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C会议前夕WTI原油每周期权交易策略

回顾2017年一季度国际原油走势,其并没有因OPEC和部分非OPEC产油国达成减产的提振而大幅冲高,反而在抹去去年12月份涨幅滞后,创下了新低。这主要是有两个方面原因:一是非OPEC产油国减产执行率不高;二是美国页岩油产量超预期增长。另外,2017年一季度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经济复苏势头放缓,从而带来的需求增速也有所回落。

进入二季度,尤其是4月份,国际原油市场再度暴跌,主要源于中国经济补库周期结束,美国页岩油产量超预期下和全球再通胀交易落幕。5月份,国际原油价格至低位企稳反弹,主要原因是沙特和俄罗斯在5月15日宣布支持将石油减产协议延期九个月,科威特、伊拉克和委内瑞拉在5月16日也都表示支持,促使油价在两天内上涨近3%。

 

不过,目前原油价格要想持续反弹,还面临两个问题:一是5月25日OPEC会议能否达成新的延迟减产时间的协议。有消息称伊拉克仅支持减产延期六个月,曾是减产协议缔约国的哈萨克斯坦5月15日表示,如果新的减产协议维持旧有条款可能就不加入了,而不参与上次减产协议的利比亚和尼日利亚这次可能还不参与。二是让所有缔约国都忠实履约的可能性不是很高。尤其是俄罗斯和伊拉克,在去年12月协议生效前夕,伊拉克将产量增加至464.2万桶/日,随后在今年1月到4月的产量也平均高出协议上限6万桶/日。

 

从中周期来看,紧靠减产是无法实现原油重回牛市的。通过测算,就算将减产协议延期到明年只能削减72.2万桶/日的库存水平,令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的总库存量下降1.2亿桶,但仍比五年均值要高出1.5亿桶。

 

以史为鉴,1996年-1999年OPEC上一轮减产的情况来看,沙特,墨西哥,委内瑞拉三巨头98年底达成减产共识,油价在当年4月迎来大幅度上涨,但是最终驱动国际原油进入2000-2007年的超级牛市还是中国城镇化和工业化带来的需求大幅增长,以及全球超级信贷周期驱动的资产泡沫。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一是5月25日OPEC会议达成延长减产时间并非板上钉钉的事情;二是就算达成延长减产时间的决定,但原油市场走向供应平衡并不容易。从宏观层面来看,全球石油需求是温和的增长,而未来需求的压力主要源自于替代能源和能源效率两个方面,再加上全球信贷膨胀周期已经过去,原油投资需求不大可能爆发式增长,这构建油价上方的顶部。不过,随着资本支出的再度增加以及产区向边缘区块拓展,资金压力会略有增加,页岩油产出增速会边际减弱,以及随着油价平稳,石油产业价值链中的油企和油服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净利润与资本支出的变动在2014年的峰值后都已经步入了下降期,从而构成对油价的顶部。

 

唯一确定的交易机会是,2017年原油市场波动率会回归,主要原因是2017年供需开始由边际过剩向平衡转变的过程中,包括减产、经济复苏一波三折等。

作为对冲国际原油的一个比较好的工具就是芝商所WTI原油期货(合约代码:CL)及期货期权(合约代码:LO)。回顾历史,原油价格要成功筑底需要两个条件:一是OPEC产油国减产执行率要高;二是原油远近月价差缩小,甚至出现Back结构。

 

从芝商所WTI原油的流动性来看,成交不断攀升。2017年一季度,芝商所WTI原油每周期权日均成交量为1749张合约,创下最高纪录;日均持仓量较2016年四季度大幅增长35%,逼近5000张合约。

 

图为2017年一季度WTI原油每周期权日均成交量

从WTI原油期权到期日来看,NYMEXWTI每周期权(LO1-5)到期日是,每个星期五,5月第四周WTI原油期权到期日是5月26日的周五,而5月OPEC会议时间是5月25日,这为对冲OPEC会议出现超预期决定而提供了极佳的对冲风险的交易机会。从交易策略来看,推荐在5月25日OPEC会议召开前做多波动率,在之后做空波动率,即会议之前买入WTI每周期权跨式组合,会议之后卖出每周期权跨式组合。且可以依据原油供应过剩缩减的供需基本面来,做多近月看涨期权,做空远月看涨期权;或者做空近月看跌期权,做多远月看跌期权。

 

芝商所旗下的WTI原油期货是全球流动性最佳的能源合约,2016年初至今的日均成交量超过110万张合约。与此同时,亚洲时段(北京时间早上8点至晚上8点)的日均成交同比几乎翻倍至15万张合约,占全球交易总数的近15%,也是亚洲时段流动性最高的商品期货合约之一。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7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