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计“金博士”:缘何成了避险“乐土”

  • 8 Jul 2016
  • By China-Securities-Journal

英国全民公投“脱欧”结果引发了全球资产价格剧烈波动。自6月23日发布公投结果以来,芝商所 (CME Group) 旗下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黄金期货价格累计上涨近8%,同期白银期价涨逾16%。一时间,风险厌恶情绪升温,全球股市暴跌,而金银却成了资本市场的“新宠”。

 

受英退欧公投结果影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所贬值,甚至一度创下2010年12月底以来新低。不仅中国,几乎大部分国家货币都遭遇了较大波动,使得投资者寻求安全资产庇护。因其对避险情绪及其敏感,黄金被冠“金博士”美誉。在美联储加息预期下,黄金与美元相媲美,“黑天鹅”事件频发背景下,谁是避险“乐土”?

 

传统避险资产受青睐

 

英国退欧公投前,市场一度预测其留欧可能性较大,风险偏好有所上升,金价还有较大幅度回落;然而投票开始后,支持退欧选票领先,中间虽偶有反超,但退欧选票在大部分时间都是领先,且领先优势扩大,因此投票没结束前可以看到,金融市场已经出现大反转,黄金价格一度涨幅超6%。除人民币以外,英国退欧使得英镑、欧元、日元及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不同幅度贬值。但值得注意的是,6月24日,美元指数从最低93.036点涨至96.703点,波动幅度接近4%,收盘当日上涨2.32%。

 

 “目前看,市场公认的避险资产主要有黄金和美元,随着英国脱欧事件发酵,避险资产开始买入美元和黄金,导致这两种价格持续上涨。”格林大华期货研发总监李永民说。

 

李永民表示,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之所以受人青睐,最主要原因是这些金属的稀少性,且贵金属体积小、价值大、便于携带、便于变现。加上黄金前期大幅下挫,投资黄金的风险也大大降低,这也是推动黄金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

 

实际上,传统的避险资产都受到了青睐。汇率方面,美元和日元成为最佳选择,自英国脱欧公投结束以来,两者涨幅都在3%左右,而在商品中黄金涨幅接近8%,轻松站稳每盎司1300美元,而10年期美债收益率则跌破0.1%,创出2014年4月28日以来的新低。

 

黄金钱包首席分析师肖磊指出,从英国退欧当天的市场反应来看,避险资产的排名前五名是:黄金、白银、日元、美元指数、瑞郎。

 

肖磊表示,目前看整个贵金属市场避险作用比较明显,美元受到欧元、英镑的反弹影响已开始走弱,日元面临进一步的负利率风险,大量持有日元也很难跑赢通胀。贵金属市场的避险效应是长期存在的,目前白银、铂金价格的上涨也非常明显,甚至高于黄金涨幅,因此配置贵金属是一种很好的避险选择,也受到市场青睐。

 

“另外,国债是信用资产里面最后一道屏障,在全球经济增速下滑,各国主权债务持续上升的情况下,国债受到追捧。”肖磊说,这说明一方面市场对回报率的需求持续降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投资者的无奈。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避险资产来讲,有黄金、国债和其他信用评级较高的债券,不过相对于存在泡沫的债券市场(欧洲和日本国债收益率一定跌至负值),贵金属市场尤其是黄金经过几年熊市之后,其估值低的优势和全球大宽松背景下各国央行信用过度扩张,黄金是最有效的避险资产。

 

避险资产缘何情钟黄金

 

过去,在人民币升值背景下,“现金为王”被奉为圭臬,但现在“黑天鹅事件”频发的金融环境似乎改变了这一避险路径。

 

显而易见,黄金和美元都可以作为避险资产,前者价值稳定,后者虽然是纸币,但由于美联储一直注重自身信用,流通数量比较稳定。一般认为,二者都是较好的避险手段,对于高净值人群来说,资金的安全和稳定是第一位的,因此这也是高净值人群首选黄金、白银、美元的重要原因。那么,究竟是选择美元还是黄金?或者,二者该如何进行配比?

