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与保证金安全

 

有谁希望再次经历 2008 年金融危机吗?当然没有。吸取的主要教训之一——再学习,实际上是期货交易所设置履约保证金(初始和维持保证金)的传统起到作用。与场外交易市场的头寸和风险可能未知,甚至比任何人预期地更大不同,期货市场的头寸是已知的,且多头和空头头寸均须交付基于风险的适当金额资本以维持其交易头寸。

您读过政府救助贝尔斯登公司(Bear Stearns)和美国国际集团(AIG)等大型金融机构,您也经历过政府未求助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所造成的后果。 您已为直接通过如不良资产救助计划(TARP)等计划和间接通过大萧条及其造成的一切后果付出代价。如果要求这些机构证明他们在波动市场中拥有支付其头寸的意愿和能力,如抵押贷款衍生品需交付履约保证金,它们可能无需证明不可持续的风险水平,曾经的辉煌也不会成为历史。

难怪2010年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legislation) 主张要求尽可能多的市场对衍生品交易进行组织和中央清算。

谁设置保证金及其原因?

股票中的“保证金”是指拥有资产的定金,且保证金是由美联储通过 T 条例设立。与股票中的“保证金”情况不同,期货市场"保证金"是指多头和空头头寸均须交付履约保证金,以履行其义务或交付标的资金或现金等值。为了保持完整性,做空股票需交付相应的保证金。 期货合同中的多头和空头头寸须在其账户中保持维持水平的净值。这样做为保护各方利益:交易者不得不思考承担的风险,如需额外的资金时该如何应对;清算公司不得不思考客户的风险及其如何影响其义务;交易所清算中心不得不思考其清算会员是否能够履行其义务。

尽管 T 条例和各种基于策略的保证金(不论风险大小)均保持固定,而期货履约保证金会上下浮动以便直接反映风险。随着美元价值风险升降,保证金也随之升降。保证金变动发生在美元价值风险变动后,而非在此之前,且基本上是两个变量,标的资产价值及其实际波动。

以白银市场为例,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的讲话暗示,从2010年8月27日至2011年5月5日将进行新一轮的定量宽松政策,美元价值在白银中的标准偏差移动计算公式为[价格 * $5,000/合约 * 21天标准偏差]。首先一系列保证金增加被标注为红色栏。在这次增加之前,美元风险在两周内已迅速增加,如绿线标注且白银价格在这个非常短的时期内已上涨近 20%。

在此期间做空白银的任何交易商都面临增加的美元风险,因而向清算系统所有会员显示增加的风险。本类别包括:银矿商对冲其产品,交易商不同保证金的金银价差,对冲基金交易白银超过矿业股和个人交易者。较高的保证金可达成两项目标:降低系统性风险水平并迫使交易商在价格朝不利方向时思考,"我应该做不同的事情吗?"

price risk for silver QE2 chart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许多外部观察家解释上调保证金并非各方的防护装置,而是作为迫使价格反转的方式,因为上调保证金将提高白银交易的成本。在此期间做多白银的任何交易商,自2010年9月以来,白银价格上涨已超过一倍,其头寸的未平仓头寸已大大增加。而该未平仓头寸是否足够满足更高的保证金,取决于各自的头寸。 可能会对卖空或处于不利市场方向的交易者造成实际影响。他们不仅已满足较低利率的保证金要求,现在他们必须面对更高的成本维持其头寸。上一次在"泡沫头部"爆发的空头回补预期可能已鼓励交易者卖出多头头寸。

最后,分享一个您从未听说过的故事。这是清算公司或特别是 CME 清算所的故事,由于白银交易者大量且意外的损失使其在义务上违约,并造成很大的混乱。 处于不利市场方向的交易者必须每天以适当且基于风险的水平来支持其头寸,或承受有限损失。他们可能已经损失,但系统不会损失。事实证明,在极度波动期间,保证金大显身手。结果是,只要人们想要交易白银,将会有一个交易所交易白银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