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外汇:严格监管之中见繁荣

  • 16 Nov 2016
  • By CME Group

芝商所外汇期货历史沿革

外汇期货是全球第一种金融期货合约。外汇交易一度是中央银行、商业银行和大型公司等机构的专属领域,但如今零售外汇或外汇期货交易也开始繁荣。外汇期货交易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当时芝商所时任主席梅拉梅德(Leo Melamed)设立国际货币市场(IMM)。

当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国际货币体系解体之后,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于1971年8月关闭黄金窗口,终止美元与黄金的可兑换性,各国被迫调整其货币对美元的汇率。这促使梅拉梅德先生推出外汇期货,这个想法得到诺贝尔奖得主兼经济学家傅利曼(Milton Friedman)的支持,他长期以来一直倡导浮动汇率制。

外汇期货市场于1972年5月16日开始交易。 在第一天结束时,交易的合约为333份,涉及的货币包括英镑(GBP)、加元(CAD)、瑞士法郎(CHF)、德国马克(DEM)和法国法郎(FRF)。 到1972年底,交易的合约达到144,928份,十分可观。

创新促使零售外汇交易迅速增长

随着20世纪80年代外汇金融期货的发展,各大经纪商在外汇期货和场外外汇现货市场之间积极进行套利买卖,为零售和机构客户带来了充足的流动性。

凡在期货经纪商(FCM)处开通帐户的零售期货交易者均可参与外汇期货市场,而且零售交易者的参与是此类产品早期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

请注意,零售外汇交易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保持增长。本文主要探讨20世纪90年代外汇电子平台问世以后的时期,这项创新导致零售外汇世交易量激增,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20世纪90年代零售外汇的发展

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外汇交易由金融机构主导。互联网兴起后,最终导致交易软件纷纷涌现,为吸引零售外汇交易者的兴趣铺平了道路。随着外汇经纪商开始允许保证金交易,零售外汇交易在世纪之交迅速增长。

1996年前后,第一代基于网络的外汇世交易平台上线。零售客户可以在自己的个人电脑上参与外汇市场,买卖货币对。

起初,交易平台使用需要安装在家用电脑上的基本程序。随着界面和绘图工具的改善,出现了更为创新的平台解决方案。今天,零售外汇交易者可以在手机上通过基于网络的平台进行交易。

随着零售外汇市场的成长,机构外汇市场逐渐与之融合。机构现货外汇交易的平均规模从21世纪10年代初的每笔交易500万美元以上降至大约100万美元,与零售现货外汇交易相近。

图1:外汇交易规模缩小

图1:外汇交易规模缩小

图2:零售外汇市场规模可观

全球现货外汇交易总量为每天大约2万亿美元

在2013年的三年调查(Triennial Survey),国际清算银行首次将零售外汇交易量作为单独的类别加以报告。今年9月发布的2016年三年调查显示,全球现货外汇日均交易量(ADV)稳定保持在大约每天2.0万亿美元至2.1万亿美元。

分析师根据各大银行外汇委员会发布的半年调查作出的估算也印证了这一点,如图2所示。

零售外汇交易总量每天超过2000亿美元

根据三年调查,零售外汇日均交易量(ADV1从2013年的1850亿美元增至2016年的2380亿美元2其他人估算3零售外汇日均交易量于2012年达到4150亿美元的峰值。10大零售外汇货币如图3所示,其中大多数货币都以美元为对手进行交易。

零售外汇交易者概况

尽管被贴上“零售”的标签,但这类交易大多由以前的交易所、银行和对冲基金类交易者完成,他们如今在专业的家庭办公室或卫星办公室通过电脑进行交易。

图3:截至2016年4月的零售外汇交易量

货币

零售外汇日均交易量(十亿美元)

美元

195,040

欧元

95,610

日元

60,590

英镑

25,199

瑞士法郎

19,293

加元

11,813

澳元

11,323

CNY

4,291

瑞典克朗

3,715

港元

3,286

新西兰元

3,175

全球总计

238,1524

来源:国际清算银行三年调查

个人非专业交易者仅占零售外汇市场交易量的一小部分。

零售外汇交易者大多根据对宏观经济事件走向的看法进行交易。套利买卖策略并不常见,因为套利需要等待价格趋同,而这可能需要数周时间,容易束缚资本。零售外汇交易者主要是当天交易,而不持有定期交易头寸。

零售外汇交易在亚洲通常通过经纪商完成

单一银行入口及Currenex和FXall之类的电子通讯网络(ECN)一般不允许零售客户使用其平台。零售外汇交易者大多通过零售外汇经纪商买卖外汇,或通过期货经纪商买卖外汇期货。零售外汇经纪商使用的各种成本模型将另文分析。

零售外汇经纪商提供现货外汇或外汇期货的差价合约5

供亚洲零售客户买卖的常见外汇产品是差价合约(CFD)。这是一种由自己向客户提供报价和买卖价差的经纪商设立的合约。经纪商通常将所有小型买卖盘合并为一个较大的买卖盘,并在场外(OTC)市场买卖大型买卖盘(通过EBS BrokerTec、电子通讯网络或银行入口)。

eTrade和TD Ameritrade之类的零售外汇经纪商也可以帮助零售交易者买卖外汇期货合约。

期货与现货对零售交易者几乎没有差别

基本上,期货合约是一种在预设的将来日期按预设的价格买卖商品的协议。交易者可以买入2016年12月到期的合约,以及另一份于2016年12月到期的合约,两者的标的资产相同。

