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化天然气:亚洲进入供应繁荣期

  • 21 Apr 2016
  • By CME Group

亚洲液化天然气市场的近期动态

天然气出口量于2016年激增。澳大利亚产能将在今后三年爬坡。1美国湾岸地区于2月首次出口液化天然气(LNG)。但是,在这种供应背景下,由于油价暴跌引起的替代效应,东北亚天然气需求可能下降。

同时,新加坡隐然成为亚洲的液化天然气中枢。新加坡政府支持于2015年10月推出液化天然气现货指数。该指数假设在新加坡附近有一个虚拟液化天然气货运区,是一项新加坡离岸价指数。

2015年7月,中国中央政府支持上海市政府推出液化天然气实物现货交易平台。包括日本在内,其它亚洲国家也竞相开发区域交易中心,以便让液化天然气价格更准确地反映亚洲市场动态。

局面剖析

与欧洲和美洲不同,亚洲并非一整块大陆,各国之间并未形成互通互联的天然气管道。最大的天然气消费国位于东北亚,包括日本、韩国和台湾(中国的消费量不断增长)。因此,这些亚洲国家依赖液化天然气船将天然气运送到目的地。

在亚洲天然气行业,中国和新加坡或许最受关注,但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和韩国的消费量达每年125百万吨(占全球液化天然气出口量的55%和亚洲总进口量的70%)。

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将在2017年之前增长到40百万吨2,但这个速度仍然相对温和。在探讨亚洲液化天然气的价格发现时,首先要从日本和韩国着手。

目前全球液化天然气供应过剩

在日本,液化天然气是重要的动力和发电燃料。在2012年至2014年日本核电厂关闭时,其国内液化天然气需求显著增长,几乎所有可用的液化天然气均使用定期合约采购。现货液化天然气占液化天然气交易市场不足15%。

但是,由于去年亚洲经济减速,已购买合约下的液化天然气数量目前超过需求。3因此,使用定期供应合约的买方希望在现货市场消化过剩过应。

电力和天然气厂商希望锁定利润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祭出结构改革的“第三支箭”,鼓励日本国内公司参与以往垄断经营的公用事业领域,并从美国进口液化天然气。这导致国内发电厂商希望得到更多的对冲工具,以锁定油气价差,并促使天然气公用事业公司锁定利润和天然气远期价格。

液化天然气现货在市价定价中的比重增加

以前,长期合约一般不允许交割货物被转运到其它港口。但是,最近几年更具“弹性”的定期合约越来越受欢迎。4弹性合约的货物可以转港,并且部分货物可以交易。原拟运往欧洲的货币经常转运到远东,而且已交割的货物也时常被转售。货物可多次转港。

这对价格发现流程有正面影响,而且反映液化天然气现货的迅速增长,目前液化天然气占交易市场的30%。报价机构称,实物现货现在每天都有买卖报价。

您想参与这个市场?我们可提供机会

芝商所提供多种期货合约,可用于对冲液化天然气风险。其中部分合约使用纽约商交所(NYMEX)的成熟基准产品,例如布伦特原油合约、亨利港天然气合约和普氏日韩基准价液化天然气合约。目前又推出新的RIM船上交货价日本液化天然气合约。在CME Europe交易的荷兰TTF液化天然气合约亦用于向Cheniere Energy购买液化天然气,从美国出口到欧洲。

芝商所的对冲解决方案根据客户需求定制,旨在对冲液化天然气市场的风险敞口,无论是液化天然气市场的直接风险敞口,还是买卖有充裕流动性的成熟合约的天然气期货市场的相关风险敞口。NYMEX致力于在液化天然气衍生工具交易发展过程中成为“首选”交易所,为液化天然气市场提供对冲解决方案。

芝商所RIM船上交货价日本合约简介

芝商所董事长Emeritus Leo Melamed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为期几个月的最高级别合作讨论,然后推出这种新的合约。 5芝商所与RIM Intelligence(一家报价机构)及日本场外交易所(JOE)签署三方合作协议。JOE是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与能源经纪公司Ginga之间成立的合资企业,得到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的支持。

 

对于基于RIM指数的液化天然气期合约,芝商所拥有排他清算权。价格发现由日本场外交易所完成,RIM将发布估价结果,CME Clearing6将提供清算服务。

船上交货价合约的货物交割地点为日本和东北亚的港口,包括韩国、台湾和中国。RIM估价的主要依据是DES日本指数实物市场和日本场外交易所液化天然气市场上已完成的交易和买卖价格。

