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E Group


重磅!当“资源诅咒”遭遇“技术诅咒”:2016年国际油价再平衡猜想

  • 31 Dec 2015
  • By ICIS

注定下跌的油价

 

扳指算来,自2011年1月布伦特原油仅用百余日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破120美元/桶关口起,尽管全球经济持续处于 “伤病疗养”状态中, 油价却在100美元/桶之上的高空盘踞了长达4年零8个月。

 

其间在2012年6月份出现过短暂的筑底,布伦特原油价格在90-100美元/桶之间盘旋20多天,不过后来还是很快回到高空。在那个通胀横行的年代,中国人民似乎早就习惯了高油价“常态”。

 

曾几何时,不切实际的高盈利预期和普遍的投机狂热渗入市场的骨髓,诸如期货、股票以及房地产在内的资产价格超常规上涨,造就虚假繁荣。资产价格迅速膨胀,国民财富增长迟缓,行业产能不断过剩,这种繁荣往往是昙花一现。而在过去一年,国际油价折损大半,高油价“大势已去”。石油行业现在正在付出代价,并最终回归冷静。

 

借用格林斯潘的一句话来向跌穿40美元的油价致敬:什么是泡沫?只有当它破裂了,才知道是泡沫。

 

新老派拉锯战

 

在国际油价“打回原形”的过程中,美国页岩气的野蛮生长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过去短短数年之内,美国页岩革命使得美国石油产量增长几乎相当于再造一个中国的产量,却成为国际市场充耳不闻的现实。而当中国快车显露疲态、全球热钱退却之际,欧佩克一句“不减产”接受现实的姿态之下,市场猛回头惊觉,国际油价的海市蜃楼全线垮塌。

 

2015年的大部分时间中,资源庇护和诅咒下的欧佩克与技术护佑和诅咒下的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商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拉锯战,油价一挫再挫,跌破40美元/桶关口。欧佩克成员国的外汇储备和经济根基遭受重创,美国页岩油气商套保和技术护卫下约45美元/桶的心理防线失守,资金链日益捉襟见肘,跨国石油公司削减资本支出的消息不绝于耳,美国的钻井数也快速减少了过半,美国原油产量已出现下降拐点。

 


芝商所WTI轻质低硫原油期货合约(CL)2015年走势图 –来源:芝商所信息网站Futures News Today

 

2016年油价回归仍多波折

 

市场本热切盼望银行在10月份“雨天收伞”,削减部分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商的信用额度,让他们的融资体系“短一条腿”,在蹒跚中进入行业洗牌,最终让精神萎靡的油价看到反弹的曙光。然而10月份银行仅削减了20家公司合计4.5亿美金的信贷额度,相当于整个信用额度的2%,银行持续供给温柔的流动性,市场可能不会很快出现血腥的屠杀和破产潮,油价最终找回平衡的时间也一再被延迟。

 

不过残忍的洗牌在2016年还是要得来。目前的下一个时间窗口可能在2016年的春天,银行会给生产商时间去想办法,但容忍总是有限度的,森林法则会在2016年一季度出现效果。迫使小强一样顽强的页岩油气公司尝试接受更多限制性的条款,发行抵押品信托和高收益的债券进行融资,或退出市场。

 

从目前来看,沙特和俄罗斯产量仍处本世纪以来高点,迅速填补市场缝隙;美国原油出口和伊朗产量回归这两大空军能量始终是悬在市场心头的两把利剑。

 

12月中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表决通过1.1万亿美元的新财年拨款法案、并就解禁美国原油出口最终达成妥协、共和党达成夙愿。

 

多数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短期内美国原油出口难成气候,鉴于长途跋涉的距离和略显奢侈的 “气质”,在全球过剩的资源博弈中能否夺得真正稳定的市场份额尚需时间。

 

从宏观角度来看,美国仍是全球头号原油进口国,原油供应存在缺口。不过,对谋求发展空间的美国本土生产商来说,美国原油出口解禁更具时代意义,使他们在未来得以“集腋成裘”,并动用价格杠杆在国际原油市场上形成势力。

 

美国能源署最极端预计,未来十年美国原油产量暴增530万桶/天(2.6亿吨/年,相当于再造一个中国的原油产量),其中半数出口,原油出口量增长230万桶/天(1.1亿吨/年)。美国国内炼能增加120万桶/天,配套投资23亿美元。

 

伊朗方面,西方外交实力和跨国石油公司则试图早期介入伊朗回归的“顶层设计”,争取更多的经营权和权益,为未来“淘金”利益做好铺垫。法国外长、壳牌、嘉能可(Glencore)等石油公司代表团都已奔赴德黑兰“搭讪”。美国能源署曾预计至2016年底,在这股“淘金”浪潮之下,伊朗将新增原油产量60万桶/天(3000万吨/年),产量最快可能在2016年下半年加速释放。

 

总的来看,尽管2016年伊朗加入战团,沙特岿然不动,美国页岩生产商顽强生存,但随着全球跨国公司和本土企业缩减2016年资本性支出规模,2016年全球牌桌上的火药味也将会有所减轻。国际油价有望重新找到支点,洗尽繁华后回到它的50-70美元的本真价值。

 

芝商所是全球最广、流动性最高的能源期货商品交易市场,涵盖具全球价格指针性的NYMEX轻质低硫原油WTI、NYMEX布兰特原油Brent、Henry Hub天然气等合约。其中,WTI的电子交易已占总体交易的大多数,而亚洲参与比例亦逐渐增加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