 

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一方面,在突发局部性金融风险或地域冲突时,黄金常常作为避险资产标的被市场选择,这次也并不例外;另一方面,由于英国脱欧使得美联储加息步伐有被延缓可能,同时全球经济局势也面临更大不确定性,全球或再度开启宽松模式,货币的进一步超发也是贵金属价格上涨的动力。

 

黄金的避险需求近期上升迅速,从全球最大的SPDRETF的持仓增长来看,已经上升至2013年7月中旬以来的新高,英国退欧公投之后更是一举增持突破3000万盎司大关,足以体现黄金在避险方面特有的金融属性。

 

 “所谓避险,就是在风险资产遭到抛售和价格极速缩水时,持有某类资产能够起到对冲风险的作用,如果投资者手上没有股票等风险资产,就谈不上避险需求。”肖磊说,不过目前看,投资者不仅需要在风险资产市场进行避险对冲,还需要注意本国货币贬值风险。

 

以英镑贬值为例,脱欧公投导致以英镑计价的黄金价格大涨,自6月24日英国举行公投至今,以英镑计价的黄金价格从830英镑/盎司飙升到了目前的1000英镑/盎司,上涨了20%。因此目前黄金的避险需求主要是规避股市风险和本币贬值风险。

 

对比国债,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表示,黄金在估值和对冲央行过度信用扩张方面有优势,毕竟黄金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前,黄金是发行货币的信用基础。不管是从未来通胀回升对冲潜在的通胀压力还是各国资产泡沫下黄金作为零息资产都在避险需求方面具有优势。而且,黄金的避险,可以全球通用,并不受区域限制;同时变现比较容易,可以挂钩很多产品。

 

 “鸡蛋莫放一个篮子里”

 

随着经济发展,高净值人群规模快速增长,其对资产的需求开始多元化,包括房产、股票、黄金等,有很多还涉及到私募股权、珠宝、艺术品等投资。在避险背景下,高净值人群该如何做?

 

美元并非首选或者最优选项,景川表示,就国内的高净值人群而言,通过增持美元等外汇避险毕竟受到国内限额的管制,在整体资产中的占比很小,而黄金作为流通较为便捷、市场定价透明的产品,是较好的避险选择;同时,如果考虑人民币贬值的因素,那么黄金也可以体现汇率贬值带来的名义溢价。

 

国际金价从历史高点接近每盎司2000美元回调至1000美元附近,凸显投资价值;今年全球大类资产配置中股票、住宅、金融期货的投资机会较少或投资风险偏高,而贵金属投资市场处于价值洼地。方正中期研究院院长王骏认为,国际金价站稳1300美元每盎司后有望上冲1400美元每盎司大关,但是1500美元每盎司有较强阻力,贵金属避险分为短期避险和中长期避险两个类型,黑天鹅事件和个别宏观事件为短期避险的主要驱动因素;通货膨胀和经济周期为中长期避险的主要决定因素,此外货币政策也是重要因素。

 

另外,景川还表示,目前中国在汇率和房价之间或许更倾向于选择让汇率贬值,通过货币宽松的方式让经济平稳过渡,那么意味着未来通胀和货币都呈现向上的格局,这种情况下优质的房产资源依旧是可以投资的标的,考虑通胀预期的话,农产品和能源相关理财或者投资品种也可以纳入配置。

 

肖磊还建议,外汇市场的流动性较高,适合高净值人群长期持有,但它与投资理财的关系不大,因为高净值人群一般本身就有很多外汇需求。如果单纯的为了规避人民币贬值的风险,很多高净值人士确实选择了大量兑换美元,以及到香港等市场购买保险和选择海外置业。

 

不过,肖磊认为,美联储加息预期已大大减弱,持有美元的现金收益依然非常低,未来各资产市场都充满着挑战,如果在整个资产配置中加入20%左右的贵金属,对于高净值人群的财富来说,应对风险的能力会上升数个等级。黄金作为一种可以对冲货币贬值,长期看又能够完全跑赢美元购买力的资产,应该得到中国高净值人群的重视。

 

