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能源基准地位与日俱增

作为全球能源交易的重要需求中心,亚洲的地位进一步巩固,该地区在全球主要能源商品基准中的活跃程度也持续增长。

去年,WTI原油、亨利港天然气、RBOB汽油和纽约港ULSD等重要能源期货基准在亚洲工作日(这里指新加坡时间上午8时至晚上8时)的交易活跃度迅速增长。

美国能源产量激增与亚洲需求增长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这是亚洲时间能源期交易量跃升的主要原因。自2015年12月取消美国原油出口禁令以来,美国对亚洲的原油供应量显著增长[1]。美国天然气出口量也大幅增长,既有通过管道输送到墨西哥的天然气,也有输送到世界其它地区的液化天然气,包括亚洲地区[2]。

主力合约交易量增长也说明亚洲能源交易者和使用者越来越多地使用风险管理工具,他们在全球衍生工具市场上的活跃度不断增长。

WTI原油增长最快

这种趋势在WTI原油期货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在2015年12月取消出口禁令之前的几年,亚洲时间的WTI原油占总交易量的7%,十分稳定。取消禁令后,其交易量稳定增长,到2018年1月达到14%,增长一倍。

虽然WTI原油期货交易量同期显著增长,但亚洲时间交易量翻倍仍然令人印象深刻。2017年WTI原油日均交易量与2015年相比增长31%,这个增长率固然可观,但亚洲时间的增长率远远更高。

2018年1月新加坡时间的WTI原油日均交易量为195,000手,WTI原油已成为亚洲时间流动性最强的能源期货产品。

新加坡时间原油每日平均交易量,以占市场总额的百分比计

成品油紧随其后

WTI原油区域交易量的增长也带动重要成品油基准的增长:RBOB汽油和纽约港ULSD期货。虽然幅度不及WTI原油,但这两种基准产品在亚洲时间的交易量均有所增长。

目前亚洲时间的RBOB交易量和纽约港USLD交易量分别占总量的大约5%和4%,而两者几年前仅为大约3%。

虽然两种成品油合约总交易量显著增长,但亚洲所占份额亦水涨船高,两种产品在亚洲的增长速度同样超越全球其它地区。2018年1月RBOB和USLD在亚洲时间的日均交易量分别为大约10,500手和8,500手,使这两种产品在新加坡时间的流动性与一些新加坡风险管理产品的每日交易量不相上下。

亨利港:下一个突破点

美国页岩革命对天然气市场的巨大影响不亚于对原油市场的影响。天然气产量激增,而且有史以来首次以液化天然气的形式大量出口到全球市场。

这些新的天然气出口量通常以亚洲为目的地,例如中石油2月初宣布达成25年的交易,从Cheniere在得克萨斯州即将建成的Corpus Christi出口终端购买液化天然气。

与美国的大多数出口交易一样,该交易也与亨利港的价格挂钩,该港口鼓励亚洲最终用户使用亨利港期货管理液化天然气进口的价格风险。

以往,在所有“四大”能源期合约中,亨利港的亚洲时间交易量均是最低,但这种情况在过去18个月明显改变。近期,亨利港期货的亚洲时间活跃度和亚洲时间总交易量双双刷新记录。

目前亚洲时间的交易量大约占亨利港总交易量的7%,相当于近45,000手,而几年前仅为平均2%。由于密集的美国新天然气出口管道项目预期于2020年投产,加上天然气在亚洲供电市场上的作用越来越大,亚洲时间的流动性似乎有可能继续保持增长之势。

结论

亚洲对全球主力能源基准的参与度空前高涨。造成这种趋势的原因是该地区对风险管理的需求上升,以及美国与亚太市场之间的能源关系日益紧密。重要基准在亚洲时间的流动性继续增长,即使在芝商所原油、成品油和天然气衍生品交易量整体增长期间亦不例外。

新加坡时间天然气每日平均交易量,以占市场总额的百分比计

关于芝商所

作为全世界最多元化的衍生品龙头市场,芝商所是管理风险的首选。芝商所旗下拥有4大主要交易中心——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及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提供最广泛的全球基准产品,横跨所有主要资产类别,从而帮助世界各地的企业缓冲由于当今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带来的大量风险。

订阅我们为您提供的全球经济和金融新闻
CME Group on Twitter
CME Group on Facebook
CME Group on LinkedIn