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E Group


芝商所荣誉主席利奥‧梅拉梅德:期货市场不应承担下跌之责

  • 7 Dec 2015
  • By Hexun

由中国期货业协会与深圳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第11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于12月3日—12月5日在深圳召开。

 

芝商所荣誉主席利奥‧梅拉梅德,出席了期货行业国际交流与合作论坛并发表“金融国国际化之美国经验”为主题的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到,大家应该正确认识期货市场的作用和功能,不应把股市下跌的责任归咎于期货市场。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嘉宾早上好!非常高兴出席本次国际合作论坛。这次国际论坛是十一届国际期货大会的分论坛。今年对中国金融市场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年,最明显的是利率市场化的彻底放开,存款利率放开之后利率市场化基本完成。更有意义的是人民币中间价的调整成为人民币成为自由货币,特别是加入SDR,这是国际市场对人民币自由化的肯定,这个决定说明中国政府已经下定决心开展人民币国际化道路,意味着中国最后一个资本自由化的项目可能也为期不远了,这种背景下,对中国的期货市场面临非常大的机遇。

 

中国期货市场最新在探索一些开放,比如说最大的探索就是上海能源国际交易中心的成立,这是在目前框架下最大的突破。虽然原油期货没有上线,我相信为期不远了。

 

本次大会特意和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合作一起办大会,题目就是构建开放的中国期货市场。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以前去海外有道可寻,海外投资者进入中国比较困难,这个层面更多放在海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当然中国投资者到海外市场道路还需要开拓。

 

本次邀请了很多重量的嘉宾,第一个邀请嘉宾是CME荣誉主席梅拉梅德,首先有请梅老给我们做主题发言,他的发言是金融国际化之美国经验,大家欢迎!

 

梅拉梅德:早上好!感谢主持人的介绍和开场白,每次来到中国都特别高兴,因为又能见到很多的朋友,特别高兴能够再次见到南华的朋友,因为我跟戴维已经认识很久了。

 

这次访华头三天在北京,北京期间跟许多的领导人见面,包括了几个副总理。在跟他们会谈过程中希望向他们解释7月到9月之间市场崩盘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事情其实在芝加哥也碰到过,当时是1987年,芝加哥也有了同样的崩盘。在芝加哥一天的跌幅高达20%,这是1929年以来最大幅的单日跌幅,可比性还是很高的。我想再进一步向中央领导人解释、说明作为市场管理者我们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以及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对中国的领导层理解很有必要,他们并不是唯一碰到这种事情的,世界上曾经也发生过。美国1987年时股票市场大幅上升,一路上涨、一路疯涨,异常繁荣。当时美联储主席说当时的情况是非理性的繁荣,这种非理性繁荣可以在任何国家发生,在美国也发生过。一旦达到了泡沫的状态,这就是一个迟早要出事的状态。事情可能不止出现一次,出几次。比如说泡沫破裂时市场会下跌出现恐慌性的崩盘。跟中国发生的其实没什么不同,英国也发生过、日本也发生过,在韩国、新加坡任何国家都一样,市场一旦达到了这种程度,达到非理性的状态,最终会跌下来,一下来会迅速一泻千里。在1987年时美国是这样,在中国今年也是如此。

 

中国的股市不到两个月涨了1.5倍,一条线的往上涨,这就是属于非理性繁荣。当时在芝加哥、美国发生的也是一样的,我们做了什么呢?那个星期特别在10月份的时候,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那是我这辈子最恐惧的一天,我感觉世界末日了。我是主席市场,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我跟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一天就谈了五六次,我跟里根总统的顾问也谈了五六次,跟每个交易所的头和很多的参议院议员、众议院议员交流,他们想听我的意见,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

 

我所理解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定不要因此而关闭市场,期货市场在美国或者在其他国家都是一样,期货市场是最早做出反应的市场,他们是最早听到风声的市场,因为期货市场的效率、因为高度的关联性及期货市场当中每个参与者都可以在期货上反应,所以他们总是最早收到风声的。而这种机构、个人也是在期货市场上最早做出响应的人,也就是说期货最早下跌的,在中国也是期货领跌,期货的责任和职能是这样的。就像医生一样给病人体检、给病人放一支体温计看一下病人病了没有再做出反应。那时真的无法去停止,如果关了市场好像把体温计给扔了,因为看到体温计读出来的温度不高兴就扔了体温计,这肯定是不对的。

 

