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E Group


中国油气市场与WTI,布伦特价差交易分析

  • 24 Jul 2015
  • By ICIS

除了时不时传出来刺激股市的央企合并消息,以及地炼排队领取“洋油”使用权的消息,2015年上半年的中国传统能源市场着实是有点乏善可陈。

 

下面先简单回顾一下主要油气产品今年上半年的需求表现吧。

 

增长速度仍然首推汽油。据国家发改委最新统计数据,上半年中国汽油消费同比增长8.9%,把过去十年年增速18%的天然气远远抛在后面。

 

目前来看,汽油消费主要有三重因素庇护,第一当然是低油价,第二是如火如荼的电商交通补贴激发了潜在消费,第三是九部委联合的汽油品质行动,清楚了一些等外资源。

 

不过汽油消费增长是否可持续也有一些隐忧。尤其是6月份汽车销量很大的一个踉跄,股市之峰、经济之谷,汽车市场景气度下滑。有钱的地方路太挤,有路的地方钱不多。钱少的地方可能会选择电动(摩托)车,钱多的地方也干脆选择UBER和滴滴了,对车市和汽油市场都会投射阴影。汽油消费增长可能最晚在2020年增幅减半,2030年遭遇峰值。

 

柴油需求仍然摇摇欲坠。据国家发改委最新数据,同比缩减了1.6%。估计全社会库存同比高出200万吨左右,需要通过出口市场消化一些资源。

 

天然气需求也已是气势大减。据国家发改委最新数据,同比仅小增2.1%, 2004年以来年均告诉增长18%的黄金十年已成追忆,天然气应用遭遇竞争力瓶颈。

 

从上中下游来看,上游自不必说,低油价预期持续,三桶油相应采取了缩减资本开支的动作。炼化板块受益低油价,利润尚好,但炼化板块规模投资已是连续第七年冷淡了。设备商和承包商不得不把目光转向煤化工和地方炼厂的技术改造,但同时要面对环保和融资的矛盾和压力。跨国石油公司和国家石油公司风格有所不同,前者无心恋战,后者审慎布局。下游市场活跃度、流动性以及周转速度仍在进一步放缓。

 

值得一提的是,原油贸易前景倒是可期,海外的大型贸易公司纷纷开始盯上地方炼厂,其3000万吨新增的年进口量预期有望在4季度逐步释放。乐观来看,高峰期每月20余艘VLCC,渤海湾可能再现当年黄埔燃料油进口繁忙的盛况,对陆上分流则是不小的考验。

 

下半年市场关注的焦点可能仍在顶层政策层面,预期油气改革总体方案下半年出炉,成为“十三五”油气改革市场化破冰的纲领性文件。市场固执地期待原油、成品油进口权的开放,以及油气管网等存量资源的开放。而尽管市场出现多轮对石油“央企”角色的反思和讨论,但要在2015年完成意识扭转和全面放开的可能性并不大。我们可能还是要在低油价环境中,迈着小碎步过“小富即安”的日子。

 

另一件大事就是到岸中国原油期货在千呼万唤中终将在四季度相。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滑坡过程中,中国石油企业整体上很大程度扮演了“隔岸观火”的角色,坐视国际市场化环境下国家石油公司和跨国石油公司巨大的资产缩水风险,同时乐此不疲地采购原油。尽管库存偏高的市场参与者会多少受到库存贬值的损失,但由于多数市场玩家多集中在贸易和流通环节,对找寻更高相关性对冲工具的意愿仍然并不强烈。

 

而在远隔重洋的北美市场,多元化的衍生品工具和交易策略正层出不穷,并被上游页岩油气生产商广泛应用。芝商所的NYMEX期权交易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有两个月创出历史新高的交易量,其中垂直利差期权、蝴蝶利差期权以及对角利差期权等最为常见。2015年5月的WTI期权交易量当中,68%是通过电子盘成交的。到目前为止,WTI期权电子交易量每个月都有增加。况且32%的电子WTI期权交易是价差交易 – 新纪录!芝商所拥有平常交易的原油价差合约: 1. WTI和布伦特 (CLBZ) 2. 布伦特和阿曼 (BZOQD) 3. WTI和阿曼 (CLOQD) ,NYMEX是全球唯一在同一个平台、结算地点拥有WTI,阿曼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的交易所,且提供保证金对销模式,在同时操作原油和油品,保证金成本节省60-80%。

 

一个反映中国生产商和炼油商需求,或者反映远东生产商和炼油商需求的中国原油期货,也迫切地需要生产商对冲需求的参与,作为境外贸易商和国内期货公司之外的基础主体。

 

芝商所是全球最广、流动性最高的能源期货商品交易市场,涵盖具全球价格指针性的NYMEX轻质低硫原油WTI、NYMEX布兰特原油Brent、Henry Hub天然气等合约。其中,WTI的电子交易已占总体交易的大多数,而亚洲参与比例亦逐渐增加。

 

了解芝商所能源价产期权信息,请点击 http://www.cmegroup.com/cn-s/education/energy/trading-energy-calendar-spread-options.html 访问芝商所简体中文网站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