近期,白银价格上涨比较明显。肖磊表示,由于白银主要的供给在于铜、锌、铅等矿的伴生,近一年来这些商品价格持续低迷,致使矿厂倒闭和减产,白银后市产量预期受到较大影响,市场对其供给产生忧虑;随着黄金价格上涨,带动白银避险需求,原油价格的反弹也提升了白银的工业需求预期;白银与黄金的比值已偏离历史平均水平较大,诸多投资者押注金银比回归,大量买入白银套利,而黄金价格在脱欧事件影响消退之际有所停滞,目前金银比为70左右,如果要回到50左右,在金价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白银需要涨到至少25美元每盎司。

 

不过,业内人士提醒,虽然白银还有较大上涨空间,但白银价格的波动远比黄金剧烈,投资者需要增加风险意识,预计本轮银价的高点可能会在20美元至25美元之间出现。从中长期看,白银的金融属性比黄金弱,受制造业及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较大,预期不能过高,不过目前白银已摆脱熊市困扰,全球避险资金会退而求其次,更多买不起黄金的投资者会买入白银避险,白银有可能走出一轮比较明显的“小牛”行情。

 

程小勇认为,对于高净值客户来讲避险可以有多种方式,如美元资产、黄金或者其他保本型结构化产品,避险最主要手段是“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因此避险的话可以选择美元资产、黄金或挂钩黄金的产品、不是负利率的国债等等,可以分散投资。

 

芝商所COMEX黄金产品系列包括标准(100盎司)、E-迷你(50盎司)、E-微型(10盎司)和一公斤合约,为市场使用者提供定制风险管理计划的灵活性和选择性。

免责声明

 

期货与掉期交易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期货和掉期均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具备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为某一期货和掉期头寸而存入的金额。因此,交易者只能使用其有能力承受损失风险但又不会影响其生活方式的资金来进行该等投资。由于无法保证这些资金在每笔交易中都能获利,所以该等资金中仅有一部分可投入某笔交易。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与任何资料不得被视作在任何司法管辖区买入或卖出金融工具、提供金融建议、创建交易平台、促进或吸收存款、或提供任何其它金融产品或任何类型金融服务的要约或邀请。本资料中所含信息仅供参考,并非为了提供建议,且不应被解释为建议。本资料并未考虑到您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您根据本资料采取行动前,应当获得适当的专业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均如实提供,不含任何类型的担保,无论是明示或暗示。芝商所对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本资料也可能会包含或涉及到未经芝商所或其管理人员、员工或代理设计、验证或测试的信息。芝商所不对该等信息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认可其信息的准确性或完整性。芝商所对该等信息或向您提供的超级链接并不担保不会侵犯到第三方权利。如果本资料含有外部网站的链接,芝商所并不对任何第三方或其提供的服务及/或产品予以认可、推荐、同意、保证或推介。

CME Group和“芝商所”是CME Group Inc.的注册商标。地球标志、E-mini、E-micro、Globex、CM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 的注册商标。 CBOT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 (“CBOT”) 的注册商标。ClearPort和NYMEX 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 的注册商标。此商标未经所有者书面批准,不得修改、复制、储存在可检索系统里、传递、复印、发布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Dow Jones是道琼斯公司的注册商标。所有其它注册商标为其各自所有者的产权。

所有关于规则与细节之事项均遵循正式的CME、CBOT和NYMEX规则,并可被其替代。在所有涉及合约规格的情况里,均应参考当前的规则。

CME、CBOT及NYMEX均分别在新加坡注册为注册的认可市场运营商以及在香港特区注册为认可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除上述内容之外,本资料所含信息并不构成提供任何境外金融工具市场的直接渠道,或《金融工具与交易法》(1948年第25条法律,修订案)界定之境外金融工具市场交易的清算服务。CME欧洲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及受权的服务并不含盖以任何形式在亚洲任何管辖区内(包括香港、新加坡及日本)提供金融服务。芝商所实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或台湾概无注册、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本资料在韩国及澳大利亚境内根据《金融投资服务与资本市场法》第9条第5款及相关规则、《2001年企业法》(澳洲联邦)及相关规则的规定,将发布受众仅限于“职业投资者”;其发行应受到相应限制。

2016年CME Group©和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