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推动玉米价格市场化及对美国玉米影响分析

  • 11 Feb 2016
  • By Cofeed

中国于2008年开始,正式启动了粮食临时收储政策,对农户种粮的积极性起到了有力的保护作用。临储收购价由最初的2008年0.74-0.76元/斤,到2014年1.1-1.13元/斤,每斤提高了0.36-0.37元,涨幅约48.6%,仅2015年首次降低收购价格至1.00元/斤。国内玉米现货价格被一路保“价”护航,一年价比一年高,导致近几年玉米种植效益超过大豆、棉花等农作物,玉米播种面积连年增加,直接导致玉米总产量不断创历史新高,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玉米播种面积为38116.6千公顷,较上年增加1040.5千公顷,增幅2.8%。2015年全国玉米产量为22458万吨,较上年增加893.4万吨,较上年增幅4.1%,创下历史最高水平。

同时,由于玉米连续多年的提价,玉米价格大幅度高于国际玉米价格,近年来,进口玉米以及替代谷物进口快速增长。2015年中国玉米进口量为473万吨,较2014年260增213万吨,增幅82%。2016年开局进口量仍然庞大,截止2016年2月初,国内共进口27船约160万吨左右进口玉米,其中绝大部分为乌克兰玉米,到货船期2-4月份,其中2月初开始到货,3月份集中到货,发至广东港完税后成本价格在1530-1580元/吨,多数在1550元/吨以下。节后大量低价进口玉米靠港,或对市场形成利空影响。

2015年中国进口高粱总量在10695757吨,比2014年的5775888吨增长4919869吨,增幅85%。2015年中国进口大麦总量在10731265吨,比2014年的5412953吨增长5318312吨,增幅98%。2015年中国DDGS总进口量约6820914吨,较2014年增长26%。进口高粱及大麦主要用于替代玉米,由于高粱及大麦进口没有配额限制,如果国内玉米价格继续居高不下,势必将导致更大量的进口谷物涌入国内市场。

 


再从近几年临储收购数据来看,2012/13年度临储收购总量3083万吨,2013/14年度6919万吨,2014/15年度8329万吨,国家临储库存压力一年更比一年沉重,加上今年收储量,当前玉米临储库存已经突破2亿吨。玉米市场高产量、高库存、高进口的“三高”问题较为凸出。在沉重的财政压力及库容压力下,玉米收储政策改革已经是迫在眉睫。

而要保护国内玉米不受进口谷物冲击,必须把进口玉米、高粱、大麦、DDGS等替代产品挡在国门之外,但居于WTO相关协定,不能通过行政命令限制进口。因此只能通过降低玉米价格,让国内玉米价格市场化。2016年1月28日,2016年中央一号正式全文发布。文中强调:按照市场定价、价补分离的原则,积极稳妥推进玉米收储制度改革,在使玉米价格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同时,综合考虑农民合理收益、财政承受能力,建立玉米生产者补贴制度。

但是由于棉花及大豆的目标价补贴机制实行之后,播种面积大幅下降,并未达到预期目标。所以玉米收储制度应该不会马上取消,2016年应该会实行过渡政策,即“收储+补贴”的制度,即一方面大幅度降低托市收储价格,另一方面启动对种植者进行直接补贴。目前市场传言,玉米临储收购价格将降低到1500-1600元/吨,另外直接给玉米种植户200-300元/吨种粮补贴。国家一号文件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1月28日),大连商品交易所代表新玉米的1701合约跌停开盘,达到1508元/吨,之后几天持续在1508-1537元/吨的低位徘徊,这个波动区间和市场传言的国家收储价格可能降至的价位基本一致。如果2016年临储价格降到1500-1600元/吨,国内玉米现货价格也将跟进该价位附近,那么进口玉米、美国高粱、大麦等产品的比价优势将丧失殆尽,也就无法替代国产玉米,国产玉米也将重新抢回失去的市场份额,有利于临储玉米去库存。

如果中国大幅度降低玉米收储价格,后期进口风险大增,进口商进口意愿将大幅减弱,加上1月12日起对美国DDGS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以及高粱、大麦、DDGS等纳入自动进口许可管理之后,许可证发放速度较慢,预计2016年进口高梁、大麦以及DDGS进口量将大幅下降,至少减少三分之一甚至于一半。

国际市场来看,因连年丰收,目前全球玉米供应充裕。根据美国农业部的预计,2015/16年度美国玉米产量在136.01亿蒲式耳,低于上年度的142.16亿蒲式耳,但该产量仍然较大,且由于出口明显下降,期末库存将高达18.02亿蒲,高于2014/15年度的期末库存17.31亿蒲和2013/14年度的期末库存亿蒲12.32亿蒲。加上中国对玉米及高粱、大麦、DDGS的进口量可能大幅下降,都将对美国玉米价格形成较大的压力。虽然芝商所旗下CBOT玉米价格1月7日创下348.4美分/蒲式耳新低后,迎来一波震荡反弹,2月1日已经反弹至371.4美分/蒲式耳,但诸多利空压制,反弹空间不大,上方阻力在前次反弹高点382美分附近,而2015年10月上旬反弹高点410美分附近有较强阻力,后期随着出口需求放慢,仍可能再回落。2016年上半年CBOT玉米价格或仍难乐观,整体熊途未改。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