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E Group


重磅!土、俄战机事件以及IS经济野心背后的石油视角

  • 4 Dec 2015
  • By ICIS

伊斯兰国 (IS) 恐怖组织血洗巴黎事件震惊全球,而就在各国忙于声讨和打击IS之际,却发生了一起插曲 — 11月24日,一驾俄罗斯苏-24战机被土耳其军方击落。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件已经引发了无数蝴蝶效应,诸多“暗”情浮出水面。土耳其与IS在石油方面的瓜葛则再次表明,能源才是争夺的核心,一切有关中东的问题终究要回到石油!

事件发生后不久,不少分析人士表示,击落战机是“偶然”事件,这种偶发事件通过充分沟通和国际组织的调停可以解决,何况两国关系还算友好,二者是重要贸易伙伴,多个大项目(包括能源项目)合作都在商谈和进行中。

但现在看来,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俄罗斯方面纠出了石油问题,称有证据显示土方击落俄战机的目的是为了保护石油贸易通道。“满载石油的车辆,一字排开出现在地平线上。这就像是一条活生生的原油管道,从叙利亚IS和叛军控制地区一直进入土耳其。他们日以继夜地开往土耳其。油罐车在那里卸货,然后空车驶回。”

这一指控令世界哗然。土耳其方面极力否认,表示无论如何也不会堕落到向恐怖分子购买石油的地步。俄、土各执一词,真相朴素迷离。

姑且不论真相如何,石油问题给了我们看待叙利亚、IS以及土俄冲突的全新视角。据《经济学人》杂志提供的数据,IS武装人员每月工资为400美元,3万人的武装力量一天支出为40万美元,再算上其他恐怖活动开支,一天得支出100万美元才能维持正常运行。这些钱从哪来?世行常务副行长伯特兰•巴德尔曾透露过一些细节:迄今为止,IS已经掌握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共十多个油田的控制权。伊拉克境内油田的产油能力基本在4000桶/天,而叙利亚境内油田则高达4.4万桶/天,加上IS以低于市场价(45美元/桶)三分之一的折扣价(30美元/桶)出售,所以他们光一天的卖油收入就能达到140万美金,年收入轻松过5亿美元不成问题。

私人能源公司Pelicourt总经理兼合伙人班什(Robert Bensh)分析称,“说到能源问题,其反响总是全球性的。现在,人们对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作为已经不那么关注了,毕竟,巴黎袭击及其引发的恐惧心理已经让‘圣战者’获得了更为广阔的战场。在这样的背景下,俄罗斯与土耳其的关系,以及土耳其带给叙利亚冲突的额外不安定因素,都将成为有趣的观察目标。土耳其一直试图在各方面之间保持均衡,这种微妙游戏将越来越难以维持。观察家们想要知道俄罗斯正在大力打击IS的石油生产和储存能力时,其飞机为什么会被土耳其击落,很自然就会去研究IS对土耳其的石油销售”。

他并认为,IS绝非只是一群疯狂的,只知道烧杀抢掠的“圣战者”那么简单。“真正需要担心的并不是他们对能源市场的短期破坏,从更宏观的层面来说,IS是想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国家,一个能够行使所有正常职能的,拥有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国家。他们计划当中最重要的方面之一就是多管齐下,扼杀伊拉克的石油收入,从而削弱巴格达保卫自己领土的能力。这样下去的话,IS就将成为石油输出国家组织的下一个成员。”

那么,在这样的迷雾中,石油和天然气的投资者应该怎样做?石油专家表示,投资是一项长期游戏,没有人能够做到绝对安全和持续获利,因为变量太多,而且变化速度也快。无疑,IS在经济领域的图谋为本就混乱的中东石油格局再添一笔变数,而这一组织试图介入主权国家经济领域的种种尝试,将对主权国家的经济秩序造成多大程度的干扰,更是值得投资者观察和警惕的因素。

反观石油市场的基本面,目前仍是供大于求,所以,尽管发生了恐怖事件,反恐也在升级,油价并没有得到明显支撑。巴黎恐怖事件后油价发生了短暂的上涨,芝商所旗下NYMEX WTI原油期货11月16日上涨了1美元,但第二天即恢复跌势;俄罗斯战机被土耳其击落后,油价在过去5个交易日还出现了下跌,芝商所旗下NYMEX WTI (CL) 跌了2.4%,NYMEX Brent (BZ) 下跌3.6%。

中东石油期货交易方面,以阿曼原油期货 (OQD) 为主打产品的迪拜商品交易所(DME)在11月成交量表现稳定。数据显示,11月,DME在的日均成交6680张合约(6700万桶),与10月持平,1月实物交割的负荷量则达到2110万桶的史上第二高峰。阿曼原油是中东出口到亚洲原油的有影响力的产品,也就是说,很大一部分中东出口到亚洲的原油现货是以对阿曼原油的升水贴水来定价的。芝商所拥有DME逾50%的权益,阿曼原油逾半实物交割均输往中国。

芝商所是全球最广、流动性最高的能源期货商品交易市场,涵盖具全球价格指针性的NYMEX轻质低硫原油WTI、NYMEX布兰特原油Brent、Henry Hub天然气等合约。其中,WTI的电子交易已占总体交易的大多数,而亚洲参与比例亦逐渐增加。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