RIM DES日本指数表现稳健

普氏(Platts)发布东北亚类似地区液化天然气市场的估价,称为Platts JKM指数。RIM Intelligence于2014年9月开始正式保存历史价格数据。  

即使RIM DES日本指数和Platts JKM指数涵盖类似的区域,但总有些市场参与者对RIM指数有特定的风险敞口,因此促使日本经济产业省和芝商所开发合约。

我们对照Platts JKM指数对RIM DES日本指数进行分析,以确定RIM指数的稳健度。分析显示两种指数的线性相关性为0.99,R平方统计值为0.98。这证明RIM指数尽管收集数据的时间不长,但表现十分稳健,能够反映在日本交割的液化天然气价格。7

RIM DES日本指数与Platts JKM指数的价格
线性相关性 0.99
R平方测试统计值 0.98

资料来源:芝商所和RIM从2014年至2016年的市场数据,芝商所估算

图1

资料来源:芝商所和RIM从2014年至2016年的市场数据

液化天然气实物流入亚洲

根据联合国商品交易商品交易统计数据库(Comtrade)以及国际天然气联盟的2015年全球液化天然气报告,2014年液化天然气出口量为2.41亿公吨。其中1.74亿公吨流向亚洲,占液化天然气出口总额的72%,仅日本的进口量便达到8900万公吨,占亚洲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额的51%。

亚洲液化天然气市场以长期合约为主。发达国家(例如日本)和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都需要稳定的供应,以满足不断增长的工业需求。生产商希望其基础设施投资带来稳定的长期回报。

用NYMEX布伦特原油对冲定期液化天然气合约的风险

20世纪70年代,日本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在发电行业,原油是天然气的主要竞争对手。虽然“日本原油鸡尾酒指数”(JCC)代表日本进口原油的平均价格,但JCC指数本身通常用作日本长期液化天然气合约的参考价格指数。到20世纪80年代,韩国和台湾成为重要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JCC指数此时已相当成熟。

没有基于JCC指数的衍生工具合约。布伦特原油基准真正成为市场上对冲JCC指数风险的工具。NYMEX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的挂牌期限为八年,可用于对冲JCC相关长期合约的风险。

图2

资料来源:日本石油协会、RIM、芝商所

亨利港天然气亦在亚洲举足轻重

2011年3月福岛地震之后,由于发电厂日本的液化天然气价格上涨,原因是发电厂的燃料从核能转为天然气。2014年,日本液化天然气价格暴涨至15美元。2015年,由于液化天然气价格随原油价格下跌,JCC指数价格开始显著偏离在日本交割的液化天然气价格。

2011年3月福岛地震之后,由于发电厂日本的液化天然气价格上涨,原因是发电厂的燃料从核能转为天然气。2014年,日本液化天然气价格暴涨至15美元。2015年,由于液化天然气价格随原油价格下跌,JCC指数价格开始显著偏离在日本交割的液化天然气价格。

同时,天然气本身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一种独特的商品。日本和韩国的定期液化天然气合约越来越多地使用亨利港天然气指数。由于Cheniere Energy力主将液化天然气与全球油价挂钩8,亨利港有可能成为亚洲定期液化天然气合约的重要定价基准。

液化天然气市场使用的定价工具如下图所示。总而言之,东北亚长期合约可能仍然按JCC指数9(下图浅蓝色部分)和亨利港(红色部分)定价。布伦特原油是JCC价格的主要对冲工具。

自2013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液化天然气现金合约开始按现货指数定价。在日本,液化天然气合约的现货交易或短期交易数量从2013年的低于15%(下图中的黄色和绿色部分)增长到2015年的30%以上(深蓝部分显示剩余定期合约)。

图3

日本进口液化天然气的合约类别 资料来源:牛津能源研究所NG-81

若干液化天然气现化指数正在开发中

目前大约40%的现货和短期合约按Platts JKM指数定价。各国正努力开发替代基准指数,以补充Platts JKM指数。这包括新加坡和中国,他们目前正在开发区域液化天然气现货指数。

2014年9月,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开发一种液化天然气NDF合约,在日本场外交易所(JOE)挂牌,该合约对照RIM指数进行结算。

日本经济产业省还积极开发基于船上交货价实物基准的日本场外交易所液化天然气期货。因此,在日本经济产业省、日本场外交易所和芝商所努力下,于2016年2月21日推出液化天然气船上交货价(RIM)期货合约(代码:JNG),在NYMEX挂牌。

牛津能源研究所和能源情报署的研究可作为参考

为何近期市场开发这么多的液化天然气价格基准,特别是在远期曲线的现货端或近端?