当时里根总统也同意不要把市场关停,让市场自己去运转,在1987年市场崩盘之后,那时很多人进行了研究,世界各地的人都想研究一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实在是太不同寻常了,每个大学都在研究,像SEC也在研究,而且总统的咨询团、顾问团也在研究,我们自己也在研究,而且三位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奖者告诉我们在发生什么,几位诺贝尔经济学的获得者都在研究,每个人都说这不是期货的错,期货是第一个在收到坏消息后反映的,你可能不喜欢坏消息,但期货就是告诉你真相。同样在中国发生,所以不要去责怪期货市场,这不是期货市场的责任,他们的责任就是第一个做出市场的反应,这也就是存在唯一所做的事情在1987年崩盘研究之后做的两件事,我们提高了保证金,从5%提到10%。如果保证金高过10%,肯定会伤害到市场的流动性,如果伤害到市场的流动性,市场就不能正常运转了,市场是需要流动性的。也就是说,必须在市场当中有买入和卖出的指令,没有把保证金提太高的话,就会丢失一部分的指令、一部分的流动性,我们肯定不想这么做,我们只是把5%提升到10%,今天就是10%,这么多年以后还是10%。但是那时是我们吸取教训做出的改变。

 

第二,熔断机制,在股市有这样的概念,我们认为期货市场也应该如此,而且其他市场也必须同步,不仅仅是我们的期货市场需要,而且其他现金市场,所有的证交所、所有受到股票股权影响的交易所都同意用到熔断机制的概念,能够让市场跌一定的比例,大概市场停止交易不超过一小时再重新开盘,如果再次崩盘会另外再停一个小时,这种原理下市场会下跌但是会以一个有次序的方式去下跌,这些想买入的人就有机会了,能够帮助市场找到平衡点。

 

熔断机制的概念得到美国议会的接受,我自己本人向美国议会证明这个想法、这个做法的合理性,所有在美国的市场都同意,我们学习了如何同步每个股票、每个指数,所有东西都同步化了,希望大家能够知道结果就是从1987年以后美国的市场进一步进入了牛市,这个牛市持续了13年,一直到2000为止,2000年出现情况导致市场再次下跌。我向北京的几位政府领导跟他们解释,不是他们哪里做错了,而是想让他们知道,他们的遭遇并不会是独一无二,跟美国过去的经历、遭遇一样的,我跟他们分享了当时做了的事情,这是很重要的可以学习的机会。而且并不是说我在指责任何人,相反我是理解的,因为我自己本人是有同样经历。

 

所以,我相信中国有非常出色的领导层,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能够继续往前发展,而且我们也听到习主席在上次大会所说的要相信市场、要让市场去增长,没有市场的话就不会有非常强大的资本市场,中国如果没有资本市场的话,人民币就没有办法成为储备货币,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但是,现在已经是加入了SDR,人民币的地位已经提升了。能够获得这样的地位是非常荣幸的,中国确实是值得这样的地位,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应该加入SDR,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理解这点,我自己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也交流过。我的意见是去年中国加入特别提款权的货币,不仅仅我。美国对此反对,但其他国家都认为美国的反对是错误的,今年美国也同意了,今年中国加入了特别提款权,这是我们迈出的第一步,现在必须能够活化中国的市场,让市场知道往哪里走,人民币有可能贬值、有可能升值,这必须完全靠市场的力量而不是干预。市场的力量最终决定人民币的价值,人民币在过去五年升了很多,甚至30%,这个升值太高了,最近它也下跌了。

 

人们说这是导致泡沫破灭的原因,我不这么认为,泡沫破灭是因为市场达到了非理性的繁荣。人民币的贬值是因为之前升的太高,市场要求人民币下降,也许还会继续下,我不知道。但是这是由市场决定的,而我们期货市场极其重要的,能够帮助中国资本市场流动,未来更加健康、稳健,而且能够帮助中国的资本市场真正的最终让人民币得到储备货币的地位。

 

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中国的期货市场还是基本限制在国内,仅仅立足于国内,太少国外的参与,太少跨境的参与。而且只有当期货市场真正的开放有跨境的活动,我们才能达到我们想要达到的最高水平。

 

我们可以看到,明年可能将会开放国际能源交易所,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的市场,但是必须是国际化。我们不能仅仅在中国讲中国的故事,必须要跟国外的交易所进行交流。所以,国际能源交易所必须走向国际化,一开始就要走国际化的道路。当然,你们也能够从中获益。

 

我想说的信息就是期货市场的未来是一片光明的,而且我们世界确实需要有期货市场,期货市场对我们市场是非常重要的。昨天在德国、在欧美的央行,他们也是尝试告诉欧洲,不会像世界所期望的给这么多的宽松,美元就下跌了。美元下跌意味着必须要有方式保障价格的波动。不知道现在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们很荣幸有了期货市场,有期货市场才能对新闻做出反应,这就是期货市场的作用。今天来到这里祝贺此次大会和此次论坛的召开,我们会一起构建中国和世界的资本市场,谢谢各位!

 

在芝商所,您可以在一个全球化的市场尽享所有主要资产类别期权交易的便利。得益于我们的利率、股指、能源、农产品、外汇和金属等基准期货期权的高流动性,您可以获得管理风险和达成交易目标所需的灵活性和市场深度。此外,通过交易期权(可交易标的期货套期保值),您可以利用保证金对冲和精简运作实现资本效率的最大化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