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E Group


(评论) 呐喊停息的这一天

  • 12 Feb 2015
  • By Leo Melamed

交易场的活力和她澎湃的生命力量已经让位给寂静无声、精密的电子交易。

发表于: The Wall Street Journal-2015年2月12日

芝商所的董事们上周投票决定关闭其大部分芝加哥和纽约的期货场内交易池,至此,一个时代随之宣布结束。期货市场使国际市场发生了彻底改革,并开创了现代金融新时代。

“公开喊价”—在这里交易员和经纪商聚集在一个交易大厅;通过手势信号和大声呼喊其所希望的买价和卖价的数量和价格的方式来竞争交易。但这一切现在都不得不让位给无声和精密的电子交易。虽然这个决定不可避免,但仍让我感到深深的遗憾。

作为一个寻找工作的法律系学生,我和交易池初次相识在20世纪50年代。当年踏上在芝加哥北富兰克林街110号Merc的交易大厅时,我感到自己就像爱丽丝透过窥镜而步入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一样—这个世界不仅仅有一个疯帽匠,而是上百个!

交错在交易员之间的呐喊,他们身体的奇异运动和手势,都那么离奇。办事员们以快似走鹃鸟的步伐在交易大厅内穿梭—带着场内经纪商们的买卖订单。交易大厅里的那种能量,那种澎湃的生命力是不可思议的,是令人振奋的。虽然当时对此一窍不通,但却想成为她的一部分。

通过接受交易池内的一份工作,让我变成了一个具有深厚历史根源的传统的一部分。有些人认为公开喊价始于1730年的日本大阪—当时封建领主们在那里组建了Dojima大米市场。另有说法是起源于第10和第12世纪,当布鲁塞尔和马德里等地的商贾云集于牲畜市场,同时大声地就其未来交割的商品讨价还价。还有一些古代世界的相关实践线索:起始于古代腓尼基人、希腊人和罗马人对其船舶货物所进行的期权交易。

最终,我在1965年加入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直到成为CME主席。数年后,在1992年,我带领交易所推出Globex—一个电子交易平台。即便在当时,我也意识到它可能意味着交易池终结的开始。

如今,电子屏幕是在世界每一个角落的交易台上的固定装置,市场行情和信息以不可捉摸的速度持续地流动。而眼球对眼球的交易早已过时。

然而,交易所大厅里的魔力很快将成为历史的记忆。场内交易员和经纪商们代表了一支“工程师军队”—他们将其相关技能运用到了最高境界。没有他们的勇气和意愿去接受复杂的新思想和创新,世界恐怕会更加贫瘠。

当我在1972年推出货币期货时,记得一位著名银行家曾说过:一想到外汇交易可以被托付给一群“赌双骰的五花肉商人”就觉得荒唐可笑。他完全误解了交易员们的能力和热情—他们是美国人独创性的鲜活例证。

是那些交易员们铸造了我们今天称之为芝商所的巨像:世界最大的金融交易所,提供绝大部分最重要的金融工具,并全天候覆盖每一个主要资产类别。

然而,世界前进了,公开喊价再也无法克服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中每个角落;每个缝隙的技术革命。

如今,CME在每一天的每一个分钟都与世界联线。我们也通过短信、Twitter和电子邮件;以及iPad和智能手机等随时随地与世界沟通。

我们不能回到从前,交易池;和她刺耳的疯狂,呐喊的交易员们—这一切将很快消逝。再见,亲爱的朋友!

梅拉梅德先生是芝商所股份有限公司名誉主席。

 

在线阅读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