简而言之,20世纪70年代,石油是天然气在日本发电行业的主要竞争燃料,当时天然气价格便与油价挂钩。但在福岛地震之后,由于JCC关联价格与液化天然气实物价格相背离,日本公用事业公司开始蒙受损失。

牛津能源研究所(OIES)2在研究中提出的主要问题是,价格水平价格形成是否有问题,也就是说油价是否过高,或者JCC并非是天然气价格的合理机制。

该研究分析了若干种替代价格形成机制,例如JKM之类的现货液化天然气价格指数、亨利港之类的天然气定价,以及亚洲中枢的定价潜力。

定价点——船上交货价与净回值价格

国际能源署(IEA)亦参与研究,发布关于在亚洲开始天然气交易中心的潜力的报告。国际能源署的研究1承认区域天然气市场的多样性,重点分析日本、韩国、中国和新加坡作为亚洲价格发现中心的利弊。

为了形成液化天然气现货定价点,在技术方面,指数不必局限于特定目的地的实物货物。定价机制理论上可以是净回值价格。亚洲市场正在开发若干种此类液化天然气指数,其方法或许有效。 

只要有办法提升亚洲液化天然气现货交易市场的透明度,市场参与者将乐见其成。

但是,液化天然气需要以实物交易为基础,才会形成可靠的远期曲线。与实物交易关系最直接的莫过于船上交货价(即DES定价点)指数。

液化天然气长期和短期对冲者并存

做多和做空液化天然气市场的投资者较为多样。在有实物头寸需要对冲的交易者中,空头方通常是日本、韩国和台湾的电力与天然气公司,多头方通常是项目和基础设施开发商。银行、交易公司、金融机构和液化天然气船主亦面临液化天然气价格风险敞口。

芝商所提供NYMEX布伦特原油和亨利港天然气期货合约,可用于对冲液化天然气定期合约的远端风险。RIM DES日本液化天然气合约和Platts JKM液化天然气合约可用于对冲液化天然气现货合约的风险。

天然气市场的动态

液化天然气的供应即将面临两波高峰期。第1波是澳大利亚产能爬坡。供应的天然气完全按定期合约预售,100%照付不议,并且有目的地限制。

第2波来自美国,其影响更为长远。Cheniere Energy最近获美国能源部授权,可在20年内每年从其第3期项目设施出口5140亿立方英尺天然气。项目将于2017年开工,最早可从2021年起开始出口。10

目前,亚洲液化天然气市场更倾向于基于油价的长期对冲。但是,由于亚洲有可能设立液化天然气交易中心,预示市场会逐步采用基于天然气的定价。

有些市场分析师相信,美国的动态可能影响将来天然气的交易方式。若果真如此,将来可能形成全球现货市场,液化天然气价格或许在全球范围内与天然气价格挂钩。

 

产品合约

液化天然气船上交货价日本(RIM)期货
通称

RIM DES日本期货

合约代码

JNG

合约单位

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合约规模

10,000百万英热单位

价格(2016年4月18日)

4.70

日均交易量

暂无

未平仓量

暂无

结算

根据指数价格以现金结算

液化天然气日本/韩国指标(普氏)期货
通称

Platts JKM

合约代码

JKM

合约单位

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合约规模

10,000百万英热单位

价格(2016年4月18日)

4.20

日均交易量

暂无

未平仓量

暂无

结算

根据指数价格以现金结算

布伦特最后一日金融期货
通称

Nymex Brent

合约代码

BZ

合约单位

美元/每桶

合约规模

1,000桶

价格(2016年4月18日)

43.15

日均交易量

113,000

未平仓量

173,000

结算

根据指数价格以现金结算

亨利港天然气期货
通称 亨利港天然气
合约代码 NG
合约单位 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合约规模 10,000百万英热单位
价格(2016年4月18日) 1.94
日均交易量 300,000
未平仓量 1,040,000
结算 实物交割

引用文献

 

此报告中所有示例均为对各种情况的虚拟解释,仅作说明之用。此报告中的观点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集团或其关联机构的看法。此报告及其中所载信息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市场经验的结果。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关于芝商所

作为全世界最多元化的衍生品龙头市场,芝商所是管理风险的首选。芝商所旗下拥有4大主要交易中心——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及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提供最广泛的全球基准产品,横跨所有主要资产类别,从而帮助世界各地的企业缓冲由于当今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带来的大量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