战将会大幅增大,原因在于从政治角度来看,伊朗/伊拉克联盟将会提高市场份额,而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联酋联盟如果想要维持价格的话,则将不得不采取相反的行动。

欧佩克三大主要国家要从战争以及制裁中恢复是欧佩克在2015年发挥作用所面临的真正挑战。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结束以及随之而来的美元增加将增大欧佩克管理价格区间的挑战。

免责条款:本信息均来自被认为是可靠的来源,但我们对其准确性不作任何保证。该信息或其中表达的任何意见并不构成买卖任何期货或期权合约的邀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