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的余震:影响与解读

  • 24 Jun 2016
  • By Erik Norland

在英国脱离欧盟的历史性投票尘埃落定后最初18个小时,市场的反应基本在我们的预期之内。欧洲股市最初下跌5-10%,此后反弹,英镑下跌8%,带动其他货币(日元除外)兑美元下滑,黄金则突破每盎司1,300美元,而10年期美国国债则跌至2013年的收益率低点1.38%。

下一步:冷静。

基于期权市场的观察,多数资产的波动性可能已经渡过峰值。然而,“脱欧”投票留下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包括英国、欧盟及其双边关系的未来。“脱欧”阵营的胜出可能导致外汇及股票市场的波动性相比“留欧”选择出现结构性地上调。

后市如何

  1. 投资者将对英镑欧元的汇率进行重新估价。英镑兑欧元是否会下跌?英国的失业率更低、通胀更高,而产出缺口也小于欧元区。此外,英国在危机后的去杠杆化进程较欧元区更顺利。如果不是围绕公投、英国脱离欧盟的不确定性,英国央行本可考虑加息,而英镑可能走强。

    另一方面,对于欧元而言,公投结果则是十足的灾难。这预示了离开欧盟的可能性,其他国家可能纷纷效仿。短期而言,最可能脱离的国家并不是陷入经济困境的国家,例如希腊(尽管存在这种可能),而是经济相当强劲的国家,例如荷兰。没有使用欧元的丹麦及瑞典也可能选择脱离。

    尽管如此,需要留意英镑可能重试新低。历史上,市场出现过重新回落到日间低点的情况。对于英镑,最低点兑美元是1.32。
  2. 利率:美联储2016年可能不会加息,但联邦基金期货同样没有充分反映2017年加息的可能性。这是否合理?英国脱欧投票是否对美国经济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一点值得怀疑。如果由于标准普尔一年中出现了3-4%的日间跌幅,美联储就选择不加息,那么恐怕永远也不会加息了。如果标准普尔500指数反弹,而6月份的就业报告更为理想(很有可能),那么美国的利率市场可能开始重新考虑加息的可能性,不一定是2016年,但有可能是2017年。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在1.38%附近遇到强阻,并可能在夏季遭到抛售。
  3. 基于期权市场的观察,隐含波动性可能已经见顶,整体而言,多个资产类别已实现的波动性达到或超过峰值。但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产品是欧元,欧元的隐含波动性未必体现了真正的风险
  4. 大宗商品:看空大宗商品有多个理由—— 经季节性调整的原油库存持续增长,拉尼娜往往不利于农业,中国经济持续放缓将利空工业金属,但美元升值导致大部分商品价格隔夜下跌的直接影响可能已经结束。大宗商品短期内或有部分支撑,此后将恢复正常走势。
  5. 黄金:稀有商品黄金(连同白银及铂金)上扬。英国脱欧是否利好黄金?前夜显然是利好,但我认为,超过每盎司1,300美元持有黄金未必明智,因为这使得多个采矿活动再次可以获得丰厚收益,可能刺激今年和明年的供应,最终压低金属价格。此外,美国利率预期的任何反弹可能大幅利空黄金。另一方面,对欧盟分裂的担心可能迫使欧洲央行进一步实施负利率。这将有利于黄金。但如果欧洲央行回避负利率,那么黄金的涨势可能结束,利润将随之受挫。

 

此报告中所有示例均为对各种情况的虚拟解释,仅作说明之用。此报告中的观点仅反映作者的看法,未必是芝商所集团或其关联机构的看法。此报告及其中所载信息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市场经验的结果。

下载PDF文档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关于作者

Erik Norland为芝商所高级经济学家兼执行董事。他负责对全球金融市场进行经济分析——识别新兴趋势、评估经济因素并预测其对芝商所和公司商业策略,以及对芝商所各类市场的交易者的影响。他还担任芝商所全球经济、金融以及地缘政治状况等问题的发言人之一。

查看芝商所高级经济学家兼执行董事Erik Norland的更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