相比之下,差价合约不设定将来的价格和将来的到期日期。它其实是一种每天展期的现货合约。

在机构外汇交易中,头寸的持有期限可能相对较长,现货与期货之间的价差以及不同到期日的期货合约之间的价差或许很大。

但是,零售外汇交易者持有头寸的时间往往相对较短,从几天到几分钟不等。他们买卖流动性最强的期货合约月份。因此,从交易策略而言,差价合约与期货之间的价差对零售交易者基本上无关紧要。

不过,在买卖外汇差价合约时,需要谨慎考虑双边风险敞口。

外汇期货可更有效地减轻风险

场外工具与期货合约之间的重要区别在于所采取的风险缓和措施。美国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和《消费者保护法》,以及欧盟(EU)的《金融工具市场指令》(MiFID)提倡在受监管的交易所对所买卖的场外产品进行中央清算,证明其重视通过有力的风险控制系统来保护零售投资者。

外汇期货交易的重要优势是通过清算所进行中央清算,可减轻风险。零售外汇经纪商在提供外汇差价合约时面临双边信用风险。在下文所述的瑞士法郎事件中,便可看到未清算和结算的双边信用风险可能对经纪商和零售交易者带来的损失。

瑞士法郎事件的影响

2015年1月15日,瑞士国家银行(SNB)出人意料地宣布决定停止支持欧元/瑞士法郎汇率6。其背景是瑞士国家银行认为,由于欧元对美元贬值,因此再无理由将其货币的汇率上限固定在每欧元1.20瑞士法郎。当天瑞士法郎汇率应声跌至每欧元0.99瑞士法郎。

图4:影响外汇市场的“瑞士法郎事件”

向经纪商下止损盘的差价合约交易者无法按止损价格执行这些交易。零售外汇经纪商无法从现货外汇流动性提供商或主力经纪商处获得对应的价格。由于瑞士国家银行将瑞士法郎与欧元脱钩的行动,许多零售外汇经纪商蒙受数百万美元的损失。

相比之下,外汇期货市场安然渡过动荡,没有出现支付违约或实物交割违约。美元/瑞士法郎及欧元/瑞士法郎期货市场在整个交易日保持充足的流动性,并且所有通过CME Clearing House清算的合约全部结算。

瑞士法郎事件之后监管收紧

由于瑞士法郎事件,有些司法辖区对外汇交易可用的杠杆额设立限制,主要目的是保护零售交易者。

例如,即使零售外汇经纪商在其网站的广告中宣称杠杆可达200倍,但当地央行会设立限制。也就是说,在许多亚洲市场,适用于零售客户的实际杠杆限制可能只有其保证金的20倍或以下。

有些国家的金融监管机构还强制要求零售外汇经纪商就此类交易活动发布安全警告。

亚洲零售外汇交易活跃

频繁向亚洲零售市场推广外汇交易是获得利润的快捷方法。但是,零售外汇交易者不享有机构交易者的金融保护。在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和《消费者保护法》要求将衍生工具交易转移到受监管的交易所完成,例如芝商所。

由于零售外汇交易的监管收紧,美国通过在线入口进行交易的零售外汇客户数量与以往相比有所减少。但是,亚洲监管执法机构的严格程度或许不如美国,零售外汇仍然是亚洲外汇市场中较为活跃的一个类别。

零售外汇经纪商提供更多的产品

零售外汇市场走向主要取决于波动。尽管存在诸多限制和严格的监管,零售外汇市场仍然保持活跃,目前全球每日交易量超过2820亿美元7

由于市场监管和审查更为严格,提供外汇差价合约的零售经纪商对客户设立更高的抵押品要求,并下调零售外汇交易者的杠杆率。

不过,由于风险缓和意识增强,零售经纪商不断扩大其产品组合,将期货产品收入其中,零售市场一度认为期货产品“风险过高”,但其风险缓和特性日益得到认可。


1 零售外汇交易中的差价合约(CFD)交易占很高比例。虽然往往作为现货进行交易,但差价合约在三年调查中被列为掉期。零售外汇数据包括调查中的外汇现货和外汇掉期。

2 请浏览: http://www.bis.org/statistics/d11_1.pdf.

3 日期为2014年12月9日的Raymond James行业报告,以及基于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和加拿大外汇委员会半年调查作出的估算。

4 请注意,货币对交易的每一方都独立计算,因此所有货币的总和累加为全球总额的两倍(即零售驱动的外汇现货和外汇掉期之和)。

5 “差价合约”一词往往用于商品资产类别。“保证金外汇交易”一词往往用于外汇。但是,本文使用“差价合约”是为了与零售外汇经纪商通过主力经纪商模型提供的现货外汇相区分。

6请浏览:http://www.snb.ch/en/mmr/reference/pre_20150115/source/pre_20150115.en.pdf.

7 国际清算银行2016年三年调查——零售驱动的外汇交易总量。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关于芝商所

作为全世界最多元化的衍生品龙头市场,芝商所是管理风险的首选。芝商所旗下拥有4大主要交易中心——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及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提供最广泛的全球基准产品,横跨所有主要资产类别,从而帮助世界各地的企业缓冲由于当今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带来的大量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