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E Group


供需变化有望改变黄金与铂金定价格局

  • 23 Sep 2015
  • By Erik Norland

在过去25年中,铂金交易价一直高于黄金,有时甚至超过黄金价格的两倍。然而,自1月份以来(见图1和图2), 相对于铂金价格,金价却一反常态—在5年之中两度赶超铂金价格。

图1 :黄金交易价格高于铂金

图2 :地球铂金储量高于黄金

从两种金属相对储备量的狭义角度来看,以上价格变动似乎情有可原:铂金储备量大约高于黄金的20%。令人惊讶的是,世界铂金矿业产出仅占黄金的6%。例如在2014年,世界铂金产量仅仅略高于500万金衡盎司,而相比之下,黄金产量却超过9100万盎司(图3)。

铂金开采自2005年以来一直在下滑,与此同时,南非在2014年期间发生一系列罢工,上述因素可能会导致铂金价格在2015年出现急速反弹。另外,铂金产量似乎将比2006年减少18%。相比之下,今年的黄金产量似乎会比2006年高26%。

图3 :铂金开采量可能于2015年回升

全球黄金产量和增长不仅远远高于铂金,而且其来源也更加多样化。中国作为世界第一黄金产出国,仅占全球产量的16%,俄罗斯和澳大利亚位居其次占9%,美国占8%,加拿大约占5%。全球5大黄金产出国仅占全球总产量的47%(不到一半)。对比之下,南非产量今年将达到全球铂金产量的70%。俄罗斯作为世界第二大产出国,将占全球产出的13%,而世界5大产出国将达到世界产出总量的98%(图4)。

黄金生产还具有较高的地理多样性,并且伴随着更高、更快的供给增长势头,这些因素应该会导致黄金价格相对铂金价格迅速走低(图5)。

图4 :铂金产量集中并且正在下降

图5 :黄金产量分散并且正在增长

另外,铂金的生产成本也远高于黄金。在2014年,铂金制造的现金成本为1209美元/盎司,大约高于当前价格的20%!随着生产商陆续陷入财务困境,这意味着铂金矿业生产可能会在未来几年继续下降。

相比之下,黄金的提炼成本大约为700美元/盎司,约低于当前价格的40%。此外,黄金价格仍高出矿山维持成本的10%(仅低于Metals Focus1000美元的预估成本)。这意味着黄金产量在未来几年中将继续增长 — 这显然与黄金开采量可能在2015年达到峰值的预期形成对峙(图6)。

从开采供给的角度来看,上述信息十分明确:金价应当远远低于铂金价格。那么,最近黄金交易价格为何高于铂金呢?

答案并非二次供给—铂金与黄金在此差异甚微(图7和图8)。

图6 :开采黄金的现金成本低于价格

图7 : 2015年铂金二次供应量预期为总供应量的17.3 %

图8 : 2015年黄金二次供应量预期为总供应量的27 %

对于铂金价格相对金价走势低迷的解释主要来自需求方面:铂金的主要工业用途是作为柴油发动机的催化剂,而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危机可能压抑了对卡车的需求。另外,汽车制造商已经掌握降低在其催化转换器中使用铂金的技术手段,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铂金需求增长(图9)。

图9 :铂金在汽车行业的用量没有增长

图10 :黄金制造需求对工业用途的依赖程度远远更轻

相比之下,黄金对工业用途的依赖性极低,同时,由于最近价格下滑,对黄金首饰的需求也可能会出现反弹。另外,对铂金珠宝的需求也将可能出现一定增长,但首饰加工对于铂金的重要性远远低于黄金。

结论

综合上述分析,目前铂金和黄金比率存在显著的上行风险,特别是在供给方面。铂金开采量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成本驱动,这可能会导致铂金价值相对黄金迅速上涨。与铂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黄金产量期待增长,并且具有极为多元化的供给基础。此外,尽管美元金价在过去4年中持续下滑,但其矿业开采仍然有利可图。因此,我们认为,黄金产出可能会与对其供给将在短期内达到峰值的预期背道而驰,相反,黄金供给可能将保持增长一段时间。如果我们对供给影响的估计准确,铂金价格可能会在未来几年超过黄金。

在需求方面,我们认为,随着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拉丁美洲、中东和俄罗斯)的经济放缓,以及在汽车行业铂金使用效率的不断进步的同时,这些因素也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融入了铂金定价。因此,除非全球卡车需求的下滑明显低于当前预期,铂金价格也可能会出现一定的上行趋势,至少相对于黄金价格。

本文中所有举例均为就不同情况而进行的假设性释义,并仅用于解释目的。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看法,而非芝商所或其隶属机构。本文及文内信息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市场经验的结果。

                                                                                            下载PDF文档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